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这么非常好吃的肉,你不吃啊亏大了!”“那是什么?“我指了指桌上散发出着浓浓香气的一盆一乱炖,”还说你洗非常干净了?”云萱仔细看了看,“一根毛,这么微小的毛,掉进来几根也很正常地呀?”有毛在菜里还能是正常地,嘛自己也不吃,看她馋成那样真心痛,又“哇,很好吃的样子,”她双眼晶亮,盯着果盘错不开目光,想吃肉又想吃果子。。...

“师父,这么好吃的肉,你不吃真是亏大了!”

“那是什么?“我指了指桌上散发着浓浓香气的一盆大乱炖,”还说你洗干净了?”

云萱仔细看了看,“一根毛,这么细小的毛,掉进去几根也很正常呀?”

有毛在菜里还能是正常,反正自己也不吃,看她馋成那样真心疼,又拿了几盘果子摆桌上,“慢慢吃,没人跟你抢,等吃完饭,再尝尝这果子。”

“哇,很好吃的样子,”她双眼晶亮,盯着果盘错不开目光,想吃肉又想吃果子。

“都是你的。”

云萱已经急不可耐双手齐下,一口果子一口菜,一鼓一鼓的咕哝:“嗯嗯,真好吃,好好吃啊,谢谢师父……”

吃相瘆人,真不忍看,我又提醒了一句:“慢点,会噎着,慢点吃。”

“真是太好吃了……”

她吃着忽然泪眼啪嗒,声哽咽。

“别哭快别哭,哭着吃的没滋没味很浪费知不知道,好吃你为何还哭?”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安慰。

她吸了吸鼻子,“萱儿真是感动的一塌糊涂,师父对萱儿太好了,从来没有人对萱儿这么好过……”

“师父教萱儿修炼功法,教诲萱儿渊博的知识,萱儿好像是一下子就长大了,”云萱哽咽着又吸了吸鼻子:“还有这么多好吃的……”

云萱:“从小至今真没有什么能让萱儿动容到落泪,今天太开心了,竟然像个娃娃一样哭鼻子,师父,呜呜呜……”

“……”不要一边喊师父一边哭好不好?

云萱又破涕为笑:“突然感觉到萱儿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了,有师父真好。”

好吗?

我却感到自己只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木讷的脸上更无任何表情,应是谈不上有多好,也更不清楚如何为人师,但愿不要把幼苗给教育残了。

一边听云萱说话一边走神留意着小镇的动静,包围外圈黑压压望不到边,全是人头攒动声势十分浩大。

“师父……”

沉思被打断。

只听云萱冒着星星眼又说:“真感觉自己一下子厉害了好多,不仅是体术的进阶,就连心境都随之连续进了好几个层次。”

“听了师父一席话,感觉自己再不是曾经的不谙世事。”

我摇了摇头:“那是你自己心灵通透,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这还没有开始修炼,等你修炼就知道有多苦,不是空口说一说力量就能叠加而上。”

“师父的教诲都是萱儿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这就叫做良师出益友,哎,不对不对说错了,反正就是有厉害的师父就有厉害了不起的徒弟。”

还顺带夸赞了一下她自己。

那边屋中修炼的牡丹从入定中睁开眼,气质也有了不同,她感受了下自身修为惊喜的双眼放亮。

“凤凰大人。”牡丹呼喊着奔出来,满是兴奋:“你们在吃什么好吃的?”

“哇,厉害,看来你的等级也是有所提升了,”云萱甜甜笑着说完转而又问:“师父,萱儿以后如何称呼她?”

我想了想说:“叫她牡丹师姐。”

云萱听话的点了点头道:“牡丹师姐,现在我们已经是师姐妹了,你以后可不能再凶我。”

“小师妹?”

牡丹感动的想哭鼻:“凤凰大人对牡丹太好了,还送了个小师妹来陪牡丹玩。”

云萱听到那个玩字,委屈的撅起嘴能挂一排的油壶,撒娇的缠住牡丹的胳膊摇晃。

“我不依,不依,小师妹是得宠惯疼爱的,而不是给师姐玩的……。”

“嗯嗯,小师妹这么可爱当然必须得疼宠在心尖尖上,含着捧着都怕会伤着了。”牡丹连忙哄劝着点头答应。

云萱这才收敛了委屈,满足的笑靥如花。

两人在那边闹腾,我继续观望小镇上的动静,那些人小心翼翼的四处查看,见到许多物件全都化成粉尘,一个个很是沮丧又心冷,那样坚硬之物都化成了粉尘,何况是脆弱的人,下一刻就很可能丧命当场。

牡丹忽然矮身跪到地上磕了磕头:“自从有灵识起,就知道凤凰是牡丹的亲人,唯一亲人,牡丹从不敢逾越,但是今日牡丹斗胆要求想与萱儿师妹一样称呼师父,可以吗?”

“一个称呼而已,随你。”我伸手想拉牡丹起身,她却是越拽越沉。

“已经答应你了,你还不起来?”

“正式拜师礼还没完成呢,”云萱说着连忙倒了茶水递给牡丹,然后茶盏再转到我的手中。

这是我自己泡的茶。

牡丹表情忐忑眼露期盼:“请师父喝茶。”

仅是换个称呼而已,还非要如此过家家一样的正式,罢了,随她们开心就好,看她焦急神情,赶紧浅尝了一口。

“茶也喝了,还不起来?”

“是!师父。”牡丹开心的站起身规规矩矩立在一旁又道:“师父,外面有人来了,那些人全都很凶的样子,我们要不要躲一躲?”

“不用,师父要向他们打听两个人。”

云萱好奇的问:“师父要打听的人是谁?说不定萱儿还能认识。”

我想了想说:“是你们的两位师姐飞凰和飞云,虽然她们也没有正式拜师,却是我看着长大,彼此相依如命。”

“原来我们还有两位大师姐!这真是太好了!”牡丹小脸通红显得异常兴奋:“牡丹也有师姐了,又多了两位亲人呢。”

“飞凰和飞云两位师姐……”云萱站在一旁默默念着思索了一会儿,最终是摇了摇头:“没有听过,以后萱儿会留意慢慢彻查两位师姐的下落。”

我点了点头应许。

云萱转而又愤慨的谴责道:“都一年时间了,直到现在镇外才总算是有人来了解情况,还以为外界早已把这个小镇给遗忘记了。”

我神识又观察了下外面小镇。

那个叫武毅诚正听着众人分析情况,目光却盯着原先是囚仙塔的那处地方。

“奇怪练武场上种这么一大片的花坛多碍事,是不是有些多余?”武毅诚像是自自言自语。

立刻有人接话道:“大人从上京来不甚了解,山野地方大,多种聚灵花草才更适合淬炼体魄。”

武毅诚也认同的点头,沉默了一下又扭脸问:“凌护卫你怎么看?地上这滩血迹还很是新鲜的,会不会是幸存的村民?”

武毅诚话音未落,立刻有人反驳:“这不可能是小镇上幸存者流的血!”

“小镇封闭了近一年时间,若是还有幸存者,那才真是很诡异了!”

书评(458)

我要评论
  • &,满心

    望着他的身影,满心满眼都是孺慕崇拜,幻想有一天自己也会如他一样厉害。

  • 落在他&法想象

    当目光落在他身上,又松了口气,有他在怕什么,他能将自己从冰域绝境带出来,可见实力已强大到无法想象。

  • 周依然&月风雨

    不知沉眠了多久,又一次醒来,四周依然没有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无颜色,也无日月风雨,唯有着无尽的寂寞。

  • 却在我&切温暖

    又回头看他,他在这茫茫天地之中渺渺,却在我心中亲切温暖。

  • 己身穿&华丽绫

    继续观察,觉醒的传承附赠了前世记忆,那记忆中的自己身穿华丽绫罗,红衣红发挺好看。

  • 但是,&红发,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 那如雪&他仙衣

    我无奈又沮丧飞了起来转着圈圈,没过多久,又好奇他那如雪的发丝,好奇他仙衣洁白纤尘不染。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