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在时间的沉淀中早以漠然了一切,也淡然不了此刻的心情。“上尊,你说我,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你快变回去,变回人的样子。”“……”自己的神识都也可以成了实体,而他为何却没办法是个寒光珠?捧在手中的寒光珠一动不动,我不彻底死心的晃了晃,寒“上尊,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就算在时间的沉淀中早已淡漠了一切,也淡然不了此刻的心情。

“上尊,你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

“你快变回来,变回人的样子。”

“……”

自己的神识都可以成为实体,而他为何却只能是个寒光珠?

捧在手中的寒光珠一动不动,我不死心的晃了晃,寒光珠滚了几下睁开眼,像人的眼睛一样凝视,或许这就是一颗眼睛,不知是不是听明白了什么,寒光由一个小冰珠变成了两个。

“可以变回原来的你吗?”

手中两个寒光珠晃了晃又成了一个,然后飞起来旋转着越升越高,也越变越大,以为他还可以幻化成人的时侯,却又缩成了小小一颗冰珠儿落到掌心里不动了。

懵懂茫然?

他变来变去也还是个寒光珠。

他本就是寒光珠,是不是也与凤凰涅槃一样,想醒的时侯自然就会苏醒过来?

如何追问,他也不会回答。

想起他冰魄幻界的寒冷,我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四处的看了看寒冰厚积的周围,这就是他神识里的冰魄幻界了,与曾经一样处处寒冰。

既然他意识里形成的幻界在这里,那他就一定也在。

“大尊,你在哪!”

在冰魄幻界一路呼喊着寻找,越过一处冰峰又一是冰川,晶莹剔透尖利的冰凌,辉映着空空孤寂的冷寒。

“上尊!你出来……”

又转过一处冰峰终于看见了人影,而且还是很多的人。

惊喜的跑了过去拦住一个人问:“你看见大尊者了吗?他在哪?”

而那个人没有想回答的意思,直直的穿行了过去。

竟然忘了虚影怎么回答问题。

他的神识幻界怎么会有这许多熙熙攘攘的人群?

仔细的打量那些人,心中又是惊异了一下,那根本不是什么人群,那些走来走去的分明全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影像,从灵焰小火苗的时候开始,各种各样的姿容都在这里一一展现,全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喜怒哀乐。

原来在他的眼里只有自己,因为这是他眼睛的世界吗?

所以都在他眼中保留了下来?

在冰冷的雪地上站了许久,心底尽是冷嗖嗖的寒意,打了个冷颤,走出他的冰魄幻界。

到了外面,举目远望,这个异界的灵气非充足,不知道飞凰她们会不会也在这里呢?

我放出神识覆盖住这个异界每一处角落,抱着希望或许会在这里寻找到她们,但是,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略微沉思了一会,还是决定在这异界多停留一段时间,再仔搜寻搜寻,或许还有不能被精神力扫视到的地方没发现。

既然会停留,也有必要大概了解一下异时空的地域情况。

了解到的信息上这个被称为天蓝星的异世共有十国,圣虚、神启、封天、尘国、琴音、青莲女国、峰幽男国、幻国、逸国、落阳,尘国在十国是不中不上倒也还算富足,所站立的这片土地便是尘国地界了。

虽有十国,因为人少地广,国土分布区域不算大,从上方俯瞰地面全是森林,根本望不见人类居住的城池。

又仔细了解,这异界的人类都很弱小,常常被魔兽围城,人类就像是被魔兽圈养的食物一样,任意掠夺生命,生存艰辛,生命卑微的随都可能会死去。

我看了看围绕在周身的火云结界,不清楚会不会吓到人,干脆收敛了强者气息。变成了普通人的样子。

神识漫延出去四下看了看,互近村子里的房屋还在,却是一个人都没有找到?

好奇怪,难道是先前……

惊恐捂住将蹦出心窝的狂跳,不敢回想下去,但愿并不是自己所猜测的那样。

绕过空空村庄继续的向前走,又走很久才发现石头垒成的围墙,这是一个不大的小镇。

走了一段路,感觉这个小村镇也很不对颈,分明有活在,可若大一个村镇都是静悄悄无声息,一点声音都没有,有人住的地方总不可能不发出一丁点声音吧?

家家都是关门闭户?

神识查探了一下,整个村子里全都是最普通的寻常之人。

这异界有着充足的灵气却全都便宜了魔兽,魔兽的最高等级为十阶,十阶已经能呼风唤雨移山倒海,等于神一样的存在,如此恐怖实力面前,人类却没有能进阶升级的功法,也或许曾经有,而是被强大的魔兽毁坏了。

他们为了对抗凶猛魔兽,武术当然很是重要,从小便淬炼威武体魄,崇尚至高武者猎兽师,由于是魔兽,也称之为猎魔师。

按道理,任何村庄都应该有热闹的人声,大白天的柴门紧闭就很是不正常了。

行到一户村民门口,终有看见了个人,是一位老者正在门前搬柴火,我走过去问:“老伯,怎么整个村子只见到你一个人?”

“哎呀!”老伯被惊吓到,慌恐的拍了拍胸口。

“老伯,”我讪讪的不知如何是好,没料想问个路还会吓到人。

“你这小姑娘胆子不小,还敢在外面逛!”

老伯非常的吃惊又恐慌,他紧张的四下里看了看,才又压低了声音道:“姑娘快去寻个地方躲躲吧,恶魔之眼又出现了,那东西不论好恶,所过之处不会再有任何活物可以留下来,统统都会被吞噬。”

我疑惑:“为什么是又?恶魔之眼会经常的出现吗?”

“经常出现还了得!”老伯压低了声音道:“若是那么恐怖的恶魔之眼会经常出现,只怕早就没有人能活着了!”

“唉,一时恶魔之眼,一时又是可怕的兽潮,都不知道明天这个村子还会不会存在,不和你多说了,姑娘赶快躲起来吧。”

“哎,等等老伯,恶魔之眼是长成啥样的呀?真的只是个眼睛吗?”

我思索,自己才刚刚出现这异界,恶魔之眼绝不会是寒光珠的。

善心的老伯本来急着要躲进屋里去,听到问话,他又回头催促:“别问了,快躲起来……”

老伯话未说完,突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白眼一翻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我惊了一跳,老伯才这么摔了一下就死了?

生命真有这么脆弱?

还是老伯看见了什么,被吓死的?

我朝身后望了望,空无一物,只瞥见了寒光珠,原本揣在衣袋里的寒光珠,不知什么时侯跳到了肩膀上,正愉快的跳来跳去。

书评(490)

我要评论
  • &样就已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 冰域绝&喜若狂

    忽然又是一阵感动,比走出冰域绝境还欣喜若狂,掌控力量的感觉真好。

  • 四下望&才注意

    四下望了望,才注意到周边已经不一样,空气清新,仙气缭绕。

  • 一次醒&,唯有

    不知沉眠了多久,又一次醒来,四周依然没有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无颜色,也无日月风雨,唯有着无尽的寂寞。

  • 温馨亲&知,也

    我在宁静中思来想去,不断释义着温馨亲人这个词,不断自以为了解一切未知,也不断反复委屈着。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