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边禁地。我从入定中睁开眼睛眼,向上伸展神识看了看周围的情况,众人也都各自住处修练,宁静的行廊庭院里,特有唯美琼花冰凝中簌簌摇弋。站起身回去,迈步穿行在冰寒的茫茫雪径上,一枝梅花档住了路,伸出手摘了下去低下头闻了闻,一股清凉舒爽带寒的芳香扑鼻而来而来。心中却思我从入定中睁开眼,伸展神识看了看四周的情况,众人也都各自住处修炼,安宁的行廊庭院里,独有唯美琼花冰凝中簌簌摇曳。。...

另一边禁地。

我从入定中睁开眼,伸展神识看了看四周的情况,众人也都各自住处修炼,安宁的行廊庭院里,独有唯美琼花冰凝中簌簌摇曳。

起身出去,缓步行走在冰寒的茫茫雪径上,一枝梅花挡住了路,伸手摘了下来低头闻了闻,一股清凉带寒的芳香扑鼻而来。

心中却思索,该去僵尸界一趟了,他最后呼息出那口气没来及收取,被寂寞红红将之化成残魂囚禁在小人参中,必须把他呼出的那口气找回来,再给小蘑菇重新开启灵智换个芯子,让小蘑菇走完他的一生,才不至于混乱了以后的自然秩序。

又想到他如今变成了寒光珠,不知何年月才能恢复如初,心中烦乱不知不觉地挥袖轻舞。

直到舞累了才停了下来。

垂眸细细观赏手中红梅,柯枝上的琼花玉瓣娇嫩,这样的朽株枯木,竟然在冷寂的冰雪里绽放了花香。

苍茫天地,冰花朵朵红梅点点,满眼风光,却是支影萧萧,何时能等到他来欣赏凤凰的舞姿,聆听凤凰的歌声,悟懂凤凰的琴音。

凤凰的琴曲只为他而弹奏。

“小灵雀,你回来了!”

寻声音望去,乌鸦站在楼阁之上,在窗前挥了挥手,便纵身飞落而下。

他一落地立刻问:“找到他的元神魂魄了吗?”

很难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又不想被担心,只好点了点头:“他的魂魄在我这里了,我还须再去僵尸异界一趟,我对僵尸界一无所知,还须你帮我打开通道。”

“是去开启小蘑菇的灵识走完无极之后的路程?”乌鸦问。

“办完这些事我就会离开这里。”

乌鸦怔了一下问:“去哪?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这里不好吗?”

“他不在这里。”

乌鸦:“那就让他回来。”

怎敢将他放出来吞噬,必须把他找个地方安置,不然,万一不小心没看住,吞噬之光再现,太可怕了,就算是在生息珠里,也不能保证不会被寒光珠跑出来。

那边修炼中的三人听闻人声连忙出来。

乌鸦瞥了一眼,又转脸问:“你是不是不想被担心?所以才又故意隐瞒了什么?其实他已经不存在了是不是?”

“是真的,我还须寻找两位祖女是不是也在那里,所以,现在还必须留在异界。”

“不对,还是不对,”通天狐疑的走过来,“师祖的魂魄在你那里,这句请上尊解释解释是个什么意思?师祖既然隐于一方,又因为什么原因还没有转生?而是在你那里?”

“一定要知道吗?”

乌鸦无奈道:“你这么一说就更令人担心了。”

通天点了点头,等待后继。

我皱眉又叹息:“不知为何他并没有元神魂魄,回到过去两次看到的都只是一颗寒光珠。”

“寒光珠?”通天惊喜:“或许师祖并没有死,上尊为何不把他带回这里呢?”

我摇头凄然苦笑:“他的确不会死,但是,也没有思维,只知道需要补充能量随意吞噬掠夺,他所过之处是万里皆化为虚无,怎敢让他出现?”

“那你岂不是也很危险!”乌鸦大惊失色,急道:“我从来不想多说什么,但是这一次,必须说,你的执念根本是个错误,没有思维就像是没有情感狂暴的凶兽,凶兽只想把能吃的全都吞食到肚子里。”

“即使是凶兽也不食主,何况他是人,他记得我。”

乌鸦:“那也很危险!”

“我知道该怎么做。”

“……”乌鸦:“好吧,幸与不幸只有你自己才知道,但愿他不会像凶兽那样一饥饿就发狂。”

他顿了顿又道:“先去僵界吧,那个僵界的你寻找了无数年都没能找到大尊,肯定很是痛苦难熬,你还是早一点去帮帮过去的自己吧,也能少受一些苦罪。”

我向众人点了点头,下一瞬间便由乌鸦打开通道去了僵尸界。

降落到了僵尸界,还是走错了光年来晚了一点,不过也还不算太晚,小小蜂鸟正守着埋种了半截参的地方,已经不记得自己在这里守了千年还是万年,一直没能等到那半截参长出枝叶。

曾经的自己的确够执着,执着的傻气,也不仔细想一想,时隔了那么久,就算是至尊宝器也早已在地下生锈破损,更何况是已经腐烂的半截参,只怕那参早就已经烂成了泥。

我看了看悬崖峭壁,已经记不清当初埋参的位置了,怎样才能让小凤凰相信她的判断,相信蘑菇就是半截参长的新芽?

我想了想干脆将悬崖移走,这样小凤凰就不会怀疑埋参的位置。

曾经以为穿越时空惹到某大能者,才被一路追杀,连悬崖都被那大能者移走了。

现在才知道,原来悬崖是被自己给移走的。

移走了悬崖,我大吃一惊,半截参!小参竟然还没被腐烂?这参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竟堪比仙物,在地底埋了那么久仍然是完好无损?

又想起小人参是个能量体,可不就是个仙物,又怎会被污土浊化。

虽然小参没被腐化,却也变小了很多,定是被他的魂魄吸收了能量所致。

将他残魂取走,把小参又埋回原处,催生出一颗小小菌包,再又给小菌包开启了灵智,算是完成了自己该做的事。

进到空间里,他的残魂有舒醒征兆,连忙将他带去冰魄幻界,将残魂回归本源。

进到冰域,他并没有马上消失,而是睁开了眼睛,好奇的四下观瞧。

“你,你怎么不消失?”

“唔,消失?”他茫然。

我耐心解释:“是这样的,这里是在大尊的神识之中,你也就是他,既然是回归本源,来到这里就算你不消失,也应该是化成寒光珠才对,你就是他呼吸出的一口气而已,却为什么还存在着,而不回归本源?”

“还存在着?”他疑惑。

“……”看来是沉睡的太久了,还不太清醒?

“我记得你,你是小凤凰。”

“……”还攀谈上了?

他又问:“我们这是在哪?”

“……”什么情况,他不知道这是他自己的冰魄幻界?

本源之力呢?

本源不出来将分身回收?

有些焦急,总感觉是哪里不太对,“这是在你自己的冰魄幻界中,你这个残魂怎么还不消失呢?”

“消失?好吧,那我就消失吧,你看,我消失了,马上就消失了哦……”

惊悚,这人真的是大尊吗?

书评(82)

我要评论
  • 四下望&才注意

    四下望了望,才注意到周边已经不一样,空气清新,仙气缭绕。

  • 奇特,&了。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 停下来&样就已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 不在吸&海,沉

    很快修炼到忘我境界,浑身上下左右无处不在吸收灵气,越来越多的灵气卷起庞大灵气漩涡,如开闸潮水到枯海,沉寂丹田。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