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异,太怪异了,王!再撤离战场十里吧,上次突然间就有一股子的冷风,一下子吹到奴的脖领子里,哎呦,那个阴深深地的吓死人呐……”祁王在前边走,小路子在身后急得什么似的嘟嘟嚷嚷,看见祁王伸出手摘花,被被惊吓的差点昏过去的。“王,小心花毒碰严禁!”祁王不我以为然“王,小心花有毒碰不得!”。...

“诡异,太诡异了,王!再撤退十里吧,刚才忽然就有一股子的冷风,一下子吹到奴的脖领子里,哎呦,那个阴深深的吓人呐……”

祁王在前边走,小路子在身后急得什么似的嘟嘟囔囔,看到祁王伸手摘花,被惊吓的险些昏过去。

“王,小心花有毒碰不得!”

祁王不以为然:“你错了,这么漂亮的花怎么会有毒,最毒的是人心。”

小路子焦急又无奈:“王,快扔了它吧,越是漂亮之物越是巨毒无比呐。”

祁王欣赏的闻了闻花,“你是想说,比如蛇越艳丽越是巨毒是吧,但是我就知道这朵小花不会有毒。”

“等查觉到中毒也就晚了呐。”

祁王好笑的摇了摇头:“这么小小一朵,就算有毒也伤不了本王。”

祁王话没说完手中的花便被人夺去扔到了地上,他回头看是铁命。

铁命面无表情。

祁王怏怏不悦,满眼可惜的看着地上的花朵。

小路子深怕祁王还会去捡那朵花,他上去就是一脚,用力的把花朵踩了又踩踏碎成泥。

我不得不出手将牡丹救下拽回到空间。

“你是怎么回事?已经解开了你的禁锢,还傻傻的差一点被人给踩扁了,你都不记得躲一躲吗?”

牡丹羞涩垂着头支支吾吾:“那个,那个祁王是个男子?……”

我挑了挑眉:“男子怎么了?这样就看傻了?”

“才没有看傻,别说了嘛,人家也会难为情哒,”牡丹羞涩的拽住我的衣袖,把脸整个埋藏了起来:“才不是你想的那样,而是因为很好奇呀,原来男子是长成那个模样。”

“你怎知我是想了什么?”我又好奇问:“那在场的好像全是男子,你怎么就只注意到了祁王?”

牡丹羞涩的咕哝:“因为那些人只有祈王与牡丹年岁差不多,所以才多看了他一眼。”

“嗯,你只是不小心多看了一眼而已,顺带的差一点把小命也给搭上。”

牡丹听了还认同的点了点头。

“刚刚吓死牡丹了。”

“你看人看到连自己的性命都忘了,真有那么好看?”

牡丹刚抬起的头又羞涩的低了下去,脸埋进衣服里口齿不清的咕哝:“人家是没有见过嘛,下次绝对不会了。”

说完牡丹又问:“凤凰为何禁锢了牡丹呀?”

“本该重罚你,灌输给你的知识你领悟了多少?”

牡丹想了想说:“基本上是都领悟了。”

“既然已悟懂,就该明白为何禁锢你,下次再伤人性命,你就永远只能留在这空间里,不要再出去了。”

“牡丹很是看不惯他……”

“看不惯的事有很多,不是你能管得了的,除非你想一直待在空间里。”

我抬步向外走去,牡丹放开的手又赶紧撒娇的攀缠了过来:“凤凰你去哪里呀?牡丹也要去。”

带着牡丹走出空间,空间是从哪进去还会从哪出来,刚一出现站定身形,守在一旁的寒光珠立刻愉快的窜了过来,轻轻一跳落到我的肩膀上。

寒气袭人,我心中却热热的温暖,他是看见自己是从此处离开,所以才一直的守在这里等着自己吗?

曾经才碰着一下他的衣角,他都说男女授受不亲,而如今没有情感思想,变成了一颗冰珠子,反而会粘人了。

牡丹看到跳来跳去的寒光珠,很是欣喜:“好可爱!就是别冒冷气就好了,他没有眼睛呀?是怎么看见我们的呢?”

“哎呀,还有小情绪呢,”牡丹又愉快的呼喊:“凤凰,你快看呀,他好像是在看我了呢!虽然他没有眼睛,但是我就知道他注意到我了!”

牡丹说着就想把手伸过去,突然,寒光珠亮起寒芒,我心知不好连忙将他捧到了手中。

“唉,”我叹息。

虽然炼制了最适合他修炼的生息珠,但是却仍感觉到是将要把他关押了起来,心中郁郁的烦闷。

牡丹却在一旁羡慕的不行,又下意思想把手伸过来,寒光珠的冷芒也又腾地一下子冒了出来。

“哎呀,原来是眼睛的呀,凤凰大人快看,好有趣,寒光珠好玩……”

我无奈开口:“寒光珠没有善恶思维,你不要再若他不高兴,他一不高兴就会发出吞噬之光,被他的寒光碰触到,一切都会化成虚无,没有生还的可能。”

“这么厉害!”牡丹后怕的拍了拍胸口,“还好刚刚没有碰到球球的寒光。”

“别叫他球球,”我低下头问:“还是给你起个名字吧,你想有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呢?”

“……”他当然不会回答。

“你现在真像个球球,但你是大尊者,怎么能叫球球呢。”

“球球很好听呀,”牡丹又思考了一长窜的名字,“圆圆,团团,小团子,小圆儿,还是小圆儿好听。”

我一律无视之,若是他恢复苏醒,名字却是叫什么圆子,多难听。

我又用心的认真想了想道:“你的名字就叫安宁可好?希望你所到之处一切安宁,不被你破坏。”

牡丹却是很不赞同:“不好听,起了另一个名字会感觉到变的陌生了,你看他一身的寒气冷芒,不如就叫寒光。”

“好吧,那就还叫寒光珠。”

“哇!我赢了,小球球以后就叫寒光,你听到了吗?你叫寒光!”牡丹又是一声惊呼:“凤凰,他看起来很凶呀,牡丹多说说话,他就不会排斥了吧?”

“寒光,你认识我了吗?我是牡丹,你一定要记住牡丹呀,下次可不要再胡乱的用冷芒伤到我了,牡丹会陪寒光一起去玩捉迷藏,是你的好朋友,除了凤凰,只有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哦。”

牡丹一遍遍的叙叙叨叨,寒光球依然毫无反应,她好奇的总想伸手触碰,但是又不太敢:“寒光,你记住牡丹了吗?一定要记得牡丹,下次不要再伤到牡丹了,我可打不过你,受伤了会很痛很痛哒。”

牡丹叙叨了一会没回应,有点沮丧:“凤凰大人,他还是不想理牡丹怎么办?”

“他现在就是一个毫无思维的寒光珠,怎么能理你。”

牡丹又担忧的问:“那他什么时侯才能长大呀?”

无法回答的问题一律无视之。

真很是不忍这么快就要把他送进生息珠里,又带着寒光去了小镇曾经最繁华的市集上,封闭了一年的小镇,还能感觉到微弱的生命气息,一定得过去看看。

书评(181)

我要评论
  • 最深处&。

    这混沌紫气可不是一般雾霾,即使是他,也未必能透视到紫雾最深处。

  • 才注意&已经不

    四下望了望,才注意到周边已经不一样,空气清新,仙气缭绕。

  • 了,只&要有他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 &个词真

    亲人这个词真好,可以相依为命,可以念念牵绊,提及亲人这个词,都是满满愉悦和幸福。

  • 来想去&一切未

    我在宁静中思来想去,不断释义着温馨亲人这个词,不断自以为了解一切未知,也不断反复委屈着。

  • 他在这&渺渺,

    又回头看他,他在这茫茫天地之中渺渺,却在我心中亲切温暖。

  • 不容易&了。

    明知危在旦夕,也得争分夺秒与光速赛跑,刚睡醒就遇到这等危险,大脑正迟钝着还记得惜命,真是太不容易了。

  • 间计算&漫长。

    只感觉视力范围内空间太小了点,就像置身于圆形的壳里,也没有时间计算过去了多少个漫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