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颌首,面向高龙旋与凤凛,道:“我所在之地都乙木识查询过,并没有意外发现三位祖女,但是我会再次找寻,也可能会有些地方会被神识屏蔽。”“你们不需要太心急,我们分头行动两处找寻,只要你她们还在,就肯定会找到了。”祖凤:“你那边恐怕希望能并不大,她们是在这时空门走丢,我“你们不用太着急,我们分头两处寻找,只要她们还在,就一定会找到。”。...

我颔首,面向龙旋与凤凛,道:“我所在之地都用神识查看过,并未发现两位祖女,不过我会继续寻找,也可能有些地方会被神识屏蔽。”

“你们不用太着急,我们分头两处寻找,只要她们还在,就一定会找到。”

祖凤:“你那边估计希望不大,她们是在这时空门走失,我希望凤凰大人可以帮忙大家合力打开时空门,从这儿过去寻找她们。”

乌鸦:“这样也行,谁知时空门下次什么时侯开启,干等着是耗费时间。”

祖龙:“这办法很好,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我祖龙都会变成骨龙了,若真是到了那时的苍老年纪,即使找到她又能怎样。”

我犹豫:“强行开启时空门?我寻人心切也不敢盲目相助,不知那道门硬被打开会触碰什么禁忌,你们最好还是考虑清楚。”

祖龙:“我们都已经决定好了,开始吧,必须走这一程。”

祖凤:“凤凰大人不必再劝,不找到她,我寝食难安。”

我说:“就算可以进去,也不一定能找到她们,更或许里面什么也没有,只能漫无目的飘到哪里是哪里。”

“那也必须得去!”

“当然要去,坐等在这也不能就将她们等来了。”

祖龙祖凤两人异口同声。

“行吧,你们的事自己决定吧。”

我点了点头,又扭脸问:“乌鸦,寂寞红红在何处?”

他被问的一懵:“当时只顾着逃命,没头没脑的乱闯,也没记住那是在什么地方。”

龙旋:“能把东君殿下给追的逃亡,这么厉害的人物,我竟然没听说过,不认识。”

凤凛:“第一回听说这个名字。”

“你们来找飞云飞凰的时侯,便是在寂寞红红的府上,你们忘了?”

凤凛:“什么相貌特征?”

“他一身红衣。”

两人又是摇头:“可能是太久远了,想不起来。”

我边走边思索,找不到寂寞红红就先去异界助寒光珠化形,之后在考虑别的。他又不是现在受的伤,那么久都没死,肯定死不了。

一行人到了两位祖女消失的地方,众人使出全身力量将门开启。

耗尽灵力也只是堪堪把时空门打开了一道小小的缝隙,而就是这小小缝隙也足够了,祖龙与祖凤两人立刻飞身迅速挤了过去。

看着他们进去,才收力关闭通道门,虽然消耗了所有的力量,不过这种超体力消耗休息一下便可以恢复,最忧心的是情况不明,他们现在遇到了什么全都不得而知。

“小灵雀,你脸色有些苍白,有没有受伤?”乌鸦问完又担忧道:“先回去歇歇吧。”

“无碍。”

想到乌鸦与通天先前争论那楼阁的法宝,我伸手又招出来一座宫殿法宝赠送给通天。

通天双手接住:“好宝物,外观寻常,内里宏伟自有乾坤。”

对于掌控能力的圣尊,这种法宝只要材料齐全便可挥手而成,他们所欣赏的也不过是冰魄的唯美,既然如此便各送了一座。

“此次一别,不知还有没有见面的时侯,你们有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

两人都没开口,我又补充道:不说可就没机会了。”

乌鸦摇了摇头:“我的要求就是再无别离,无论去到哪里你要记得,我乌鸦流的是与你一样的血液,我们是亲人,不要忘了我。”

我点头:“怎么能忘,我永远都会记得。”

乌鸦:“成年即是离别?”

通天也幽幽开口:“正是,终会有别离,每回想起,倍觉孤漠,再也回不了曾经时侯。”

“……,我会一直都在的,就当我在闭关那样,你们谁没闭过关?我这是与他相守,也算是心愿有成,应该得到祝福才对,你们得祝福我,不要如此伤感了。”

乌鸦挠了挠头:“哎,就是想表达一下关心呀,谁家嫁女儿不难过落泪,真怕你会把我给忘了。”

“当然不会忘,你们保重。”

乌鸦:“去吧,去吧,只要你开心就好,终达成了所愿,你与他也算是神仙眷侣了,真是令人羡慕的紧,我的要求就是让他早日恢复,等你们回来,这要求并不过份,你务必得答应。”

通天:“盼两位圣尊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祝福真让人羞涩,我点了点头,迅速遁走,瞬移到千里之外。

有化外分身精神力体的存在,目标明确直往天蓝星,虽然穿越时空容易了很多,但仍然得经过时空乱流,也还是危险重重。

相隔无数亿万光年的异世时空根本不在同一频率上,并不是有座标定位就能施行穿越了。

突然,有个东西迅速追击了上来,我愕然,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时空乱流险象无处不在,已经行程很受阻力,这会又遇上不明生物?

那是什么东西?

时空乱流之中的生物?

我又连忙查看自身有何不妥之处,是露了什么破绽而被不明生物追赶。

在时空乱流之中,时间很弥足珍贵,每一分一秒都有可能发生意外,即使速度快如一阵风影掠过,却也躲不过精神力的搜索。

估计是那东西察觉到灵力波动,所以才追踪了过来。

那个东西速度极快,转眼便能看清是个人形的骷髅,我又是震惊了一下,他不会是囚仙塔里出来的那个骷髅吧?那个家伙撕裂虚空坠入乱流,还能在时空乱流存活至今?

时空中应该没有太多生命体。

很有可能就是同一只骷髅。

突然思绪被打断。

身后的骷髅人传音过来:“你是谁?为何会让我有一种熟悉之感?你快点告诉我你是谁!”

声音空灵的飘送过来,却是怪异又刺耳的漏风破音。

我心中思忖,不久前才刚与他打过一场,还差点要了他的命,当然会令他感觉到熟悉。

若非是骷髅人在囚仙塔里待得太久,使身体头脑都迟钝呆滞,对付起来还真是有点麻烦。

这家伙在时空乱流都不死,如此厉害,竟然又被遇见,真是头疼,若是真的会打起来可就不好了,一不小心就能被黑暗中的乱流之力搅碎。

追在身后的骷髅又扯开怪异的声音吼:“太久太久没有听到人的声音了,你告诉我,你是谁?而我又是谁!”

告诉他他是谁?说了就能让自己走吗?不能吧?疯狂的骷髅或许还会想知道更多。

不对,鬼知道他是谁。

骷髅又怒吼:“你站住!你是逃不掉的,你最好不要企图激怒我!”

“你竟然不会被我精神力干扰,逃得倒是够快!好吧,或许你不清楚我是谁,所以才害怕想逃走,我可以保证不伤你性命,只要你回答了我的问题。”

处处乱流翻卷,险中求生的危境,鬼才想回答他的问题。

骷髅:“不要企图反抗,在我面前你没有逃跑的资格,你不清楚我是谁没有关系,再换一个话题,你是谁?”

“你必须回答我!你是谁!”

书评(433)

我要评论
  • 己幻化&不知道

    想用灵力将自己幻化成与现在不一样形状,却又不知道,不一样又该是什么样子?

  • 光里是&盖之处

    也不清楚那寒光里是什么厉害角色,像个永远都填不满无底袋一样,吞噬了这么久依然毫无阻碍压力,凡事被冷芒覆盖之处,全毫无遗漏被扫荡一空。

  • 进阶迹&象,多

    吸收灵气速度堪比寒光珠恐怖吞噬,但是丹田太过于庞大,丝毫没有进阶迹象,多少灵气在庞大丹田之中都是杯水车薪。

  • 着望了&望周围

    情况真不是一点点糟糕,也顾不上被摔成多少瓣,又连忙收集收集聚拢了起来,颤抖瑟缩着望了望周围,冷气狂肆,遍处都是晶莹剔透的冰雕,厚积的晶莹形成座座巍峨冰川,陡崖峭壁倒挂着锋利冰锥。

  • 落在他&法想象

    当目光落在他身上,又松了口气,有他在怕什么,他能将自己从冰域绝境带出来,可见实力已强大到无法想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