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笙?”寇国政有点儿意外的惊喜的望着眼前这个自己自小望着慢慢长大的丫头:“当初你去哪里了?但是让我好找啊。”沈南笙整个一僵,彻底完蛋了,刚顾着着寇云清了,没想起寇国政睡眠质量这沈南笙整个一僵,完蛋了,刚刚只顾着寇云清了,没想到寇国政睡眠这么浅,寇云清刚走他就醒了。。...

“阿笙?”

寇国政有点惊喜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丫头:“当年你去哪里了?可是让我好找啊。”

沈南笙整个一僵,完蛋了,刚刚只顾着寇云清了,没想到寇国政睡眠这么浅,寇云清刚走他就醒了。

这要是让他看到宝宝了,那可就完蛋了。

还没等沈南笙想出办法,自己家宝宝已经探出了脑袋,冲着寇国政咧嘴一笑:“爷爷您认识我妈咪么?”

哦豁!这下真的完了!

这败家的儿子,短短一句话,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部都说了。

“妈咪?”

寇国政的语气拔高了好几度,听的沈南笙背脊一阵发凉,这还是她第一下次听到寇国政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既然已经这样了,那想瞒肯定是瞒不住了,沈南笙一咬牙,扯出了一个十分难看的笑容,然后转身,看向了寇国政:“那个……寇爷爷……”

说着沈南笙顺势把宝宝抱在了前面,让宝宝和寇国政来了一个面对面:“宝宝,这位是以前对妈咪很好的寇爷爷,你要叫曾祖父。”

“曾祖父?”阳阳歪着脑袋:“您是我们家亲戚么?”

寇国政还有一点没有缓过劲儿来,眼前这个小孩子的分明和自己孙子小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就算是和己和自己的孙子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他看了看满脸为难的沈南笙,又看了看阳阳,然后明白了什么:“就算不是亲戚,你叫我一声曾祖父也不亏啊。”

说着他从怀里摸出一块全金的怀表,递给了阳阳:“你叫我一声曾祖父,我送你这个?”

“不要!”阳阳撅着嘴:“我妈咪说过了,君子不受嗟来之食,你莫名其妙送我这么好的东西。肯定是对我有什么企图。”

沈南笙嘴角抽了抽,这小家伙平时怼自己就算了,怎么还怼上寇国政了?

她尴尬的掰正了阳阳的脸,垂眸看着他:“别人的东西不能要,但是这个曾祖父给的,可以要,因为他对妈咪来说是很重要的人,所以,以后宝宝也要把他当成很重要的人才可以。”

阳阳狐疑的看了自己妈咪一样,不对啊!

自己妈咪以前在m国的时候不是告诉他,她除了竹青舅舅以外,就什么亲人都没有了吗?

可眼前这个老人明显就和自己妈咪的关系匪浅啊?既然这样的话,那他肯定知道自己爹地的下落!

这么一想,阳阳瞬间觉得和他搞好关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

于是阳阳一咧嘴,笑的像花儿一样:“曾祖父好!我叫沈朝阳,朝阳东升那朝阳!”

寇国政看着眼前这个和寇云清几乎一模一样的孩子,欣慰的眼眶一红,上前一步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脑袋,顺势把金怀表放在了他的手里:“好孩子!好孩子!这些年,可苦了你.妈妈了。”

阳阳一愣,他抬眼看了看眼前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种莫名的亲切:“曾祖父……您真的和别人不一样。”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书评(360)

我要评论
  • 了沈南&一条又

    巨大的疼痛差点撕裂了沈南笙,她死死的扣住了寇云清的后背,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条又一条的血印,像是在宣泄自己的痛苦一样。

  • 脸色阴&和我谈

    寇云清脸色阴沉的看着她,有点不耐:“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 直冒,&带套!

    这个女人居然连这种东西都准备好了么!寇云清气的额角青筋直冒,他恶狠狠的支棱起身子瞪着沈南笙:“这不是你想要的吗?现在要我带套!不可能!”

  • 人舒缓&云清猛

    被她这么一提醒,寇云清这才发现,空气中似乎确实一直飘着某种令人舒缓的气味,眸光一沉寇云清猛地一掌拍在了桌面上质问她:“沈南笙!你做了什么!”

  • 头,眼&我知道

    沈南笙挑眉,认真点头,眼里划过一抹算计:“我知道啊,但你不觉得从我进来开始,我身上就有一种莫名的香气么?”

  • 清双手&抬眸用

    “你要什么?”寇云清双手撑在桌面上,抬眸用那双漆黑的眸子看着她,像是在探寻她这举动背后的深意。

  • 了他:&!”

    沈南笙尖叫一声用力的推开了他:“那个!保!保险、套!我包里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