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媚惑的声音径自传向了听筒的另边,那边的女人基本上是尖叫声的责问到:“是谁!是谁!那个女人究竟是谁!”是他孩子的妈!沈南笙在心里啐了一口,但是也而已在心里先说罢了沈南笙身上虽然还套着一套紧身衣物,但在刚刚寇云清的暴力下几乎被撕成了粉碎完全可以忽视它们的存在,白嫩的肌肤在黑色的条状衣服中若隐若现,再配上她软糯的声音在耳边萦绕,寇云清喉结滚动,毫无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那魅惑的声音径直传到了听筒的另一边,那边的女人几乎是尖叫的质问到:“是谁!是谁!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是他孩子的妈!

沈南笙在心里啐了一口,不过也只是在心里说说罢了,她可不想让寇云清知道宝宝的存在,不管到时候他喜不喜欢宝宝,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个灾难。

沈南笙身上虽然还套着一套紧身衣物,但在刚刚寇云清的暴力下几乎被撕成了粉碎完全可以忽视它们的存在,白嫩的肌肤在黑色的条状衣服中若隐若现,再配上她软糯的声音在耳边萦绕,寇云清喉结滚动,毫无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没谁,我还有事,晚点过去找你。”

说完就挂掉了电话,顺势按上关机键将手机往旁边一丢,欺身上前,大手一撘,就将沈南笙整个桎梏在了怀里。

深邃的眸子在沈南笙的身上流连,看着她光洁如瓷的肌肤,寇云清竟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似乎,在办公室那一天的场景又重现了一般。

这一次这个女人身上明明没有那种摄人的香氛,但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却溃不成军。

该死!

寇云清死死撰紧了手心,理智和欲.望互相拉扯,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可怖,沈南笙被吓的瑟缩在一团,就像个鹌鹑似的抖的厉害。

她一边小心的注意寇云清的表情,一边悄悄的扭动着自己的手腕,终于,在寇云清再一次的想要抬手掐住她下颚的时候,沈南笙嗖的一下从领带里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想也没想,抬脚对着寇云清的小寇云清就是一脚,趁着对方痛的反应不过来的间隙,沈南笙赶紧打开车门弹跳了出去,紧接着就是一通撒丫子的狂奔。

刚刚寇云清被自己踢到时那恐怖的眼神简直太可怕了,沈南笙丝毫不怀疑要是自己现在被寇云清给抓住了绝对难逃一死。

为了逃命,沈南笙完全顾不上自己不堪的模样,只一个劲的疯狂往人群里钻。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双.腿重的像是铅块一样,再也抬不起来了,沈南笙就像是一个电池用完的机器人,双.腿一软,径直就面朝马路倒了下去。

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沈南笙努力的扭着脑袋往后看了一眼,还好,没有人追上来。

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让沈南笙忍不住自嘲的笑了起来,只是笑着笑着,那自嘲变成了害怕的呜咽。

夜风吹过,透过衣服的孔隙带起一阵冰冷,沈南笙难受的将自己蜷缩成了一团,红着眼睛强硬的不让自己的泪水落下来。  

寇云清!她不过就是因为喜欢了他整整十年,心有不甘才会招惹他那一次。

就那么一次,他一个大男人,有必要这么斤斤计较紧追不放么?

一想到车里寇云清和那个女人之间的对话,沈南笙就觉得恶心的作呕,她这么多年的喜欢真是都喂了狗!

与此同时,车内,寇云清脸色黑的像是要滴出水来似的看着面前垂头丧气的保镖:“废物!连个女人都抓不住!”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第5章 见面

2021-04-08

书评(350)

我要评论
  • 那双漆&意。

    “你要什么?”寇云清双手撑在桌面上,抬眸用那双漆黑的眸子看着她,像是在探寻她这举动背后的深意。

  • 鞋踩的&了他手

    沈南笙在心里翻了一个白眼,高跟鞋踩的‘嗒嗒’作响,径直就来到了寇云清的面前,双手往桌面上一撑,沈南笙直接夺过了他手上的资料:“寇总,我来是和你谈条件的。”

  • 中似乎&:“沈

    被她这么一提醒,寇云清这才发现,空气中似乎确实一直飘着某种令人舒缓的气味,眸光一沉寇云清猛地一掌拍在了桌面上质问她:“沈南笙!你做了什么!”

  • 的后背&。

    巨大的疼痛差点撕裂了沈南笙,她死死的扣住了寇云清的后背,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条又一条的血印,像是在宣泄自己的痛苦一样。

  • 着紧身&无事了

    坐落在荣城最高建筑顶楼的办公室里面,一个穿着紧身连衣裙的女人无事了秘书的警告直接闯了进去。

  • 暴,一&有怜香

    或许是因为被算计了,所以寇云清整个过程都十分的粗暴,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

  • 彻底失&控,他

    炙热的呼吸打在耳边裹挟着令人战栗的酥麻,让寇云清彻底失控,他咬紧了牙关,一把扯过了沈南笙大手一用力就撕破了她的衣裙。

  • &莫名的

    沈南笙挑眉,认真点头,眼里划过一抹算计:“我知道啊,但你不觉得从我进来开始,我身上就有一种莫名的香气么?”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