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退了所有人,寇云清脸色铁青的坐在车内,凤眸一阵漆黑。混蛋的沈南笙!他肯定要抓到她!二层小楼内,沈南笙扛着疲倦的身体轻手轻脚的洗漱完,刚躺下没多久,就听到一个奶该死的沈南笙!他一定要抓到她!。...

斥退了所有人,寇云清脸色阴沉的坐在车内,眸光一阵漆黑。

该死的沈南笙!他一定要抓到她!

二层小楼内,沈南笙拖着疲惫的身体轻手轻脚的洗漱完,刚躺下没多久,就听见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质问到:“你今天晚回来了一个小时!”

完了,家里还有这么一个祖宗给忘记了。

沈南笙调整好心情,翻身爬起将软软的小家伙给抱在了怀里:“妈咪在工作嘛,宝宝想妈咪了么?”

“有点。”小家伙嘴硬的在沈南笙的身上蹭了蹭。

轻轻的在小家伙的脑袋上拍了拍,沈南笙眼里的疲惫消散了许多。

宝宝是她的,她对决不能让慕容亦铭抢走他。

第二天一早,沈南笙带着宝宝去了之前就看好的幼儿园。

“妈咪,这里的老师看起来好幼稚。”小家伙眨着晶亮的眼睛,有点嫌弃。

沈南笙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那个……宝贝,咱们在中国,中国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是以玩耍为主的。”

“哦……”小家伙明显有些失望,但还是垫起脚尖在沈南笙的脸颊上落下一吻:“妈咪放学的时候记得来接宝贝哦~”

看着宝宝这么可爱的样子,沈南笙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化了,她接连点头就差竖指起誓了:“恩,我们宝宝晚上想吃什么?妈咪一会去给你买?”

“恩……想吃虾。”小家伙抿着小.嘴,偷偷的打量着沈南笙的反应。

“好……吧!那就吃虾。”沈南笙肉痛的在小家伙的脸上亲了亲。

这小东西,简直和他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寇云清从小就吃河虾过敏海虾随便吃,这小团子也继承了他爹的这个臭毛病,偏偏小团子还特别爱吃虾,一想到海虾的价格,沈南笙就觉得自己的钱包好痛。

将小阳阳送到了老师的手中,沈南笙就打了一个车到了酒吧,刚拿到自己的包,沈南笙就看到了上面好几个未接号码。

一边默默的删掉了号码,沈南笙一边在心里骂自己贱,都这么多年了,她居然还记得寇云清的电话号码,简直就是找虐。

正删的起劲,突然,那个号码又打了过来。

沈南笙的手一抖,下意识的就接了起来,等听到对面传来了一声冷到极致的讥讽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你居然不接我电话?”

沈南笙咽了咽唾沫:“那……那个,我手机忘拿了。”

“来‘半山别墅’找我。”那边也不废话。

“我……我还有事儿呢,就不打扰您了。”说完沈南笙就要挂电话,但还没等她动作,那边就传来了冷冽的质问:“竹青的心源,你不想要了?”

沈南笙一愣:“你怎么……”

话到了嘴边,她就反应了过来,寇云清是谁啊,荣城有他不知道的事儿么?

“寇总既然知道我回来的目的是什么,我跟您保证,只要我拿到我想要的东西,等竹青过来做完手术,我就立刻麻溜的滚蛋,绝对不会出现在您的面前碍您的眼。”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书评(424)

我要评论
  • 了,沈&,耳边

    暴风雨一样的夜晚总算过去了,沈南笙就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被扔在了沙发上,耳边是哗啦的流水声,听的她止不住的在心里咒骂!该死的男人,提上裤子不认账!

  • “那个&!保!

    沈南笙尖叫一声用力的推开了他:“那个!保!保险、套!我包里有!”

  • 我很久&以前就

    “做梦!”寇云清想也没想就拒绝,语气里夹杂着厌恶:“沈南笙,我很久以前就说过,我不喜欢你。”

  • 破了她&。

    炙热的呼吸打在耳边裹挟着令人战栗的酥麻,让寇云清彻底失控,他咬紧了牙关,一把扯过了沈南笙大手一用力就撕破了她的衣裙。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