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上也也没什么新奇有趣之物,惟有初遇世面的牡丹对一切都饱含很好奇,惊叫连声,激动的奔来奔去,不亦乐乎。失了灵气的宝物稍一碰触便散成粉沫,烟尘弥散。将残破不堪光秃的小镇种满了花草树木,又是生机勃勃。牡丹采了许多好看的花朵,编了一个小小的花环。想给寒光失了灵气的宝物稍一碰触便散成粉沫,烟尘弥漫。。...

小镇上也没有什么新奇之物,唯有初见世面的牡丹对一切都充满好奇,惊呼连连,兴奋的奔来奔去,不亦乐乎。

失了灵气的宝物稍一碰触便散成粉沫,烟尘弥漫。

将残破光秃的小镇种满了花草树木,又是生机勃勃。

牡丹采了许多漂亮的花朵,编了一个小小的花环。想给寒光珠戴上,花环刚戴上去就被焚化成尘。

牡丹很是伤脑筋,“凤凰大人,怎样才能制作一个不会被化掉的花环?”

“别想些没得,你的知识学了多少?不要又跟我说都懂了,真懂了下次若是还犯错误,必须关空间没得商量。”

“不要被关小黑屋,”牡丹撅嘴咕哝:“好吧,谁让你是家长,大人就是喜欢欺负小孩。”

我又安抚的揉了揉她的头。

“头发都揉乱了,”牡丹后退一步很是不满:“原来凤凰大人也与寒光一样的调皮,嗷。”

调皮?有吗?“嗷,又是个什么生物?你是花不是喵。”

牡丹又撒娇的上来抱住胳膊不撤手:“嗷也不是喵的声音。”

“猫很凶猛愤怒时侯的叫声。”

我抽回被抱住的手臂,“拿你没办法,自己挺直了站好,我还得给寒光丢个清洁术,滚了一身的尘垢。”

牡丹:“寒光四处乱窜,也不知道他蹦哒什么,冰最容易染尘,洗了也是白洗,一会儿还不是又会弄脏了?”

给寒光珠丢了个清洁术,然后把他收进生息珠内,再放到了空间里。

“哎呀!不见了!”牡丹不满的嚷嚷:“凤凰大人为何要把寒光给收走了?他独自待在空间里该有多么寂寞啊!”

会寂寞吗?那就让他一直的寂寞吧,不然又能怎么办。就算他有思维不乱伤人,但是不该长得像恶魔之眼,被人看见一定也会引起恐慌。

牡丹:“凤凰大人,寒光很想出来的呀!”

“叫大人也没用,不是有我时时盯着,你以为你还能安全的站在这里。”

“可是,可是,寒光好可怜,只能一个人,不,是一个球球,今后都只能孤零零的待在空间里了吗?”

“你只把它当成是个球球好了,没有思维有什么可不可怜。”

牡丹:“可是牡丹感觉寒光应该是有思维,你看他玩的多开心呀,他那么开心怎么会没有思维呢?”

“让你多学知识你还说全都懂了,寒光珠就算有思想,也是与人的思想不一样的,就像是只想吞食的凶兽,明白了?”

“嗯嗯,凶兽都很可怕。”牡丹又问:“可是,还是觉得寒光是不一样的,他那么小应该教育好的呀。”

我说:“他现在只是很需要补充能量,等他化形就不会是这样了。”

“那真是太好了!”牡丹又心情大好,“我就知道寒光一定是不一样的……”吧啦吧啦。

小镇不大,转悠了一会到了一处广场,一路走过来也一路的繁花似锦,撒下的种子迅速发芽生长鲜花盛开。

远远望去,广场对面不远处有一座大的宅院,活人的气便是自那边传来,已经封闭了进一年的小镇,即使可以活着估计也活的不太好,奇怪却不见有人走出来?

行到广场的周边,看地形应是个练武场所,角落还有一座巨塔很不寻常,走过去望了望,发现竟然还是一座重力囚仙塔。

没有修炼法术的异界,竟然出现了神级的至尊重宝?是有修炼之人来过这偏僻小镇?还是这里曾经也有厉害大能强者?

牡丹走过好奇的伸手摸了摸,塔身轰然倒塌,扬起漫天的仙器粉末。

虽然化成了粉末,高大巨塔的倾倒也不容小视,避免牡丹被砸到,我连忙抬手轻轻一抚,让囚仙塔向另一处方向倾斜过去。

沙粒弥漫,烟尘飞扬。

牡丹捂着口鼻一边奔跑着躲避一边大声喊:“这个地方真是古怪,凡是像宝物的东西都失去了仙灵之气,一点儿都不结实了,这东西真是太不结实了,我的手还没触碰到它就倒了。”

我挥手向空中丢了个清洁术,面前立刻恢复了清新的空气。

“咦,”我指了指牡丹的身后,提醒:“小心你的身后,赶快过来。”

牡丹慌忙回头,见到一只骷髅正伸着骨爪想抓她,她被吓得哇哇大叫,手忙脚乱,她担心被锐利骨爪抓到,一边奔逃一边回手扬掌拍了出去,不料,没伤着骷髅人反而把她自己给震成内伤,一口血喷了出来。

将牡丹救回身边,喂她服用了一颗疗伤的丹药,才去观察骷髅人。

骷髅人失夫了要追踪目标有点呆滞,接着发出冲天怒吼,疯狂的四处灵力乱扫一通,又扫起了漫天的仙器粉末。

“是谁!你出来!是谁把我变成了这副鬼样子!不要躲躲藏藏你快出来!”

我撑起结界护住牡丹,结界外的仙器颗粒粉末被骷髅人扫了个干净,不用清洁术就处理了肮乱。

牡丹噗嗤笑了出来:“原来是个瞎子,他看不见我们,真是太大意,竟然被个骷髅瞎子给伤到了。”

我提醒:“这里是魔兽异界,你想不到的事还会有很多。”

骷髅人闻听到声音,扬爪打过来万道魔爪残影,所有猛烈攻击到了跟前,又全都轻飘飘的被化为无形,此时自己本身就是精神力,骷髅的精神力攻击,也不过像是吹来的一股轻风。

很平常的小村镇,却又如此不寻常,竟然还有如此厉害骷髅?而且还能躲过寒光珠的吞噬之光,那就看看这骷髅都有些什么能耐。

骷髅瞬间被火焰包围,在火焰阵中横冲直闯,更是发出阵阵怪笑:“哈哈哈……”

“我岂会怕了你这小小火焰,死若是有那么容易,早就没有了我,我可是……我是谁?”

“我是谁?你告诉我,我是谁?”

“我竟然忘了我是谁?”骷髅人咆哮的质问:“我是谁?我为何想不起来自己是谁?”

骷髅:“竟然有疼痛的感觉呢,你惹怒我了!没有人能伤得了我,一定是因为被关押的太久了!”

突然,骷髅怒吼一声撕开一道空间裂缝,钻进了空裂缝里。

“……”就这么走了?他不是说发怒了吗?

“撕裂空间!”牡丹目瞪口呆:“空气都能被撕裂,异界的人都是如此了得吗?真可怕,牡丹下次可得小心了。”

牡丹说完想了想又道:“凤凰,那骷髅人太厉害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卷土重来找我们报仇?”

我摇了摇头:“想报仇也得有命在,就算凤凰之火焚化不了他,进入了黑暗虚空也再无生还的可能,除非发生奇迹。”

书评(332)

我要评论
  • 何声音&止,一

    不知沉眠了多久,又一次醒来,四周依然没有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无颜色,也无日月风雨,唯有着无尽的寂寞。

  • 离阻隔&。

    沮丧,情绪低落,为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近在咫尺距离阻隔。

  • ,查看&且功法

    忽然感觉多了些力量,查看原来是觉醒了传承记忆,而且功法也强悍到不用修练就能进阶。

  • 茫茫冰&成困难

    陡然又有了精神,我四下观望,希望在这茫茫冰域能找到奇迹出口,然,冷意狠虐,挪动一下都成困难,又如何走到冰封绝境的尽头?

  • 忆也没&有提示

    虽然有很大进步,但还是不够强,觉醒的传承记忆也没有提示,如果寒光再现,该如何应对。

  • 漫无边&除了冰

    漫无边际之中除了冰冷什么都没有,记得之前一切都被那寒光吞噬,难道就没有什么活着的生灵?

  • &比走出

    忽然又是一阵感动,比走出冰域绝境还欣喜若狂,掌控力量的感觉真好。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