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危险才是最好玩儿儿,牡丹都都快闷死了。”“……”“牡丹太高兴了,”牡丹喜上眉梢,情绪十分兴奋:“越是有危险才越是能历练成长,本我以为牡丹一生都要在此默默的的平平淡淡一直这样,真很非常感谢凤凰大人给牡丹一次历练机会。”牡丹:“对了,她们为什么都要叫你大人呀“……”。...

“有危险才是最好玩儿,牡丹都快要闷死了。”

“……”

“牡丹太开心了,”牡丹喜上眉梢,情绪非常激动:“越是有危险才越是能历练成长,本以为牡丹一生都会在此默默的平淡下去,真很感谢凤凰大人给牡丹一次历练机会。”

牡丹:“对了,她们为什么都会叫你大人呀?”

“因为大尊者。”

“为什么因为大尊者?”

“他辈分高,德高望重。”

“什么是辈分德高望重?”

“……”问题真多,不过,关于他的话题很愿意多聊几句:“被人尊敬的人就是德高望重。”

“那大尊者是谁呀?”

“以后你就知道了。”

望着牡丹兴致勃勃,我又严肃叮嘱:“一会儿将你送到外面的小镇上,那个村子的阵法内困着个能吞噬一切的寒光珠。他很危险,不要伤害或靠近,你只须守在大阵的外面就好,看住别让他破开了阵法,若有什么不好的情况即时告诉我。”

牡丹:“那么危险为什么不废了他呀?万一被逃出来了怎么办?”

“他以前不是这样,他只是受伤了很需要能量恢复。”

“哦,是为什么受伤的呀?”

“好了,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打断:“可能会让你在那大阵外之外守很久,你有什么要准备的吗?”

牡丹:“没有什要准备的,凤凰不与牡丹一起去吗?”

“我需炼造生息珠。”

牡丹顿时萎靡不振似泄了气一样:“没有凤凰,只有牡丹一个人去,不好玩了。”

“这不是去玩,须随时提高注意力,不能让寒光珠出来乱跑。”

“那好吧,”牡丹怏怏的,没了先前期盼探索的兴致。

牡丹耷拉着脑袋转而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那个寒光珠会陪牡丹一起玩吗?”

“阵法你又进不去,你问的太多了,待我炼成生息珠,就会把他接进来,你就可以回来了,这是任务必须完成。”

“是!凤凰大人!”牡丹仰首挺胸终于有了自豪感:“牡丹保证完成凤凰交待的第一个任务!”

牡丹说完又小心翼翼开口:“凤凰,牡丹还想弱弱的问一句,等完成了任务,是不是牡丹就可以跟随在你身边了,牡丹不要一个人留在这里。”

“如此好的修炼环境,别人想看一眼这样的混沌紫气都是看不到,你却报怨?”

“不要,这里无论有多好,牡丹也不想只有一个人。”

“你是因为生长在我的私人空间里才会觉得只有你一个人,在此之外还有众多百花仙子,你要去见一见吗?”

牡丹:“她们都不想到凤凰所在的地方去,一定是些顽固而无趣之人,还是不要见了,牡丹又不认识她们,才不想被约束了,万一她们不允许牡丹跟随凤凰,那可就糟了。”

“此事以后再议,我急需闭关一段时间,你先到那村镇上守护着寒光珠去吧,千万注意安全,这异界吃人的魔兽非常之多,时刻都需提高警惕。”

挥手把牡丹送到村镇上的阵法之外,观察了一下不会发生什么意外情况,才全神贯注的把所有精力放进空间里。

在空间里布置好阵法,便开始炼制生息珠,先是取用些了鸿蒙紫气,水是玉池甘泉,土为仙壤沃土,景是百花仙种,所有上古遗留为他炼造成生息珠。

时光穿梭日月飞转。

整整炼制了三百日夜,进一年的光景,在生息珠最后成形之时,村外终于有人来了。

“王!”

一声哭嚎响彻空寂山野:“王,你不能再向前去了……呜呜呜……”

被称作王的黄衣少年停住脚步回身道:“让你们都别再跟过来,你们一个个连本王的话都敢不听!”

“王,让属下去吧,豁出去属下也就一条奴才命,不惧恶魔之眼……呜呜呜……”

一位锦衣官服的人冷笑道:“不惧?不惧那你还嚎啕个什么鬼?为了祁王的安全着想,你们就陪同祁王一起进镇去吧。”

众人低眉顺眼没谁敢再出声。

锦衣官员见无人挪步,暴怒喝问:“本钦差的话你们也敢违抗!”

众人听了又是一片嚎啕哭声。

“都别在嚎了,”黄衣祁王甩袖道:“若是真有恶魔之眼,不会快一年了都没动静,既然如今此处成为本王的封地,本王就不能推卸责任,本王就亲自进村去查看,究竟是恶魔之眼,还是奸细在作乱。”

黄衣小少年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派一个娃娃来送死?

祁王走了一步,被一黑衣冷面护卫拦住:“等等。”

“还等!都等一年了也没见到什么结果!”一旁锦衣钦差官又是大怒道:“现在本钦差命令,你这贪生怕死狗奴才立刻进镇去查探!”

冷面黑衣护卫不为所动。

站立在祁王身后的铁甲卫面无表情冷嗤:“这不是等来了祁王么。”

冷面黑衣卫伸手做了个禁声的动作,伏地仔细倾耳细听了一会,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才转身面无表情的道。

“无法探查,可能有古怪,不可轻举妄动。”

“你就是贪生怕死!”

钦差官员又是一阵嘲讽:“凌战,你以为你现在是个什么身份?你现在就是个奴才了,有你插嘴的份吗!既然你看出了古怪,你就替祈王去看看吧。”

凌战面无表情:“钦差大人,你比王的身份更尊贵吗?王都还没有发话,有你什么事?”

“至少能砍了你的脑袋!”钦差官又居傲喝道:“圣上派谴本钦差来监督辅佐祁王,本大人不指挥谁来指挥,难不成让给你这个狗奴去瞎折腾!你如今也只不过是被放逐到边荒之地的一个犯奴,还敢在本钦差大人面前耍横!”

钦差官斥责完,见凌战仍是站立未动,没有挪步进入村镇的打算,更是勃然大怒:“来人!把他给我砍了!”

忽拉过来一群冷面兵士全身铁甲黝黝寒光,如狼似虎的阴鸷眼神隐在头盗的暗影里,阴冷瘆人,接着再忽拉又围过来另一批祁王的护卫死士,双方冷漠对峙只待一声令下。

“反了!反了!你们这全都是想造反了!”钦差大臣暴跳如雷之后又冷静了下来大笑:“哈哈哈……”

“祁王你隐藏的可真是够深啊,总算是让本大人抓住了把柄!”钦差官说完又是得意的一阵大笑:“哈哈哈……”

“是你自己找死,可怨不得本大人呐!”

祁王叹息一声拱手道:“钦差大人,本王不懂大人何故发难,本王才刚到此边荒蛮地,一无兵士壮雄心,二无强权横狂胆,如何会有愚蠢犯上的狂念?”

“本王很是费解,拿下了本王,你是觉得你一个人就能解决恶魔之眼吗?”

祁王顿了顿又道:“并非是本王阻拦钦差大人,而是如今正用人之际,就算有什么误会也都暂且放下不提,此刻最为重要的是如何渡过眼前这一道难关。”

书评(159)

我要评论
  • 浮现一&个问号

    那光芒飞的极快,心中才刚浮现一个问号,霎时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寒气四溢,冷雾腾腾。

  • 冰凌的&向飘啊

    恐惧漫延,不想也被化成那冰凌的一部分,选了一个方向飘啊飘,飘到筋疲力尽,仍是茫茫冰川望不见尽头...

  • 沮丧,&情绪低

    沮丧,情绪低落,为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近在咫尺距离阻隔。

  • 只是挣&冻成了

    费力飘过去却失望,对方比自己还凄惨,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冻成了剔透晶莹的冰团团,那冰凌是凝结在寒冰玉树上,正好形成一朵美丽的琼花,原来冰域美景是如此形成。

  • 丹田太&象,多

    吸收灵气速度堪比寒光珠恐怖吞噬,但是丹田太过于庞大,丝毫没有进阶迹象,多少灵气在庞大丹田之中都是杯水车薪。

  • 长,以&了他。

    不知又经历过多少漫长,以为自己被冻死的时候,寒冷消失了,我苏醒,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