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鬼精的小丫头,罢了,能遇见了也算缘份:“好吧,那就拜我为师,就传一份功法给你。”拿出两块玉佩递过来她:“贴在额头上,所有功法详细记载自然而然会刻入脑海。”“多谢你师父,谢谢您师父!”云萱开心十分把玉佩贴在额头上,“哇,功法果啊进到了脑海里,好奇妙啊拿出一块玉佩递给她:“贴在额头上,所有功法记载自然会刻入脑海。”。...

真是鬼精的小丫头,罢了,能遇见也算是缘份:“好吧,既然拜我为师,就传一份功法给你。”

拿出一块玉佩递给她:“贴在额头上,所有功法记载自然会刻入脑海。”

“多谢师父,谢谢师父!”云萱高兴非常把玉佩贴在额头上,“哇,功法果真是进到了脑海里,好神奇啊,师父好厉害!”

云萱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我尤为疑惑,这地方最偏僻的山野小镇上,都会有囚仙塔,还藏着厉害的大能骷髅,竟然没有玉佩这种最普通修炼功法?没有厉害人物存在,那大能骷髅又是被谁囚禁于此地?

想到此,又记起时空乱流中遇见的骷髅人,同样是骷髅不知两者是否是同一个?骷髅也不能分辨男女,当时他喊了一声凤凰,很怀疑他是不是飞云或飞凰,但是,如果是同一个骷髅,他早被关在囚仙塔里都化成骷髅了,可见是经过了多么漫长的时间才会变成这样,推测他那年纪在的时侯连自己都还未开灵智,更不可能是飞云飞凰。

但是无论怎么解释,心中还是闷闷的堵塞,他的亲人也叫凤凰呢。

云萱高兴了一会又愉快道:“对了,师父,师父是从哪而来,又往何而去?”

“随处云游,也不往何去,既然停留,暂时就先住在这里了。”

云萱:“师父四处云游好厉害,师父不怕骷髅,也一定不惧怕魔兽,师父知道魔兽最高等级是多少吗?至今还没有人有能力弄清楚这事。”

“魔兽最高等级为十阶。”

云萱张大了嘴巴,瞪大了双眼,久久不能言语,“诶,神一样的存在,真让人没法活了,没想到魔兽比人厉害那么多,我们体术无论进阶有多高也都只是蛮力,又怎比的上魔兽的法术呢,如果我们也能修炼法术就好了。”

“师父交给你的功法就是法术,等你引气入体,修炼个几层就可以使用一些简单的口诀之术。”

“太好了,谢谢师父,有师父真好,”云萱精神抖擞,斗志昂扬,“原来我们也可以使用法术,萱儿一定好好修炼,以后就不用怕魔兽围城了,就是那恶骷髅回来也不怕他。”

“还饿吗?要不要再吃一点?”

云萱一听说吃,馋的一不小心口水流了出来,她连忙用衣袖擦了又擦,“好怀念美味呀,香香的糟凤爪,酱凤爪,盐水凤爪……”

“咳咳咳……”

“哎呀,师父,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吃茶水也不能三心二意,我可是听说,喝水也是能噎死人的呢……”

“行了,知道了。”

“师父,萱儿帮你擦一擦,”云萱慌忙掏绢帕,擦干了桌上的水珠又换了一杯新茶。

“师父,萱儿可喜欢吃爪爪了!”

“爪子有什么好吃,怪癖。”

云萱:“也不是怪癖,是她们都欺负萱儿,只有这个可以吃,爹娘还在的很小时侯也是吃过肉的,肉肉可好吃了,那是顿顿有肉吃的啊,真怀念,后来肉是什么味道都忘了。”

我在空间里找了找,很零乱,除了果子,没有什么是普通人能吃的,神识在院外的草丛里发现一只红眼兔子,伸手把它捉了过来,“你看,这个兔子能吃吧?你的眼睛又瞪那么大做什么?”

云萱吞了吞口水,“师父,这是凶猛的魔兽啊,师父好厉害,坐在这动也没动,就能把一只凶猛魔兽从院外隔空抓了过来,太吃惊了!”

“师父,萱儿以后也能修炼的与师父一样厉害吗?”

“认真修炼,会的。”我把魔兽递过去,“你不是馋着要吃肉吗,自己去处理。”

“可,可它是魔兽,它会咬萱儿,好可怕,萱儿不敢碰它怎么办?”

“没事,已经被控制住了,你连吃都不敢,那就着饿肚子吧。”我将魔兽扔到地上,“算它命大,今天就饶它一命。”

“不饶,我要吃,”她咬了咬牙,抓住魔兽的头颅去寻厨房,“红烧了吃,等萱儿以后变厉害了,管它是魔兽还是骷髅统统灭了!”

小云萱一个人在厨房捣鼓了半天,灰头土脸的端了出来,一大盆肉上桌了。“哈哈哈,师父尝尝萱儿的手艺如何,真的好香呀,可惜只有肉没有饭,如果能有一碗白米饭就更美味了。”

“师父,看萱儿也很厉害吧,保证师父会喜欢吃,”她欢喜的什么似的,递来一双筷子,“第一次做,怕烧不熟,萱儿就加些水多煮了一会,只要不是生肉就能吃,请师父品尝美味。”

“不用,我不饿,你喜欢就好,你自己吃吧。”

“吃么,吃么,这是萱儿孝敬师父你老人家的,你不吃,萱儿会很难受呀。”

看着她期待的小眼神,只好接住筷子在盆里翻了翻,挑出一根像肠子的东西,“这是什么?你都没洗干净,有根肠子都没看见,这还怎么吃?”

云萱:“洗干净了呀,师父洗干净了,那肠子是萱儿洗净放进去的,这么好的肉肯定得弄得好吃些,必须得洗干净了。”

“那你把肠子放进去干啥?”

云萱很是茫然不解:“师父为何有此一问?肠子不放进去扔了多可惜呀?闻着就很美味,肠子好吃呀!”

我放下筷子,“师父真吃过了,你喜欢就多吃点。”

小云萱有些沮丧,小眼神失望又遗憾,乞求的咕哝:“师父,师父你就吃一口吧,是萱儿孝敬你的,这么好的肉不吃多浪费呀?”

“真吃过了,我这茶水也不是一般的茶,不信你试试,”倒了杯茶水递了过去。

她疑惑:“这就是水呀,还能管肚子不饿?”

“你喝一杯就知道了。”

“那萱儿可得尝一尝,”她咕咚咕咚喝完,抹了抹嘴角的水渍,“真是好茶,感觉力量又有所提升,肚子也不饿了,是好茶!”

云萱:“可是,萱儿还是很馋肉,师父不饿,我就自己吃了哦。”

她一双快子不停夹菜,小嘴一鼓一鼓,吃得流油,一边吃一边诉说她的经历,说他要感谢设计谋害她的人,若非是被设计,她也没机会来到这个小镇遇见师父。

小云萱又吧啦吧啦讲起了在历练之地内,是如何的被人设计的整个过程。

这时,镇外的那些人已经商量出了结果,开始缩小包围圈,我想了想,打开了村镇外布置的大阵,让他们进来。

没过多久那些人便聚到了练武场上,讨论着地上那滩血,那是牡丹受伤时吐出的新鲜血迹。

书评(229)

我要评论
  • 也无日&月风雨

    不知沉眠了多久,又一次醒来,四周依然没有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无颜色,也无日月风雨,唯有着无尽的寂寞。

  • 亲人这&为命,

    亲人这个词真好,可以相依为命,可以念念牵绊,提及亲人这个词,都是满满愉悦和幸福。

  • 陡然又&四下观

    陡然又有了精神,我四下观望,希望在这茫茫冰域能找到奇迹出口,然,冷意狠虐,挪动一下都成困难,又如何走到冰封绝境的尽头?

  • &种东西

    沮丧,情绪低落,为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近在咫尺距离阻隔。

  • 我在宁&复委屈

    我在宁静中思来想去,不断释义着温馨亲人这个词,不断自以为了解一切未知,也不断反复委屈着。

  • &向飘啊

    恐惧漫延,不想也被化成那冰凌的一部分,选了一个方向飘啊飘,飘到筋疲力尽,仍是茫茫冰川望不见尽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