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那缕小火苗?左右看了看周围雾气袅绕,是穿到始初刚苏醒过来的那个时侯。曾的自己睡着了了,正睡梦中呓语着无尽的渴望。这时侯混沌世界界一切都才刚就,来的有点儿早,怎么办?现在的与曾又不能够此外不存在,也敢多有逗留,此行只为找到了他的元神魂魄,其他都无曾经的自己睡着了,正在睡梦中呓语着无尽的渴望。。...

咦,一缕小火苗?

左右看了看四周雾气缭绕,是穿到始初刚苏醒的那个时侯。

曾经的自己睡着了,正在睡梦中呓语着无尽的渴望。

这时侯混沌界一切都才刚刚开始,来的有点早,怎么办?

现在与曾经又不能同时存在,也不敢多有停留,此行只为找到他的元神魂魄,其他都无关。

又从过去穿回禁地,仔细回想了一下他陨落的时间地点,然后再次的穿越。

这一次刚站稳,便看见了他正在逐渐消失的身影,明知道他会陨落,仍是控制不住的落泪,到至今都不愿用死亡来形容他的离开。

“上尊!”

我恐惧放声大喊!

“不要死!”

他抬眼望了过来:凤凰…

他喊凤凰,这是他第一次呼唤凤凰的名字,却也是最后一次,而且仅是一个唇语,便感动了自己脆弱的心魂。

紧紧锁定住他的身影,等待他元神魂魄的出现,但是不知为何,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散尽,也没发现他魂魄的去向?

我怔怔着呆住,难怪他说未来里找不见了他自己,那他的魂魄究竟是去了哪里?

不信凭自己能力,会找不到他,一定是错漏了什么。

心中愤然也不敢多留,回到现实后再又穿越了过去。

这一次穿越仍是他消散的最后时刻,他看见自己突然现身,想呼唤凤凰,动了动唇仍是没能发出声音,有了先前的经验,极力忍住悲伤,瞪大了双眼才注意到他消亡时刻,呼吸出了最后一口气息!

我猜测,曾经千辛万苦寻找到的那缕残魄,惑许就是他呼吸而出的这最后一口气,即使猜错,有关于他的一切事物也全都要收集保存下来,他的一切都必须要带走。

啊!不好,他的元神又不见了!才只是心中恍惚了一下,他的元神就那样凭空消失了,为何会消失?

难道是因为触动了空间秩序,所以才害了他,所以没能保留住他的元神魂魄?

也或许是在第一次无意识的穿越下,就已经混乱了空间法则,即使不穿越这一趟,他的魂魄也还是一样会被消失?

依然连他的一丝残魂都没能保住,又是因为自己而起的劫难?

不!我不信,一定可以找到他,不管穿越过去对空间法则会如何,只求找到他的元神魂魄,无论再穿越多少次,直到找出他为止。

这一次的穿越,不再思考任何问题,也不在顾及他呼吸出的最后一口气,首先锁定住他及将陨落的身影,找到了!

终于看到闪遁而逝的影子。

震惊中也来不及细看,奋力飞扑过去,伸手抓住那即将落到异界的元神魂魄,只感到手里一个实质之物,似握着雪团团一样沁心的冰冷,双手被冻冷的险些拿握不住。

奇怪,魂魄不应该如光一样吗?

难道他没有死?

不对,还是不对,如果是活着就不会如此的冰冷,冷的就像是当初遇见的寒光珠一样,提及寒光珠才陡然想起,他正是寒光珠的幻化,有可能是他又成了最初时的寒光珠。

心中闪现诸多念头,实际只是在眨眼的一瞬间,为了抓住遁走的寒光珠,都不清楚自己会被时空带去什么地方。

也顾不了其它,第一时间只想知道他怎么样了,连忙用神识探查,看见果然是一个冒着寒气的珠子。

震惊,谁能解释解释,为何他的元神魂魄与别人的不一样?

等到时空的震荡终于停止,刚想松一口气,突然又听到如疯似魔的狂笑:“哈哈哈……”

“我成功做到了!我成功的召唤到了恶魔之眼!哈哈哈...”

“恶魔之眼在此,你们谁敢与我为敌!我召唤了传说中的恶魔眼!你们全部都得死!哈哈哈……”

“你们全都去死吧!”

怪异狞笑无休无止,吵的脑昏。

那声音停止疯笑,又喊:“恶魔之眼!去杀了他们!我是用生命为代价把你召唤到这个美好世界,我给了你重生,只要你替我杀光了所有的人!哈哈哈……”

召唤?幼稚,大尊岂是谁想召唤就能召唤的,不知道是什么人在发疯。

但是,很有不好的预感,这里很有可能已经不是原来的世界,我猜测已被卷进时空乱流,无意中到了另一个异时空。

降落后站稳身形,我抬眼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过去,顿时被惊住,自己正被许多人包围住,他们衣着装扮也都是很相似的服饰,这就是异时空的人类?也没有什么不同。

震惊之余,发现他的元神魂魄被摔落到了地上,慌忙奔过去,把寒光珠给拾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

四下又传出惊恐混乱的呼叫。

“恶魔之眼飞起来了!”

“恶魔之眼苏醒了,大家小心!”

“为了我们身后的家人,就是战死也要驱逐恶魔之眼!”

“没有逃的可能,唯殊死一战!”

“战!赶走恶魔之眼!”

“赶走恶魔之眼……”

人声鼎沸的吼叫似长空滚滚惊雷,个个举着武器视死如归的喧言。

我惊惧,被混乱的怒吼声惊的心颤,这才想起自己此刻仅是一缕神识,他们根本看不见自己,只能看见手中捧着的寒光珠。

再举目望去,包围圈外人潮漫无边际之多,那个怪人疯子早已气绝躺倒在地上。

从震惊中回过神,也顾不得想其它,先查看寒光珠有没有被摔着,并未见裂痕才好奇的打量,寒光珠外层寒气就是一层寒冰结界,怪不得会这么冻冷。

原来这就是他的元神。

那些人仍是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怒喊:“驱逐恶魔之眼……”

恶魔之眼?

还没等自己想明白什么,箭雨已经到了跟前,真是糟糕透了,落不尽的箭雨,不清楚神识会不会累到消失?

好不容易才找到他的元神,这次必须保护好他。

但是,真得动手伤人吗?

正犹豫不定,忽然,寒光珠飞起,外层的防护结界睁开一条缝,那道缝睁开后像是眼睛一样凝视,也在睁开结界的那一瞬间,射出万道寒芒,消融了四面八方飞来的箭雨。

接着天空之上洒下耀眼的冷光寒芒,寒气向那些人笼罩了过去,自己也被寒光刺的睁不开眼,等那光芒退散再睁开眼,四周已经是静悄悄的安宁,一个人都不见了?

像是做了个梦境一样?

那些人都去了哪里?

我抬脚移动了一步,发现自己不在仅是个神识虚影,竟然有了实体?

哪来的能量变为实体?

浑身有着无穷尽的力量,舒适的直想叹息,有力量的感觉真好,精神力也可以饱满到幻化成实体。

动了动胳膊又踢了踢腿,这一副新身体与本尊的实力也相差不了多少,但是心情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忐忑而又茫然。

这力量的来源于何处,但愿不是猜想的那样。

低下头,他的元神又回到自己的手中,正捧在手心里。

“上尊,你还好吗?”

没有回应。

真不知道该如何沟通,也郁闷,自己现在就是一缕神识,要这实体做什么,在穿越回去会不会很麻烦?

书评(389)

我要评论
  • 近冰珠&,冷气

    距离越近冰珠也越变越庞大,由小小珠子变成磨盘那么大,外形是凝冰结界,冷气流寒。

  • 一阵子&尽,不

    修炼了一阵子耐心耗尽,不停重复相同一件事真很无聊,于其枯燥修炼,还不如欣赏他的头发丝有趣。

  • 力将自&不知道

    想用灵力将自己幻化成与现在不一样形状,却又不知道,不一样又该是什么样子?

  • ,查看&到不用

    忽然感觉多了些力量,查看原来是觉醒了传承记忆,而且功法也强悍到不用修练就能进阶。

  • 争分夺&,刚睡

    明知危在旦夕,也得争分夺秒与光速赛跑,刚睡醒就遇到这等危险,大脑正迟钝着还记得惜命,真是太不容易了。

  • 吞噬了&这么久

    也不清楚那寒光里是什么厉害角色,像个永远都填不满无底袋一样,吞噬了这么久依然毫无阻碍压力,凡事被冷芒覆盖之处,全毫无遗漏被扫荡一空。

  • 际之中&难道就

    漫无边际之中除了冰冷什么都没有,记得之前一切都被那寒光吞噬,难道就没有什么活着的生灵?

  • 丝丝温&成一缕

    即将化作虚无也不想是被生生冻死,颤颤巍巍躲到寒冰角落缝隙里,极致的寒冷,唯渴望能有一丝丝温暖,潜能便燃成一缕小小火苗,即使成了幼火,也仍感到被冻冷凝固,不过,总算是可以缓一口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