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别乱猜了,也许许是那只逃跑的骷髅。”对,所以是骷髅,如果可怕的的东西决非善类,也不算冤了它。“骷髅?”云萱惊讶:“很可怕的的样子,居然除了骷髅,你们真的看见了骷髅?在哪里他在哪里?会会回去了?如果可怕的的东西再会出现可怎么办?”牡丹:““骷髅?”云萱吃惊:“很可怕的样子,竟然还有骷髅,你们真的见到了骷髅?在哪里他在哪里?还会不会回来了?那么恐怖的东西再出现可怎么办?”。...

“都别乱猜了,或许许是那只逃走的骷髅。”对,应该是骷髅,那么恐怖的东西绝非善类,也不算是冤枉了它。

“骷髅?”云萱吃惊:“很可怕的样子,竟然还有骷髅,你们真的见到了骷髅?在哪里他在哪里?还会不会回来了?那么恐怖的东西再出现可怎么办?”

牡丹:“刚刚凤凰大人才与那骷髅打过一场,只是很可惜被它给逃走了。”

云萱惊恐:“逃走了,那他还有可能会回来啊!怎么办,怎么办?从未听说过有这种鬼东西,连骷髅都能复活,人类为什么就没有一点自保之力?”

牡丹:“我自有灵智便是仙的级别,你怎么这么弱?”

云萱惊呼:“好厉害!”

“那是当然,”牡丹嘚瑟。

云萱期盼:“你们还收徒弟吗?一会魔兽一会骷髅,还有更为恐怖的恶魔眼,如果不学一些本领,真让人看不见一点希望。”

无法回答的问题,喝茶无视之。

人类与魔兽谁强谁弱都有异界的定律安排,不是过客可以过问的。

女孩满脸的失望。

牡丹继续吹侃:“也没什么可怕的,魔兽来了就有肉吃呀,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咋就不来几只魔兽呢?就看见一只骷髅。”

“你是没见,我家凤凰大人只用一招,就把那骷髅打跑了,虽然最后被骷髅撕裂虚空逃走,但是,时空乱流不是谁都能去,定会将其绞灭,骷髅骨头都会被绞碎成渣渣。”

“好厉害!”云萱满脸崇拜,冒着星星眼:“你们果然了得!崇拜凤凰大人!危难之时虽然难免会有一些人罹难,不过也算是庆幸,总算是将恶骷髅驱逐了,不会继续伤人性命了。”

云萱想了想又很担忧的问:“骷髅虽然被打跑了,那万一他又从时空乱流回来呢?能撕裂虚空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也不是那么容易就死的吧?不清楚下一次他还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牡丹:“就算侥幸不死,也定让他有来无回,当时,他出现的很突然,如果有时间准备,绝对不会被他给逃走。”

云萱:“那个骷髅是从哪里出现的?”

牡丹:“就是在这小镇上出现的呀,当时我们都没有注意,突然就从背后冒了出来,太可怕,想一想都后怕,若非是凤凰大人及时出手,我现在都没机会站在这儿说话,早就没有牡丹了。”

“如果凤凰大人能斩杀骷髅就更好了。”云萱非常担心,“不过,他既然会逃走,就算不死于时空乱流,暂时也应该是不敢再回来。”

牡丹骄傲道:“凤凰比他厉害,骷髅肯定是不敢再回来的,来也是自己找死。”

云萱又想起什么狠瞪了牡丹一眼:“你什么都知道,却还把我当成凶徒给绑起来审问,手都被你绑疼了,你用那么大力干嘛,你看呀,都要出血了,没见过你这么狠的女孩,竟怀疑我,骷髅哪有我漂亮,我哪一点像是骷髅!”

云萱很是不满的撅着嘴委屈咕哝:“已经知道是骷髅,你还来质疑我,你害我受伤了,你得给我医治,不然,如果魔兽来了,我会没有力气自保。”

牡丹悠然扬眉:“谁知道你会不会是骷髅,他那么厉害,伪装成人的样子也不是不可能,宁可错杀,不可放过一个,我现在就怀疑你很有问题。”

“啊,你,你不是说骷髅已经逃走了吗?怎么又怀疑我?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

牡丹:“啊什么啊,你有什么可信?而相信你?我是说骷髅逃走了,但我没说骷髅仅有一只呀,他杀了那么多人,谁知道这地方还隐藏了多少只?”

“那,那怎么办,你们得带上我,不能丢下我。”

牡丹:“你真很弱,啧啧,太弱了,带着只会拖累我们。”

“不要丢下我,呜呜呜……”

牡丹:“这么容易就哭了,你是不是想软弱我们心志,趁虚而入?说!你是不是恶骷髅!”

“啊,”云萱不敢再哭泣,泪水还挂在小脸上,“什么软弱心志,什么趁虚而入?”

“就是……”

我打断:“牡丹,你不要再吓唬她了,别吓坏了小孩子,她就是普通人,一般的精神力还驱使不动僵物,哪会有那么多的骷髅。”

云萱也是认同的点头:“我就是普通人,凤凰大人,不知何为精神力?”

牡丹回道:“精神力就是神识,是意念,精神力修炼到一定的高度,仅是一个念想就能让对手消失的悄无声息。”

“哇,好厉害!我可以学吗?”

牡丹:“不是谁都可以修炼,得查看有没有修炼的体质,废柴是想都别想了。”

“好想学,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体质?”云萱说着话身形晃了晃,险些摔倒,她吞咽了咽口水,“头有点晕,可能是饿狠了,萱儿已经饿好久了,你们有吃的吗?好饿,好久都没吃过东西了。”

我手一挥,几串果子摆到桌上。

仅是果子,她有些失望,但毕竟是吃的,欢喜的奔过来拿起果子就肯,一边吃一边咕哝:“若不是因为历练把空间袋里备足了很多吃食,早就饿死了。”

她吃了几个果子便浑身充满了力量,淬体术就这样进阶了,牡丹羡慕的不行,把剩下的全部一袖兜走。

“吃几个果子就能功力进阶,这样的好东西可不能浪费了,凤凰大人都赏给牡丹吧。”

已经被拿了去,还能说不吗?

牡丹美滋滋吃了些果子,也到一旁去修炼了。

云萱进阶后,看到桌上果盘已空很是失望:“那个,萱儿想问一问,凤凰大人还收徒弟吗?”

“收徒?”这可是从来都未曾想过的事。

“多谢师父!”云萱兴奋的慌忙下跪连磕了三个响头,端起茶几上的茶盏双手递了过来:“师父请喝茶!”

懵蒙,不解:“我什么时候答应过收你为弟子了?”

云萱一下子着急起来:“师父可不能说话不算数,萱儿问过师父了,师父分明是说过已同意收萱儿做徒弟了!师父,你就是萱儿的师父了。”

“我说了哪一句答应你的话?你一定是误会了,我从未想过收徒之事。”

云萱连忙抢答:“没有误会,是收徒的那一句,萱儿问师父收不收弟子,你说了收徒的,师父,萱儿已经是师父的弟子了,呜呜呜,师父不要丢下萱儿,呜呜呜……。”

书评(391)

我要评论
  • 陡然又&成困难

    陡然又有了精神,我四下观望,希望在这茫茫冰域能找到奇迹出口,然,冷意狠虐,挪动一下都成困难,又如何走到冰封绝境的尽头?

  • 寒光再&对。

    虽然有很大进步,但还是不够强,觉醒的传承记忆也没有提示,如果寒光再现,该如何应对。

  • 是晶莹&川,陡

    情况真不是一点点糟糕,也顾不上被摔成多少瓣,又连忙收集收集聚拢了起来,颤抖瑟缩着望了望周围,冷气狂肆,遍处都是晶莹剔透的冰雕,厚积的晶莹形成座座巍峨冰川,陡崖峭壁倒挂着锋利冰锥。

  • 缓了一&的冰缝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 到周边&一样,

    四下望了望,才注意到周边已经不一样,空气清新,仙气缭绕。

  • 不喜欢&嚣张的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