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无论是谁看见了自己,都只会夸自己好可爱的,说自己像个瓷娃娃之类的话。但是他们不明白要不然也没自己妈咪幸苦的工作,给自己买很好看的衣服,给自己做非常好吃的食物,他才会长可是他们不知道要是没有自己妈咪辛苦的工作,给自己买好看的衣服,给自己做好吃的食物,他才不会长的这么可爱呢。。...

以前不管是谁看见自己,都只会夸自己好可爱,说自己像个瓷娃娃之类的话。

可是他们不知道要是没有自己妈咪辛苦的工作,给自己买好看的衣服,给自己做好吃的食物,他才不会长的这么可爱呢。

这一切虽然有基因的功劳,但更多的是因为他的妈咪,但那些人只会看见表面的现象,这位曾祖父还是第一个,心疼自己妈咪的人呢,他真是一个好人。

于是,一向都是营业性假笑的沈朝阳,破天荒的,发自内心的对着寇国政笑了起来:“曾祖父!您真是个好人。”

那灿烂的笑脸,比之前的笑容可爱了不只一点点,明媚的就像是春日的阳光,令人如沐春风,暖的心都化了。

沈南笙在一旁看的不由一愣,自己家儿子什么个性她再清楚不过了,虽然看上去十分可爱好说话,但毕竟是寇云清的种,其实宝宝心里比谁都拎得清,对人冷漠的很。

这还是沈南笙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宝宝对初次见面的人露出真实的情绪,这么看来,血缘这种东西真的是无法逾越的。

“宝宝,妈咪想要和曾祖父说点大人的事情,宝宝你可以自己一个人去后花园玩么?”沈南笙半蹲在地上,咨询着自己家宝贝的意见。

“当然可以!”阳阳回头给寇国政挥挥手:“曾祖父,那我先出去了,一会儿再进来陪您。”

“好好好,你慢点,别摔着。”寇国政笑的合不拢嘴,目送阳阳走出去很远了都还舍不得收回目光。

“阿笙啊,当年的事情你为什么不给我说?”寇国政拉着沈南笙坐在沙发上,有点生气也有点心疼:“我们寇家能给你解决的,你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外面,还有一个竹青,这些年你可怎么活的啊。”

好久没听到这样的关心了,沈南笙的鼻子有点酸:“不能什么都让寇家来承担。”

“对了,寇爷爷,我有件事儿求您可以吗?”

“和我之间这么客气干什么?”寇国政嗔怪的看着她。

沈南笙抿着下唇,良久有点有点心虚的说道:“寇爷爷,宝宝的事情寇云清还不知道,宝宝自己也不知道他的父亲是谁。”

“您也知道寇云清一直都不怎么喜欢我,所以我觉得现在不是让他们俩相认的好时机,寇爷爷,您能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吗?”

沈南笙当年和寇云清的事情寇国政也知道,所以他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点头:“当年确实是我们太顽固了,非逼着他娶你,才让云清这么反感你。”

“从你不见之后,我就想明白了。不管他娶不娶你,你都是我的孙女,现在你又给我生了一个重孙子,爷爷只想你们两个以后好好的生活在我身边,让爷爷照顾你们,这样我以后去了才有脸去见沈老头。”

“寇爷爷,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沈南笙撒娇的挽住了寇国政的手:“您为我们家做的够多了,相信我爷爷知道了也一定会为能有您这么个好友而感到欣慰的。”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书评(358)

我要评论
  • 上的资&料:“

    沈南笙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高跟鞋踩的‘嗒嗒’作响,径直就来到了寇云清的面前,双手往桌面上一撑,沈南笙直接夺过了他手上的资料:“寇总,我来是和你谈条件的。”

  • 沈南笙&始,我

    沈南笙挑眉,认真点头,眼里划过一抹算计:“我知道啊,但你不觉得从我进来开始,我身上就有一种莫名的香气么?”

  • 清双手&意。

    “你要什么?”寇云清双手撑在桌面上,抬眸用那双漆黑的眸子看着她,像是在探寻她这举动背后的深意。

  • 连这种&他恶狠

    这个女人居然连这种东西都准备好了么!寇云清气的额角青筋直冒,他恶狠狠的支棱起身子瞪着沈南笙:“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现在要我带套!不可能!”

  • 爷爷撒&爷那么

    “我可以不和你结婚了。”沈南笙敛着眸子看着他:“只要我去给寇爷爷撒娇,说我另外有想要结婚的人,相信寇爷爷那么喜欢我,一定不会逼迫我的。”

  • 一样被&声,听

    暴风雨一样的夜晚总算过去了,沈南笙就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扔在了沙发上,耳边是哗啦的流水声,听的她止不住的在心里咒骂!该死的男人,提上裤子不认账!

  • 办公室&无事了

    坐落在荣城最高建筑顶楼的办公室里面,一个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女人无事了秘书的警告直接闯了进去。

  • 也没想&,语气

    “做梦!”寇云清想也没想就拒绝,语气里夹杂着厌恶:“沈南笙,我很久以前就说过,我不喜欢你。”

  • 某种令&南笙!

    被她这么一提醒,寇云清这才发现,空气中似乎确实一直飘着某种令人舒缓的气味,眸光一沉寇云清猛地一掌拍在了桌面上质问她:“沈南笙!你做了什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