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差大臣终于等到缓了缓脸色:“祁王说的对,下官是被那奴才给气塌了才一时之间胡言乱语,即使给下官两百个胆子也敢与祁王难为,祁王干万莫信了小人的挑拨。”钦差转向又沉下脸色指了指凌战:“你这奴才赶快去中执行本大人的命令,莫让本大人在陛下面前参奏你一本,钦差转而又沉下脸色指了指凌战:“你这奴才赶紧去执行本大人的命令,莫让本大人在陛下面前参奏你一本,若是因此而连累了祁王,你可就是坑主害主的万恶罪人了!”。...

钦差大臣终于缓了缓脸色:“祁王说的对,下官是被那奴才给气糊涂了才一时胡言乱语,就算给下官一百个胆子也不敢与祁王为难,祁王千万莫信了小人的挑唆。”

钦差转而又沉下脸色指了指凌战:“你这奴才赶紧去执行本大人的命令,莫让本大人在陛下面前参奏你一本,若是因此而连累了祁王,你可就是坑主害主的万恶罪人了!”

“哼,”凌战不屑道:“你也不过是枚弃子,真被看重会把你派到这魔兽之地,尤其是晚上可别轻易出门,魔兽很凶残,它们可不认识你是不是钦差大人。”

钦差大人梗噎住,憋了半天才苦着脸支支吾吾:“满腹委屈呀,我向谁说去我,嘴皮子贱了一点发发唠叨都还不爱听,本大人从小到大都没出过上京城啊,这一降就降到来这与魔兽作伴儿了,心里头能好受吗,本大人……”

话音未落,突然四下影动,仔细听周围四面八方都发出似蛇爬行的嘶嘶声。

“不好!”

凌战与铁甲卫把祁王护到身后道:“被包围了,大家小心警惕!”

“敢自称大人,该杀!”暗处隐身的牡丹勃然大怒:“什么时又冒出来一位大人?”

牡丹驱动周围青叶枝条,风影一般的射了过去,众人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也没看清楚钦差的胸口何时多了个窟窿。

眼见牡丹并没有停手的打算,我抬指轻轻一点将她定住,让她学习知识,也不知道都她学了些什么,如此冲动,再不出手把她限制住,真不知道还会死多少人。

祁王见到死人满地血污,露出一丝恐惧怯意,他思索了一下,仍咬了咬牙道:“总得进去查个明白,这不会是魔兽,如果是魔兽早就过来吃人了,岂能会留下一具完好的尸体。”

众人:“恶魔之眼!既然不是魔兽,那就是恶魔之眼真的出现了!”

凌战:“速度之快防不胜防,估计小镇上早已经是无人生还了。”

祁王蹙紧了眉头犹豫不决:“万一镇上还有人呢?就算是只剩下了最后一个人,本王也得去将人给救出来。”

不愧是王,句句是为人命考虑。

“但是,如果进去查探,只怕又会有更多的伤亡。”祁王叹息进退两难。

“战争没有不死人,”凌战面无表情。“但也不做无为的牺牲,我们刚到此地,保存实力才重要。”

祁王却犹豫,他还不想退?不知道他在犹豫什么,难道能以柔弱之躯对抗法术?

祁王沉思了一下又道:“本王总感觉不应该退走,总感觉小镇上还有幸存者,总感觉如果就这么退走将会后悔?”

“王!”

“赌,必须用本王的项上人头来赌,反正回去了也不见得就能息事宁人,本王还不如险中赌此一局。”

“可是王,这都一年过去了,我们判断那是个空镇也很正常,若是为了一座空镇而损失,那才更为惨烈!”一直无言的铁甲卫提出自己的看法。

祁王表情凝重:“铁命所言也很对,但是回去也不是结束,还得面对各种质问与刁难,本王不能退,是成是败这就要看最终判断的结果了。”

他顿了顿又说:“大家也不要灰心,这绝不是恶魔之眼,那魔物所过之处吞噬一切,寸草不留,真有恶魔之眼,不会因害怕就能活命的。”

祁王扫了众人一眼,目光落到凌战身上,郑重道:“缩小包围圈准备进入小镇。”

“是!”

远处随行官员看到地上躺的尸首都不敢过来,也不清楚这边商量出了什么结果,一个个焦头烂额探头探脑,甚至有人都想逃走了,但是王还没有死,还不能实行最终的想法。

凌战望了眼那些胆战心惊毫无用处的随行人员,面无表情道:“铁命带人留在这边保护王,我与总兵武毅诚大人,带人去查探小镇。”

祁王郑重吩咐:“千万要小心。”

凌战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铁命转身面向后方的随行官员,铁盔暗影下的犀利眼神冷冷扫视了一圈,盯视在一位魁梧大汉身上,提高声音一字一顿面无表情阵述:“武大人带你调来的人缩小包圈准备进镇去救营幸存者!”

武毅诚手中有人用,没有任何不满的议义。但是众随员惊呼一声炸开了锅,七嘴八舌嗡嗡噪音一片。

“都一年过去了,还有个屁的幸存者!”

“祁王不能妇人之仁!”

“把人都安排走了,谁来保护我们的安全!”

“情势不妙就赶紧退出来了啊,真没必要哄拥进去那么多人碍手碍脚,人多地小使不上力气只会被自伤!”

“武大人,你才是总指挥!祁王还年幼,一定是信了某些人的鼓动挑唆!”

“武大人请三思……”

“祁王也须多派些人保护……”

众人七嘴八舌唾沫横飞。

铁命冷哼一声使出了强烈的武力威压,才全都哑然禁声,他又厉声道:“未战先逃刚才是谁说的话!你站出来!”

众随员默不作声。

在准备进入小镇的时侯,终于又有人忍不住的跳了出来:“武大人请三思而后行,不要带你的人去做无谓的牺牲,刚才死了钦差大人,大家全都是亲眼所见,里面肯定危险重重,去不得啊!”

武毅诚早已为恶魔眼的事焦头烂额,很暴躁的吼了回去:“里面究竟是有没有藏着什么,也得去看了才知道,破意见那么多,怎没见你们想出什么办法来!再叽叽歪歪就让你们进去试试!”

凌战与武毅诚一行人向村镇方向行去,带起一阵的风声。

祁王担心焦虑着张望,突然他瞥见似乎有亮眼的光芒闪了一下,好奇心被吸引住,仔细看过去发现在一棵大树旁边,盛开着一株艳丽漂亮的鲜花。

“那里有朵花,小路子你去把它摘来。”

“王,不可啊,这个地方一切全都透着古怪……”内侍小路子又陡然惊呼:“王,你别过去呐!那边太危险了!”

“真没用,摘朵花也叽叽歪歪。”

“这边离那个村镇十万八千里远了,本王若是连这点危险都无力自保,根本长不到成年,早就该被夭折了。”

祁王说着话,甩手大步流星向那美丽的花朵走了过去。

书评(449)

我要评论
  • 堪比寒&杯水车

    吸收灵气速度堪比寒光珠恐怖吞噬,但是丹田太过于庞大,丝毫没有进阶迹象,多少灵气在庞大丹田之中都是杯水车薪。

  • &能看得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 那样绝&酷寒冻

    没想到经历过那样绝境,还可以活着感受这世间,仅是回想一下那时酷寒冻冷,都会忍不住哆嗦颤栗。

  • 间太小&漫长。

    只感觉视力范围内空间太小了点,就像置身于圆形的壳里,也没有时间计算过去了多少个漫长。

  • 沮丧,&离阻隔

    沮丧,情绪低落,为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近在咫尺距离阻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