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可奈何的后转身准备好跑开,却见老伯离体的魂魄,化为了灵力飞向寒光珠。我惊问:“你收来一个怯懦魂魄的能量做什么?小小魂魄的能量对于你又能有多少用处?”寒光珠的意念波动,传递的意思好像在说很饿很饿,很需更多人的魂力补充能量。疯狂掠夺被吞噬?原来是他的被吞噬之我惊问:“你收来一个懦弱魂魄的能量做什么?小小魂魄的能量对于你又能有多少用处?”。...

我无奈的转身准备走开,却见老伯离体的魂魄,化成了灵力飞向寒光珠。

我惊问:“你收来一个懦弱魂魄的能量做什么?小小魂魄的能量对于你又能有多少用处?”

寒光珠的意念波动,传达的意思似乎在说很饿很饿,很需要更多的魂力补充能量。

掠夺吞噬?

原来他的吞噬之力并没有消失,他只是没有使用过而已。

我惊住,内心久久无法再平静,他如今只是毫无思想们寒光珠,饿了就得吃,想要成长就只能依靠吞噬吗?

难道他以后都只能四处掠夺?

茫然,这以后该怎么办啊?

记得初见时,自己连同周围的一切也是这这被他吞噬的,唯有自己在极寒的冰域中活了下来。

又是一道寒光闪过,我下意识的去看那村镇,周围哪还有什么村镇,全都没了,村镇上的所有人转眼全都不见了,不见了!

如果必须吞噬才能让他有足够的能量苏醒,寒光珠是万不能再出现,吓到人是小事,若是再来次屠村或是屠城什么的,永远都弥补不了心中的愧疚。

但是,怎样才能看住寒光珠?

能行能动之物,不是随便的放置在哪就能搁在那儿不挪地方了,真是难办,毕竟空间里也居住着生命,一不小心就能被全屠屠了,难道必须永远把他关押起来?

我用力摇头,拒绝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关押是绝不可能,想都没想过会把这么恐怖的词用在他身上。

思来想去,除了关押没有办法能阻止吞噬。

为了不伤及无辜,也只有先委屈一下寒光珠,或许应该只把他当成一个冰珠而不是大尊者,这样内心才会好受一点。

我决定炼造一颗生息珠供他慢慢恢复苏醒,把他放进修炼环境更好的生息珠里,然后再将生息珠搁进空间,这样便可安全又放心了。

只需将浓郁灵气压缩成粘稠玉髓源源不断送到生息珠中,任他吞噬。

要炼造生息珠就得先找个地方住下来,此等极品至尊级宝物非是短时间能炼成。

四下看了看,这个空空小镇倒是安静,住多久也都不会被人打扰。费点时间在此炼造了生息珠,然后再起程去打探消息,无论飞凰和飞云在不在这个异界时空,自己都得去找一找她们。

有了落脚住处,还得备材料,得去空间看看炼造生息珠的材料全不全,仓库积存太久肯定很是零乱,又得费些时间功夫慢慢收拾。

走进空间里,一枝漂亮艳丽的花朵伸展了过来,美丽花朵非常好奇的问:“凤凰?”

我诧异的点了点头,心中却很是纳罕,已经在空间里设定了私人天地,与当初收进来的花花草草隔开了层层阵法限制,她是如何越过层层阻隔闯进来的?

或许是掉在地上的一粒花籽,因沾染了混沌紫气而发芽成长。

四下打量,这是一间专门储存混沌紫气的仓库,这些紫气是放在这准备随时可以取用的。

有这许多混沌紫气,会生出一朵小花也不足为奇。

记得还有一间仓库里,存放了更多压宿成一颗颗混沌珠的紫气,待以后有空了都得慢慢整理出来,没有什么修炼资源能比混沌珠更好用。

“凤凰,凤凰!”

小花朵非常的高兴,随在身后窜来窜去的欢呼:“凤凰,凤凰,凤凰大人……”

只会喊名字?能不能再多说几个字?

我懵圈了一会决定无视之,走进了盛满紫气的仓库,本以为会看见混沌中满满的绿意盎然,里面却只有这一朵花儿,原来这还不是普通的小花朵。

既然被她进来渡了空间里的混沌紫气,也算有缘,就由她去了。

我不再理会小花朵幼稚叨叨,取了一些混沌紫气,这是炼造生怎珠最好的材料。

小花朵跟前随后,独自念叨仍是开心兴致勃勃,吧啦吧啦的说个不停。

“凤凰,凤凰,凤凰……”

忙着手边的事物耳边听着小花朵制造的优雅噪音,最终还是听的烦了,随手给她灌输了一些知识。

“哇!小花有自己的名字了,我叫牡丹,牡丹!”

“哇!”牡丹吸收完知识,不住的仰慕感叹:“凤凰,外面好美啊!牡丹真是太喜欢了。”

“哇,好漂亮的宫殿啊……”

我聚齐了紫气材料,准备去收集天光,牡丹又飘飘悠悠的蹭过来撒娇:“凤凰大人,外面的世界一定很好玩,好想去凤凰所在的天外那边世界看看。”

“外面很危险,她们都不愿意离开这里。”我说。

“她们是谁?这里还有别人吗?”

“是百花。”

“哦,”牡丹随意哦了一声,对百花两个字似乎没任何兴趣知道。

“牡丹只想待在有凤凰的地方,曾经以为这一生都无法得见凤凰的尊容,可还是非常期盼,我等啊等,等啊等,一年你没来,两年你还是没有来,牡丹依然没有放弃渴望期盼,终于等来了凤凰。”

“凤凰大人,你是不是听见了牡丹的心声,所以才会来看牡丹的?”

“……”我懵了一下,但不想让她失望,还是点了点头。

牡丹一见非常高兴,愉快的围在身边绕来绕去的转圈圈,性格好像也是与自己小时侯一个德行,开心与不开心都喜欢转圈圈,是因为长在自己空间里的原因吗?

牡丹转累了停住摇晃了一下,变成了婷婷玉立的小少女:“凤凰你看牡丹漂不漂亮?”

“你是花儿当然很漂亮。”

牡丹听了更是高兴,甜甜的笑着又快乐的舞了起来,舞了一会又蹭过来拽住衣袖撒娇:“凤凰陪牡丹一起玩好不好?好不好嘛?”

被扯的无奈,只好停住手边的动作,道:“凤凰是成年人了,你自己去玩吧,等炼造了生息珠还有重要之事要办,不能陪你。”

牡丹撅了撅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遂又高兴了起来:“牡丹都没有去过天外那一边,自从有了灵识之日起,就特好奇特别的好奇,在那遥远的天空之外还会有些什么呢?”

“好想去看看啊,求凤凰带牡丹一起去吧,不要再把牡丹一个人丢在这里吖。”

我想了想说:“既然你是那么想去,现在就让你去一个地方。”

“好哇,好哇!”牡丹高兴的鼓掌欢呼:“是什么样的地方?我要去,牡丹终于可以为凤凰大人去执行任务了,太开心了!”

“不要高兴的太早,不是去游山玩水,只能待在那里不动,而且还有可能非常的危险。”

书评(375)

我要评论
  • 的冰缝&洁净的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 &的发丝

    我无奈又沮丧飞了起来转着圈圈,没过多久,又好奇他那如雪的发丝,好奇他仙衣洁白纤尘不染。

  • 也未必&。

    这混沌紫气可不是一般雾霾,即使是他,也未必能透视到紫雾最深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