“你呀,最会哄我高兴了。”寇国政笑眯眯的望着沈南笙:“回去了就好,以后爷爷罩着你,不准那个云清再被欺负你。”沈南笙乐呵呵的点点头,心里却是涌上了一阵说不出的滋味。寇云清和她沈南笙乐呵呵的点头,心里却是涌上了一阵酸楚。。...

“你呀,最会哄我开心了。”寇国政笑眯眯的看着沈南笙:“回来了就好,以后爷爷罩着你,不许那个云清再欺负你。”

沈南笙乐呵呵的点头,心里却是涌上了一阵酸楚。

寇云清和她之间,怕是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了。

因为有宝宝的存在,寇国政一整天的精神都明显很好。

他甚至还破天荒的拿出了自己的象棋和宝宝下了起来。

本来寇国政就是抱着和他玩一玩的态度,毕竟是这么小的孩子怕是连象棋的规矩都还不清楚,所以也就没认真。

但是当他莫名其妙的输掉了第一局之后,就有一点坐不住了。

“你刚刚……不是乱下的吧?”

嘿!居然怀疑自己?

“那我们再来一盘!”阳阳也是有着自己傲气的。

他撅嘴:“先说好,曾祖父,要是宝宝这次还赢了你,那你就要和妈咪的老板说,让他不要对妈咪这么凶!”

“你……看见寇云清对你.妈咪不好了?”寇国政有点担忧,这曾孙子不喜欢自己的孙子可怎么办?

结果没想到,小家伙一挑眉:“是啊!他可凶了,妈咪说他是情有可原,让宝宝不要在不知道对方境遇的情况下讨厌他。”

其实这么大度都是小家伙装的,为的只是赶紧和寇国政下棋。

寇国政没想到寇云清那个混蛋这么对沈南笙,沈南笙还是帮寇云清说话,自己那孙子真是天大的福气才能让这么好的姑娘喜欢他,他居然不珍惜。

叹了口气,寇国政可以这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和宝宝好好的下了一把。

结果---他还是输了?

寇国政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也就五六岁的小家伙,有点不可思议:“宝宝,你怎么这么聪明?”

宝宝得意的一扬下巴,显得很高傲:“那是,要不是妈咪不想利用我这天才脑袋赚钱,说什么,只是想让我好好享受小孩子应该享受的生活之类的话。”

“凭我这聪明的小脑袋,随便在股市上去霍霍两下,不出一个星期,我就能凑齐小舅舅的医疗费,妈咪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你……真有这么厉害?”寇国政以前带寇云清的时候,寇云清也是比同龄的孩子要聪明一点,但却没有眼前这个孩子这么逆天。

“那是当然!”小家伙倒是一点也不谦虚:“股市无非就是那么点东西,至今为止,但凡是我看中的股就没有不涨的。”

“只是……”小家伙刚刚还兴奋的像个孩子,但有马上蔫了下来:“妈咪不让我做这些……”

“曾祖父有一个账户,里面有十万,你拿去花?”说着寇国政悄悄打量了一眼沈南笙,发现她并没有看向自己两人这边,这才从怀里摸出一张卡:“要是你真的能够在一个星期之内让它翻两倍,那你们竹青舅舅的手术费,曾祖父给你全出,怎么样?”

“真的么!”小家伙立刻瞪大了眼睛,有些兴奋的伸出了自己肉乎乎的小手:“嘴上说的不算,我们拉钩!骗人是小狗!”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书评(160)

我要评论
  • 秘书的&接闯了

    坐落在荣城最高建筑顶楼的办公室里面,一个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女人无事了秘书的警告直接闯了进去。

  • 或许是&整个过

    或许是因为被算计了,所以寇云清整个过程都十分的粗暴,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

  • 说起来&心吧,

    “别紧张,新型同房兴奋喷雾。”沈南笙说着,扯开了一个笑,带着一抹狡黠:“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呢,放心吧,干净的很。”

  • 下,语&气挑.

    “我想要你……”沈南笙看向了寇云清身下,语气挑.逗露骨:“一夜春风。”

  • 里划过&我知道

    沈南笙挑眉,认真点头,眼里划过一抹算计:“我知道啊,但你不觉得从我进来开始,我身上就有一种莫名的香气么?”

  • 沁入骨&云清有

    随着沈南笙越靠越近,她身上的香味越来越浓烈,那种沁入骨的酥麻,让寇云清有点呼吸急促。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