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问他的是四周空寂,与漫漫无尽的暗色。骷髅大怒,长啸吼叫。过了一会,骷髅完全停止暴戾吼叫,又就自言自语:“想出来了,我像是是有亲人的,他们统统去了哪里?都在哪里?”骷髅自言自语一阵,又提声大吼:“前面的那个家伙你停住,你说我,我是谁!我的亲骷髅大怒,仰天咆哮。。...

回答他的是四周空寂,与漫漫无尽的暗色。

骷髅大怒,仰天咆哮。

过了一会,骷髅停止暴虐嘶吼,又开始自言自语:“想起来了,我好像是有亲人的,他们全都去了哪里?都在哪里?”

骷髅自言自语一阵,又扬声怒吼:“前面的那个家伙你站住,你告诉我,我是谁!我的亲人都在哪里?”

谁有空理你一个脑子不正常的骷髅,继续迅速前进。

身后的暴怒声仍不依不饶呼喊着追上来:“你这么厉害,你一定知道,快说,等让我抓住你,你就没机会开口了,你别以为跑的快就能逃脱!”

“……”

骷髅尾随在后追行了一阵,终叹道:“算了,在囚仙塔里过了无尽的岁月,都不清楚海枯石烂了多少回,哪还有什么认识的人……”

“不对!我想起来了,全都死了,除了我,所有的亲人都死了,哈哈哈……”

骷髅狰狞的狂笑起来。

很担心他若一直跟踪下去,真能被他逃出时空乱流,如果真让他追到天蓝星,将会很麻烦,脑子这么不清醒,谁知他会干出什么凶残的事,趁其不备,猛然拍出一掌,瞬间骷髅被卷入时空乱流之中……

“凤凰!”

骷髅人在乱流中消失的最后时侯呼喊了一声凤凰!

惊怵!他是谁?为什么知道自己叫凤凰?又即刻伸手想要抓住他,可是哪还有骷髅踪迹,只见无尽的乱流卷浪般流向沉寂的虚空。

怔怔了许久反应不过来,开始怀疑他会不会是寂寞红红,仔细深思又不太像,他说他所有的亲人都死了,意思是有很多亲人。

还有,哪怕是寂寞红红脑子坏了也称呼自己小凤凰,而不是凤凰。

那这骷髅人又会是谁?

心中很不是滋味,无论有多少疑问暂也没办法弄明白了,时空乱流不允许停留,唯有继续飞行。

不知又过了多久,随着分身之力的拉扯,顺利的降落到地面上,收回外放的精力体,功力又飞越了好几个层次,这成长速度果然是没有一丝阻碍。

好奇的看了看四周,放出神识,镇外有人过来了,还没有想好让不让他们进来。

牡丹揉了揉眼道:“竟然有点眼花,刚刚好像看到了两个凤凰大人呢。”

重力囚仙塔消失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施术填平巨坑,种上各种各样的花花草草,立起一片苍梧翠林。

牡丹在一旁又继续道:“转悠了半天,就见着了一只骷髅,看来这个小镇上是不会再有活着的人了。”

“不,若大的一个镇子不能连一人都没剩下,你的功力还是修为不够,”我说着向一处高屋大院行去,边走边道:“分明还有活人,你却没有发现。”

“啊,那可真是太好了,快去瞧瞧,”牡丹兴致勃勃:“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值得我们寻找这么久,还以为整个镇子都是空无,竟然也还有活人?”

走进院内,也全都种满了花草树木,屋中因久末打扫到处都是厚厚的灰尘。

左右看了一圈问:“你瞧出什么了吗?”

牡丹连忙开口道:“瞧着这场地很是气派,定是小镇上最为富足的人家了,但是除了被尘化有灵气的宝物,并没一件贵重东西,想必是已经被人给取走了,而且也没发现被腐烂的食物,那人也应该是有储存空间之类的法宝。”

“在这里!”牡丹突然惊呼:“找到了,这里有个地下密室!”

牡丹用枝条蛮力打开了密室的门,朝下方喊:“里面的人听着,你的行踪已经被暴露了,快点出来!”

“你乱喊的什么,是在搜寻幸存者,不是捉歹徒。”

牡丹调皮的吐了吐舌,“里面黑呼呼的没动静,牡丹下去把人给找出来。”

“进去后好好的说话,不要再乱喊,会把人给吓坏了。”

牡丹:“吓唬吓唬,让对方放弃挣扎。”

牡丹去密室,我施了几个清尘术,将屋内全都打扫了一遍,积尘的室内顿时变的干净明亮。

寻了个地方坐下,沏上茶水刚尝了一口,牡丹绑着个人从密室里出来。

牡丹一出来便喊:“凤凰大人,底层密室里找到一个人,而且还是个女的。”

抬眼望过去,穿着像是贵族,只是有点脏,看她华丽的衣着打扮身份应是不凡。

我沉脸:“跟你说了太度好点,却把人绑着拽过来?”

“不想招祸就快把我放了,你们谁都惹不起!”女孩叫嚣。

“抽你又能怎样!”牡丹的法术枝条漫空飞舞着就要抽打过去。

“别胡闹,你且退一旁。”

我挥手阻止,又给女孩松了绑绳。

牡丹瞪了女孩一眼才退开。

女孩已被牡丹的法术震住,愕然的张大嘴巴:“你们看起来都很厉害的样子?里面黑漆漆什么也看不见,不知道是仙师到了,多有冒犯仙师莫怪。”

牡丹神气扬了扬下巴,居傲道:“这是我家凤凰大人。”

牡丹还想说几句,我打断:“行了,先说正事。”

于是牡丹又问:“小丫头,镇上的人都去哪了?”

喊别人小丫头,好像她是大人了一样。

我仔细打量,少女不过才十二三岁的小年纪,唇红齿白玉面粉腮的一个小美人,虽然这个年龄小少女都娇嫩的像花儿一样,能让人眼睛一亮的俊美也并不多见。

女孩不明所以而然,怔愣了半晌才问:“什么镇上的人,镇上的人都怎么了?”

“你会不知道!”牡丹撇嘴。

我放下了茶盏,对女孩道:“我们是路过此地,很奇怪空空的村镇只有你一个人?”

小女孩惊愕的瞪大了眼睛:“这么大村镇只有我一个人了!镇上的人全都不见了吗?肯定是魔兽!”

牡丹沉下小脸:“这里除了你,再没第二个人了,当然你说什么是什么,但是,我们不是傻子,若真是魔兽围村,多少都会留下一些痕迹,哪还用得着问你?”

女孩头摇得像拨浪鼓:“我真不知道,一点痕迹都没有?竟然有这事?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整个村镇只剩下了你一个人,实在很可疑!”牡丹目光紧盯住小女孩,一字一句道:“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你非善类,你快老实招供,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不是我,我真不知道这怎么回事,”女孩恐慌的连忙摇头:“我叫云萱,在高武学院举办的历练之地遭人暗算,险象环生才逃到这个小镇上,谁知又遇歹徒,再醒来就被关在这间地下密室里了。”

牡丹:“高武学院?很高级的样子,不过你的等级修为却也没有多高嘛?”

云萱紧张的又继续道:“等我终于想办法逃了出来,却又怎么都闯不开这屋外的禁制,本来还很奇怪,是不是有人想把自己活活的饿死在这里,原来是因为这镇上的人全都不见了吗?”

“那又是谁布的阵法?鬼打墙一样,第一回见这种事。”

牡丹冷哼:“借口,那么多么人能是说不见就不见的吗?若真是与你无关你又是如何活了下来?有地下密室的村户并不是只此一家,别人怎么就没能保住小命?”

云萱张了张嘴,似乎再如何解释都显苍白无力,急的险些要哭出来。

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气怨道:“一定是恶魔之眼,一定是可恶的恶魔之眼又出现了!”

牡丹怔了怔:“恶魔之眼?”

“对,恶魔之眼,”云萱面色沉痛道:“听说恶魔之眼一旦出现,便是一切生命的寂灭,所过之处没有活口,一定是这样,不然,那么多人不会消失的没一点痕迹。”

书评(195)

我要评论
  • 这混沌&到紫雾

    这混沌紫气可不是一般雾霾,即使是他,也未必能透视到紫雾最深处。

  • 除了冰&没有什

    漫无边际之中除了冰冷什么都没有,记得之前一切都被那寒光吞噬,难道就没有什么活着的生灵?

  • 费力飘&自己还

    费力飘过去却失望,对方比自己还凄惨,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冻成了剔透晶莹的冰团团,那冰凌是凝结在寒冰玉树上,正好形成一朵美丽的琼花,原来冰域美景是如此形成。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