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挥:“行了,你好好的照料爷爷,要不然爷爷出了一点儿出乎意料,我就得你很好看。”沈南笙赶快点点头:“是是是,我肯定会好好的照料爷爷的,寇总您安心。”望着她这嬉皮笑脸的样子,沈南笙赶紧点头:“是是是,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爷爷的,寇总您放心。”。...

他一挥手:“行了,你好好照顾爷爷,要是爷爷出了一点意外,我就要你好看。”

沈南笙赶紧点头:“是是是,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爷爷的,寇总您放心。”

看着她这嬉皮笑脸的样子,寇云清更加不耐,一个转身就离开厨房,连个余光都没给沈南笙。

这一次,沈南笙亲自把寇云清给送出了大门,目送上了车,这才拍着胸.脯回到了厨房里面。

只见自己家的宝贝儿子正翻着白眼看着自己:“妈咪!你的老板太凶了,咱们辞职吧,你真的那么需要钱,宝宝能帮你的。”

沈南笙赶紧制止了儿子:“宝宝……那个妈咪给你说过很多次了,银行账上的钱不全是我们的,我们有很少很少的一部分。”

“银行里有这么多拿点给我们应下急又能怎么样?”阳阳撇着嘴:“妈咪你放心,我要放个蠕虫,就能悄悄的把银行账户上的数字转到我们的卡上,而且绝对不会被发现的。”

沈南笙满头黑线:“宝宝,那些不是数字,是钱,妈咪不是说过,钱一定要靠自己的劳动换来才能用的安心吗?”

“可是妈咪的老板太坏了!”阳阳愤愤的看着寇云清离开的防线:“宝宝讨厌他!宝宝不想让妈咪在这里被他折磨。”

讨厌他?那可太好了!

心里有一瞬间的庆幸,但很快沈南笙就清醒了过来,现在她是绝对不可能让他们父子俩相认的,但若是以后有那个相认的机会呢?

宝宝要是知道自己这么讨厌的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那对宝宝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沈南笙轻咳一声,悄悄的在阳阳的耳边轻声说道:“我们老板脾气之所以这么暴躁,是有原因的,他呢有一个老婆,在怀孕的时候跟着别人跑了,他受了刺激才会看谁都不顺眼的。”

宝宝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眸子眨了眨:“原来还真是一个人傻钱多的暴发户呀!”

人傻?钱多?暴发户?

沈南笙的眼皮跳了跳,要是寇云清知道自己儿子这么说他,不知道他会不会气得暴跳如雷大义灭亲。

不过,为了让宝宝不发自内心的和寇云清对立,沈南笙也只好点头:“所以啊…妈咪都能够理解他宝宝这么聪明肯定也能理解的对么?”

“可他还是欺负了妈咪。”阳阳依旧有点不高兴,在他的眼中自己的妈咪是全世界最好的妈咪。

那个所谓的老板怎么能够这么欺负自己的妈咪呢?

哼!不就是有几个破钱嘛!寇云清是么?他到是要看看,他能经得住几次洗盘!

心里暗暗打定了主意,小家伙愤愤的捏紧了粉拳:“不过看在他这么可怜的份上。”

----我会给他留点钱的。

剩下的话虽然阳阳没有说,但沈南笙眼皮跳了跳,总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就在她想要悄咪.咪的把宝宝给送回去的时候,身上突然传来了咳嗽的声音,紧接着是一个略显沉重的脚步,还没等沈南笙再把宝宝藏起来,一个熟悉的声影就已经来到了面前。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书评(147)

我要评论
  • 里划过&进来开

    沈南笙挑眉,认真点头,眼里划过一抹算计:“我知道啊,但你不觉得从我进来开始,我身上就有一种莫名的香气么?”

  • “你要&那双漆

    “你要什么?”寇云清双手撑在桌面上,抬眸用那双漆黑的眸子看着她,像是在探寻她这举动背后的深意。

  • 随着沈&南笙越

    随着沈南笙越靠越近,她身上的香味越来越浓烈,那种沁入骨的酥麻,让寇云清有点呼吸急促。

  • 麻,让&破了她

    炙热的呼吸打在耳边裹挟着令人战栗的酥麻,让寇云清彻底失控,他咬紧了牙关,一把扯过了沈南笙大手一用力就撕破了她的衣裙。

  • 兴奋喷&说起来

    “别紧张,新型同房兴奋喷雾。”沈南笙说着,扯开了一个笑,带着一抹狡黠:“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呢,放心吧,干净的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