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川急忙及时纠正道:“我觉得那是两个人,后来大家都走了,我也就跟随回去了,也没看太清长什么模样,总而言之是人当然是的了。”有人随声附和:“嗯嗯,我也看见了了是个人形生物。”又有人接话道:“我是见着半空中的一双脚,只余下惊惧了……”武毅诚瞪眼睛:“你们就有人附和:“嗯嗯,我也看见了是个人形生物。”。...

古川连忙纠正道:“我感觉那就是两个人,当时大家都走了,我也就跟着回来了,也没看太清长什么模样,总之是人肯定没错了。”

有人附和:“嗯嗯,我也看见了是个人形生物。”

又有人接话道:“我就是见着半空中的一双脚,只剩下惊恐了……”

武毅诚瞪眼:“你们就没有谁是看得更清楚一点,确定那的确就是个有生命的人而不是骷髅?”

一个脸色惨白的瘦弱少年结结巴巴开口:“我,我觉得那些花挺漂亮的,于是就朝里多看了几眼。”

众人一听,目光齐刷刷望了过去,瘦弱少年成了注目的焦点更结巴了起来。

“我……我……”

身边有人抬手朝少年头上拍了一下,“大家都等着听下文,你却是我了个半晌,你这是想吊足了别人味口才决定说不说是吧!”

“不是,不是,”瘦弱少年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大家都是期待的目光看着我,我愧疚说不出来……”

“你是大姑娘吗还不能看你了?”

“先说说你愧疚啥?”

“哈哈哈……”

顿时紧张气氛消失被调侃的笑声喧哗热闹一片。

武毅诚的副手面无表情道:“大人在问话,都严肃点。”

瘦弱少年这才讪讪的道:“我当时只顾着赏看那些花儿了,心中还想着一件宝物都没见着,不如进去摘几枝好看的花朵,那花朵不仅好看,而且对炼体肯定也有帮助,我就是觉得那些花草与我们平时见的都不太一样,然后就看到了一只脚,那脚从半空之中最高的一朵花上悠闲的踏了过来……”

“然后你们就全都跑了!”

武毅诚脑门上的青筋暴跳火大的直喘气:“传令下去!提高警惕必须严防死守,是人还是骷髅一定要弄个清楚!”

“是!”

武毅成吩咐完,又没好气的斜了小头目一眼,“全都精神点,再厉害的骷髅曾经也只是个人,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都弄不死他!”

“你们还愣着快前面带路!这么多人连对方是个什么都没弄清楚,耽搁了这么久不知道会不会逃走。”

这边院内。

牡丹和云萱撅着嘴回到屋里。

“真纳闷,我们还没来及开口呢全都走了。”

“是被吓着了,一下子跑了个干净。”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抢先报知外面的情况。

我收起桌案上的茶具站起身。

牡丹连忙问:“师父,我们是要走了吗?”

“先出去看看。”

云萱不赞同的说:“师父,那些人一会必然还得回来了,我们坐在这等就可以了,不用急着出去。”

“那怎么好再麻烦人还跑来一趟,再不出去真要被当成什么东西给处理了。”两人围着,我只好顿住脚步。

牡丹笑颜莞尔道:“谁敢来处理我们,我就让他好看。”

“就是,谁敢来惹我云萱,就先处理了他们再说。”

继续向外走:“应该去拜会一下,外面那么大动静不能不出去看看。”

“要见也是他们来见师父,”牡丹不依的又跟过来阻止道:“师父想做什么还不是挥手之间,哪还用去拜见别人。听萱儿小师妹说师父还没有吃饭呢,师父想吃什么?牡丹做给师父吃。”

“你会做?”

牡丹:“我可以学呀,烧熟了谁不会?”

“……”

云萱:“萱儿可以给师姐帮忙打下手。”

我摆了摆手,“不用,还是先出去看看吧,入乡随俗,求人办事可不能待慢了。”

我脚下末停,一边走一边继续说道:“打听完消息就去下一个城镇了,萱儿家住何处我先送你回去。”

“师父,萱儿要跟随师父,不要再回上京了。”

“亲人不会担心你?”

她脸色不愉的陈述:“无父无母谁会挂念萱儿,受了冤屈也不见唯一兄长出面护佑,深思亲情唯余了无尽的寒意,萱儿此生只愿能陪在师父的身边。”

牡丹握了握云萱的手,眸中尽是柔和暖意:“过去之事就让它随风飘去,萱儿现在有了师父,以后自有师父和师姐疼你。”

“嗯嗯……”云萱垂头哽咽说不下去。

出了庭院我决定低调一些,步行走过去,经历过一些苦难之后,早已心静无波,默默中过尽了义气风发张扬的年纪。

刚行没几步,正迎面过来一群。

有人陡然看见这边,大喊:“出来了,出来了武总头,快看,她们还想跑了!”

武毅诚脸色难看的一脚踹了过去,“你闭嘴!”

被踹的那人委屈的爬起来躲进人堆里去小声报怨:“在这么多人面前害我出丑,难道因为是喊总头没有称呼他大人?真是太心胸狭隘了,难怪他只能当个总头……”

青年还想小声怨念几句,突然才发现他身边之人全都不知为何躲远了。他怏怏闭嘴,难堪的孤零零站着,他又忐忑不安的偷瞄,见长官并没人注意这边,也不能让他轻松多少,也更是沮丧,后悔不该多嘴多舌,让人不喜,各种心酸委屈使眼泪溢眶而出,奔流如泉涌。

“……”男子汉动不动就流眼泪,不算正常,怎么看都觉得有点诡异了,正常情况下不应该会这样,小情绪谁没有,男人当众流泪,多丢人,以后还想不想混了。

“滴答!”一滴眼泪落到地面上,发出水滴穿石的清晰脆响,陡然,阴暗四下迅速漫延,刹那之间天光黑如暗夜,阴风阵阵,冷气嗖嗖,尽显诡异,众人悚然大惊,憋息不敢出声,人人惶恐不安,氛围紧张却又万籁俱寂,四周声音越清晰越觉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恐惧考验着人的心志与坚韧力。

我仰头望了望,解释:“大家不要慌,只是被不小心触动了一个阵法,这是个修者布置下的聚灵大阵。不过,不同的是,这是魂修设下的聚灵阵。只要你们别自己吓自己,暂时还不会怎么样,大家小心一点就行了。”

“哈哈哈……”

远处哭声凄厉,笑声诡异,在黑暗中飘飘忽忽传了过来。

来了!那东西来了!

有人尖叫惊呼。

流泪的那个家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知是何时倒下去的,让人更惊惧惶恐的乱成一团。

我只得又开口:“心志太脆弱,被吓死了也仅是为此阵提供一点能量,不要恐惧,守住心神,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

凌战也大喊:“你们在战场上的英勇气盖都到哪去了!不过都是些幻影罢了,惶恐什么!”

书评(435)

我要评论
  • &够强,

    虽然有很大进步,但还是不够强,觉醒的传承记忆也没有提示,如果寒光再现,该如何应对。

  • 了,只&边,如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 &,我苏

    不知又经历过多少漫长,以为自己被冻死的时候,寒冷消失了,我苏醒,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他。

  • 崇拜,&幻想有

    望着他的身影,满心满眼都是孺慕崇拜,幻想有一天自己也会如他一样厉害。

  • 也不清&凡事被

    也不清楚那寒光里是什么厉害角色,像个永远都填不满无底袋一样,吞噬了这么久依然毫无阻碍压力,凡事被冷芒覆盖之处,全毫无遗漏被扫荡一空。

  • 下,便&,正好

    费力飘过去却失望,对方比自己还凄惨,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冻成了剔透晶莹的冰团团,那冰凌是凝结在寒冰玉树上,正好形成一朵美丽的琼花,原来冰域美景是如此形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