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说着消失了,真就散成了无数光点,如满天的星辰,亮亮晶晶,衣袂飘飘洒洒,撒落了一地的小星星,才慢慢的地退尽光点。这消失了的,也太十分壮观了!身外化身再次回归本源也不是这样的吧?么是他被吸收了小参的规模庞大能量,元力有些多?我又不确认问:“你还在吗?”“在呀,还在这里的这消失的,也太壮观了!。...

他说着消失,真就散成了无数光点,如满天的星辰,亮亮晶晶,飘飘洒洒,散落了一地的小星星,才慢慢地退尽光点。

这消失的,也太壮观了!

分身回归本源不是这样的吧?

难道是他吸收了小参的庞大能量,灵力有些多?

我又不确定问:“你还在吗?”

“在呀,还在这里的。”

我又惊悚了,什么情况这是?寒光珠的本源之力不将分身分收回,也不将之同化?

“你还在?”

“我在”

“你还在,为什么说消失了?”

“是你让我消失的呀。”

“……”不是这个意思,能解释么。

我得好好想一想,大脑已经快不能思考了,仔细的深思梳理,怎么想也想不通,为何这缕残魂不用回归本源?

寒光珠很饿,很想吞噬外界的一切能量,分身回归了却又置之不理,若说不是他的残魂,寒光珠也没什么排斥现象。

难道他呼出的这一口气,才是他所有灵智的根源?

可是这个调调又很不像,第二重人格吗?还是因为残魂有缺失才导致心智不全,所以不像他了?

但是,呼出的一口气产生第二重人格,听着都是在瞎扯谈。

可是又没有别的理由解释?

他又说:“你冷不冷?我都有点冷了。”

这次真的不能再淡定了,“你是谁?这是在你自己神识之中,你怎么可能会怕冷?”

“我就是我呀,我不怕冷,但是怕你会冷,穿那么薄的衣服,冻生病了怎么办?”

我招手把大氅从空间中拿出来披上,顿时暖和了许多。

虽然不清楚他哪里出了状况,不过总算是能沟通交流了,之所以与过去不一样,也应该是因残缺导致心智不全,只能这么解释。

哎,还是觉得很不对,他的元神魂魄就是个寒光球,他是没有魂魄的,没道理他这口气还能保留以前的像貌?.

这口气不仅没回归本源,待了那么久寒光珠也不能将他同化。

想来想去没能弄明白。

我又问:“你还在吗?”

“在滴呀。”

“你不过是一缕残魂,怎么没有被寒光同化?”

“我已经消失了呀?”

行吧,心智不全不能讨论太深奥的东西,再问下去连自己都能给绕迷糊,得换一个话题问。

他又开口:“小凤凰,你饿不饿呀,我以前都会把空间里放很多很多好吃的,是专为你准备的,但是现在打不开空间了,很多吃的都不能拿出来与你分享。”

大尊什么时给我准备过吃的?

自己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

虚处声音又问:“你饿吗?”

“我不饿,你要吃什么?”

他说:“我也不饿,就是怕你饿了,才问问你。”

我说:“你以后不可以再吞噬,你需要的能量这生息珠里都有。”

“吞噬?我没有做过这种事,肯定不是我干的,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从来都不会骗你。”

“……”啥?他竟然不承认?还能这样?真不能让人淡定了。“反正你得管住寒光珠,以后都不可以再吞噬了。”

他回:“不行呀,我只能飘在这儿,寒光珠吸收的灵气也不会分给我,他要吞噬也不是我能掌控。”

不能掌控寒光珠?这下麻烦了,他有了思维也毫无做用吗?

“你现身出来,我把能量给你,等你变得比寒光珠厉害了,或许就能掌控他了。”

“好,那我出来了哦,你看我出来啦……”

四下飘起无数星星点点汇聚到一起,幻化出他的身影,“小凤凰,你看,我出来啦!”

“……”来就来了,还非喊那么大声,好像谁没看见他似的,真怀疑应该让他掌控这寒光珠吗?万一等他恢复了变成这个二货怎么办?

他催促:“小凤凰,还在发什么呆呀,现在开始吧,等我掌控了这里,寒光珠就听话了。”

把寒光珠交给这个二贷?

不,不能这么做,他不过是很需要能量恢复才吞噬,只要看牢不让他离开生息珠就可以了,擅自让另一人格掌控他,等他恢复之后变成了别人,那该有多糟心。

慢慢放下抬起的手,收敛了灵力光团。“你还是就这样飘着比较好。”

“不好,没有灵力供给,我真会消失了,好困,但是,我还不想睡,我想一直就这样陪着你,可以和你说说话,好开心啊……”

鼻子酸酸的,又有想落泪的冲动,但是又知道,他不他,仅是他的一口气,一个虚无,当他的本体没有了思维意识,这虚无便化虚为实,无中生有,所以才成就了他最后呼息出的一口气,应该是这样,不然,没办法解释,这个二货是如何凭空出现,与他的思维也根本不在一个频率上。

“小凤凰,我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告诉你,但是现在好困,你过来打我一下,真不想睡,怕会像他一样睡着了醒不过来。”

“……”

他又开口问:“小凤凰,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你能存在多久。”

“没有能量补充,我快维持不住形状了,好困呀……”

“那你就睡吧,等睡醒就可以恢复了。”

“不要,好不容易才醒过来,不要像他一样只能躺在那儿,想把你从梦中救出来都办不到。”

“你,你是寂寞红红!”

“嗯”

“你怎么会在这里?”

“嗯”

“你出去!”

“嗯,困,醒了在说……”

虚影又散成无数的星星点点,四下洒落飘散。

“……”

呕死,受了那么多苦,找来的却是寂寞红红的分身,大尊说残魂不是他,自己还不相信,只认定他穿的是白衣。

人参也是白色,参魂穿白衣也没什么奇怪,竟然会认错。

“你出来,带我去见寂寞红红!”

四周静悄悄没回应?

寂寞红红重伤未愈,所有不好的情绪都得暂放一旁,以前不考虑是因为没能力多想,那个时侯连自己都护不住,考虑太多只怕坚持不下去。

“快带我去见寂寞红红,我要去救他,你快点醒过来!”

“冰域中依然静悄无声。”

分身已散去各个角落,也不清楚怎样才能将其唤醒,试着把灵力向四面八方输送过去,嗖的一下,输出的灵力又被寒光珠排斥了回来。

算了,先回禁地在想办法。

走出空间,小凤凰正在那观察蘑菇芽,为半截参能发芽长成蘑菇而欣喜,我摇了摇头,动身重回仙界禁地。

刚站定身形,远远的便听见吵嚷之声,真没一个是省心,才走开了一会儿,这边又吵了起来。

我停住脚步,只听乌鸦道:“等小灵雀回来,还是会落居在太阳山,这雪域法宝理应由本殿下带回去,等将来她回来还是要住的,正可以遮避太阳毒烈的暑气。”

“不可能,”通天甩手拒绝:“上尊已经找到了师祖,她为了师祖必然不再世出,她都不可能再出现,也就更不可能去你太阳山,她是本座的长辈,她的东西也自然是必须归本座所有,你是一个外人想都不要再想了。”

乌鸦冷讽:“你们连门都不让她进去,这时侯倒是又成了长辈,你不觉得很搞笑吗?还要不要脸了。”

“那件事与本座无关,你不要一概而论……”

通天说到一半猛然顿声,望了过来,“上尊,你这么快就从僵尸界回来了!”

“哎呀,小灵雀你回来了!”

我走过去扫了几人一眼,祖龙祖凤反倒是很老实,没在惹事生非,闲闲的在一旁围着看热闹。

书评(177)

我要评论
  • 不是一&般雾霾

    这混沌紫气可不是一般雾霾,即使是他,也未必能透视到紫雾最深处。

  • 了一圈&混沌朦

    去溜达了一圈,处处混沌朦胧,实终在如壳的方圆,索然无味,继续沉睡。

  • 想又觉&得红发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 只是挣&形成一

    费力飘过去却失望,对方比自己还凄惨,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冻成了剔透晶莹的冰团团,那冰凌是凝结在寒冰玉树上,正好形成一朵美丽的琼花,原来冰域美景是如此形成。

  • 周边所&心汇聚

    周边所有灵气奔流如开闸潮水,全都以寒光为中心汇聚过去,上下左右无任何死角通通被吞噬,场景惊心动魄的浩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