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等着好好的可以享受吧。”寇云清后转身离开了,临走前还加了一句:“安心,我身边的人,都会太丑。”沈南笙被这一句话给彻底击垮,她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眼眶有些沈南笙被这一句话给彻底击垮,她双.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眼眶有些红。。...

“你就等着好好享受吧。”寇云清转身离开,临走还加了一句:“放心,我身边的人,都不会太丑。”

沈南笙被这一句话给彻底击垮,她双.腿一软,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眼眶有些红。

她只是想帮竹青找到心源,然后在任何人都没发现宝宝的情况下,带着他和竹青一起回M国,怎么事情就变的这么难了呢?

不!她不能坐以待毙,宝宝还等着她去接呢!

沈南笙翻身从地上爬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状况,发现只有窗户这么一个出口。

看着这二楼的高度,沈南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紧了紧抓住自己绑好的床单,然后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在坠.落停止的一瞬间,手腕和双.腿都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就连身上也到处传来尖锐的痛,趴在地上缓了好久,沈南笙才终于有了点力气爬起来。

当她硬扛着疼痛一步三挪的终于来到大门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森冷的声音:“你倒是会跑。”

一听到那个声音,沈南笙就感觉自己如坠冰窖,她僵硬的扭过头去,惊恐的看着寇云清,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寇云清轻蔑的冷哼一声,一抬手:“抬进去。”

当那两个安保碰到自己的时候,沈南笙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等一下!”

她祈求的看着寇云清:“云清哥……不、不、寇中,我求你,让我走,我真的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

这还是重逢后她第一次用以前的称呼来叫自己,寇云清眉梢一挑:“竹青不是还没回国么?既然不是竹青,到底还有什么事能让你不惜跳楼也要回去的?”

沈南笙死死的攥紧了手心,她不能让寇云清知道宝宝的存在,但要现在不说点什么,寇云清怕是不会放过自己。

“怎么?编不出来了?”寇云清眼底闪过一抹讥讽:“带进去。”

沈南笙死撰住了手心,良久,深吸一口气:“我…我有个孩子,今年五岁,正在上幼儿园,他马上要放学了,我必须去接他。”

“孩子?”寇云清眸光一冷:“你肚子上的疤痕是因为生了孩子?”

他居然注意到了自己肚子上的细节?

沈南笙心里一惊,她慌张的点着头,不敢去看寇云清的眼睛:“对……对,我去M国之后,和别人在一起过,这个孩子……就是那个时候怀上的。”

“呵。”寇云清轻蔑的撇了撇嘴角:“沈南笙,你一边说着对我多深情,一边又一离开我就马上和别的男人搞在一起,还有了孩子,你可真脏!令人恶心。”

每一个字都像是尖锐的针,扎的沈南笙浑身都疼。

她死死的抿住了下唇,将自己缩成一团,抖的像个鹌鹑,尽量让自己不去看寇云清此刻厌恶的脸,生怕自己一个气不过就和他理论起来,到时候说多错多,宝宝就留不住了。

“寇总要、要是不想见到我……那……那我今后直接从我那里去照顾寇爷爷……”

沈南笙小心翼翼的用余光打量着寇云清,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触碰到了这位寇爷敏.感的神经:“可以么?”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书评(91)

我要评论
  • 南笙越&点呼吸

    随着沈南笙越靠越近,她身上的香味越来越浓烈,那种沁入骨的酥麻,让寇云清有点呼吸急促。

  • &“我想

    “我想要你……”沈南笙看向了寇云清身下,语气挑.逗露骨:“一夜春风。”

  • 的推开&套!我

    沈南笙尖叫一声用力的推开了他:“那个!保!保险、套!我包里有!”

  • 就来到&前,双

    沈南笙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高跟鞋踩的‘嗒嗒’作响,径直就来到了寇云清的面前,双手往桌面上一撑,沈南笙直接夺过了他手上的资料:“寇总,我来是和你谈条件的。”

  • &一个穿

    坐落在荣城最高建筑顶楼的办公室里面,一个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女人无事了秘书的警告直接闯了进去。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