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在和我讲条件么?”寇云清冷眸一扫,吓得沈南笙背脊一寒不自觉地的打了一个浑身哆嗦:“不……不敢……”望着她为了那个孩子不惜牺牲跳楼自杀的狼狈不堪样子,不知道为何,寇云清只会觉得莫当年沈家说没就没,她都能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像她这样没心没肺的女人居然也有这么重视谁的时候。。...

“你是在和我讲条件么?”寇云清冷眸一扫,吓得沈南笙背脊一寒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哆嗦:“不……不敢……”

看着她为了那个孩子不惜跳楼的狼狈样子,不知为何,寇云清只觉得莫名烦躁。

当年沈家说没就没,她都能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像她这样没心没肺的女人居然也有这么重视谁的时候。

“滚!”

丢下这句话,寇云清就烦躁的上楼,沈南笙也没做多想,只是飞奔一般跑到了公交站去坐车接自己家宝宝。

“妈咪!你迟到了1分钟!”阳阳撅着嘴。

沈南笙满头黑线,真不愧是寇云清的种,连说话的语气都一样。

“对不起宝宝,妈咪给你买你最喜欢的大虾去了。”说着沈南笙晃了晃手里的青虾:“回去就给你做芙蓉大虾好么?”

听到有自己喜欢的食物了,小家伙这才笑开了脸:“妈咪最好啦!”

沈南笙:……

这是当然的好吧!你都不知道你.妈咪为了保住你今天求饶了多久。

虽然今天面对寇云清的时候很不安也很累,但看着自己家宝贝儿子这张可爱的脸沈南笙就什么都忘记了。

沈南笙刚要带着小家伙离开,幼儿园的老师就走了出来:“沈朝阳的妈妈么?”

沈南笙一点头:“你好,我叫沈南笙,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儿么?”

老师为难的看了一下沈南笙,又看了看沈朝阳:“那个……朝阳妈妈,咱们借一步说话。”

沈南笙有点紧张的吩咐沈朝阳就在大门口等着之后才跟着老师来到了一处僻静一点的地方。

“朝阳妈妈,虽然我说这话不太好,但我觉得有必要和您你沟通一样,朝阳这个孩子……是不是有点不太一样?”说着老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沈南笙一听,脸色就沉了下来,你脑袋才有问题呢!你全家脑袋都有问题!

“老师,我们家朝阳是在学校惹什么事儿了么?还是欺负小朋友了?或者是上课不听老师的话了?”

沈南笙的语气咄咄逼人,老师有点虚的低下了脑袋:“朝阳妈妈,你不要生气,朝阳没有惹事,也没有欺负谁,更没有不听话,但……”

老师抿了抿唇:“朝阳的个性太乖僻了,不和人交流,也不和老师交流,今天一整天他都是一个人坐在位置上看一本全英文的地球科学……”

老实说,那本书就她自己看起来都费劲,她真的不相信一个小孩子能看懂这么复杂的书。

沈南笙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这老师也太大惊小怪了,她们家宝宝精通多国语言,这点英语对他来说什么都不是。

“我们家宝宝是在国外长大的。”

丢下这句话沈南笙就气呼呼的走了,所以她压根没注意到老师担忧的眼神和细若蚊蝇的关心:“我是担心他不合群啊……”

回到了家里,”沈南笙一边剥虾,一边小心的问:“宝宝,幼儿园上的还好嘛么?  

“一点都不好!”小家伙瞪着圆溜溜的眼睛:“老师很无聊,同学很幼稚,连地球会天黑是因为地球自转这样简单的事情都不知道。”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书评(216)

我要评论
  • :“沈&说过,

    “做梦!”寇云清想也没想就拒绝,语气里夹杂着厌恶:“沈南笙,我很久以前就说过,我不喜欢你。”

  • 死死的&寇云清

    巨大的疼痛差点撕裂了沈南笙,她死死的扣住了寇云清的后背,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条又一条的血印,像是在宣泄自己的痛苦一样。

  • 么一提&才发现

    被她这么一提醒,寇云清这才发现,空气中似乎确实一直飘着某种令人舒缓的气味,眸光一沉寇云清猛地一掌拍在了桌面上质问她:“沈南笙!你做了什么!”

  • 算过去&不住的

    暴风雨一样的夜晚总算过去了,沈南笙就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扔在了沙发上,耳边是哗啦的流水声,听的她止不住的在心里咒骂!该死的男人,提上裤子不认账!

  • 沈南笙&头,眼

    沈南笙挑眉,认真点头,眼里划过一抹算计:“我知道啊,但你不觉得从我进来开始,我身上就有一种莫名的香气么?”

  • ,那种&的酥麻

    随着沈南笙越靠越近,她身上的香味越来越浓烈,那种沁入骨的酥麻,让寇云清有点呼吸急促。

  • 办公室&着紧身

    坐落在荣城最高建筑顶楼的办公室里面,一个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女人无事了秘书的警告直接闯了进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