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幸存者者的血,么会是兽的血?的话是兽进去了,这么大镇子,会只留下的这么小的一滩血迹。”武毅诚:“即使没眼界过,也知兽如何伤人,这里除了一些有灵气的物件被剥蚀,也没其它痕迹,这现象仅有一个不不愿意深想的可能。”众人:“恶魔眼!”“武毅诚:“就算没见识过,也知魔兽如何伤人,这里除了一些有灵气的物件被风化,没有其它痕迹,这现象只有一个不愿意深想的可能。”。...

“不是幸存者的血,难道还会是魔兽的血?如果是魔兽进来了,这么大镇子,不会只留下这么小的一滩血迹。”

武毅诚:“就算没见识过,也知魔兽如何伤人,这里除了一些有灵气的物件被风化,没有其它痕迹,这现象只有一个不愿意深想的可能。”

众人:“恶魔眼!”

“真的是恶魔之眼出现了!”

一群人脸色惨白,“我们赶快逃走,只怕再晚就来不及了!”

凌战:“不要慌,我却不这么认为,事情也许还有转机,若真是恶魔之眼,你们慌也没用。”

武毅诚:“什么转机?”

凌战:“传说曾经的大能强者也是有寂灭一切的本领,你们看看这里的脚印。”

众人仍是脸色惨白。

凌战看了看四周道:“这就是个空旷的练武广场,没任何能破坏之物很难寻找更多线索,凭我们的能力仅是一滩新鲜血迹,还没法确定这就是打斗现场。”

“不过,只要是在地面上行走,看脚印还是能分辨出是男是女和有多少人,你们看这些脚印也是刚留下的,这脚印痕迹绝不会越过一天时间。”

凌战使用特殊能力把地上的脚印清楚的显现了出来。

“有两个明显是人的脚印,这么大的地方为什么只有两个印子是人的脚印?”众人费解。

凌战:“这种强者的战斗有两个厉害人物参于其中,已经是很了不得,你还想有多少人。”

接着又是惊悚抽气之声:“那个是什么爪子!”

“怪物!”

“应该是骷髅干尸之类!”

“干尸!会不会被传播尸毒?”

众人恐慌心惊胆战,脸色也是难看阴沉的变了又变。

有人嗤笑:“恶魔之眼很可能就在一旁盯着你,这个时候了还怕什么病毒?”

凌战扫了一眼有些心灰意冷的众人,继续分析道:“根据现场脚印判断,应该是两个女子大战凶恶骷髅,先是一人发现危险转身奔逃,却还是被追上来的骷髅给拍伤喷出了一口鲜血。”

“骷髅?不是恶魔之眼吗?”

在场的人全被震惊住很费解。

“原来不仅只有令人恐惧的恶魔之眼,连骷髅都出现了过来,这真是越来越诡异了。”

“特么的!”武毅诚忍不住怒暴粗口,破口大骂:“怎么会有这种鬼东西!”

有人接话道:“属下建议大家还是退回去为妙。”

“尽出馊主意,”又有人噗笑:“你没听清楚吗,打斗的是两个女人,难道你连个女人都不如?”

广场那块商量未果又起争执。

这边。

云萱问:“师姐,我们要不要出去看看?”

牡丹笑道:“已经快来到这院里了,师父师妹,不如我们藏起来吓吓他们,那一定很好玩。”

“好哦,好哦,”云萱玩兴大起兴致勃勃的鼓起掌:“师父这么好玩的事情不能错过了。”

我沉下脸冷斥:“胡闹,吓死了人看你们怎么收拾,你们还是好好待着等来人救援吧。”

“哦,知道了,师父。”

云萱吐了吐舌头。

这时院外来了一群人,进到院里还没走几步却又退回去。

“哎!你们咋又退回来了?”

“怎么回事?”

门口的人还没能进到院里,怀疑的问:“古川,你们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被称为古川的青年道:“看别人都退我也就只好退回来,可能是草木太深,这得多喊一些人过来,大家一起进去搜,人少不安全总感觉心里瘆得慌。”

小头目停在门口道:“这处宅子可能是镇上最大的院子了,人太少了也搜查不过来,以免被遗漏,还须多一些人来才行。”

还没进院的几人互望了一眼,都是不太相信的表情。

“你们说实话,是不是因为看见了什么?所以才退出来的?古川这小子可是出了名的大胆,连他都说瘆人,那肯定就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

古川怔了怔,又讪讪的摸了摸头,为半途退出搜查而感到不好意思:“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可别胡乱瞎猜。”

小头目厉声斥责:“都闭嘴!越说越瘆得慌好么!”

众人面面相觑。

安静了一下,又有人提议:“其实真没必要再搜下去了,既然感觉不对颈,我们不进去又没人知道,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对,还搜啥,”接话的人也有着极深的怨念:“搜到现在,一件有价值的值钱宝物都没有,真没必要为什么都没有的空镇搭上人命。”

“那就走吧,”古川煞有介事的说道:“反正你们都不敢进去,我可告诉你们,比人更深的花草都漫上了墙头了,一看就是不寻常,万一草丛里猛然跳出个啥东西真是防不胜防的。”

牡丹带着云萱腾身借力踏行在草尖之上,似闲庭信步一般向外走去,到了前院大门口,门外的人望见半空之上两个女孩悠然而来,一个个震惊的呆立当场不知该有何种反应。

小头目背门而立,并没有看见院内场景,他见众人表情不对,有些心慌:“你们又怎么了?”

他虽不清楚什么原因,却也知道肯定很不妙,他慢慢地扭动脖子回过头,“有,有,有人啊……”

喊声唤醒了众人,接着忽拉一下子跑的一个不剩。

牡丹和云萱两个人面面相觑。

云萱撅了撅嘴:“知道有人来了他们还跑什么?是人又不是鬼,我们有长得很可怕吗?”

牡丹反应过来,后怕的拍了拍胸口:“我才是真的被他们吓到了。”

“我也是被吓到了,”云萱好气又好笑的感慨:“幸亏有师父提醒,没有捉弄他们,是人来都能把他们给吓跑了,那若是装扮成别的啥还真有可能会直接吓出了人命。”

逃跑的那些人狂奔了一阵,看到都在广场上聚着,连忙气喘吁吁的窜过去。

凌战见到一群人狂奔而来,注目观望。

武毅诚诧异的问:“你们慌慌张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情况?”

小头目奔到到跟前才堪堪止住急行脚步,他是最殿后的一个,被吓的也是最惨,面无血色。

这或许并不是因为胆小,谁都可以不惧死亡,唯害怕内心最深处漫延的恐惧。

小头目正了正衣冠严肃了表情才挺直身形大声道:“禀报大人!在一处宅院内,发现了令人恐惧的不明生物!”

书评(118)

我要评论
  • 永远都&压力,

    也不清楚那寒光里是什么厉害角色,像个永远都填不满无底袋一样,吞噬了这么久依然毫无阻碍压力,凡事被冷芒覆盖之处,全毫无遗漏被扫荡一空。

  • &种东西

    沮丧,情绪低落,为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近在咫尺距离阻隔。

  • 被冻死&了他。

    不知又经历过多少漫长,以为自己被冻死的时候,寒冷消失了,我苏醒,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他。

  • &但是,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 &。

    不知沉眠了多久,又一次醒来,四周依然没有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无颜色,也无日月风雨,唯有着无尽的寂寞。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