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和天尊他们去哪了?”“……”祖龙祖凤两人被问,是惊讶十分,忧虑的四下观瞧。走丢的两位祖女还未找寻到,这会儿又有两个大活人看不见了...怕的念头压了又压,却怎么也压不一直这样,“又也不是小孩子了,居然都是这么不省心省力。”祖凤呆呆地的问:“怎么办走丢的两位祖女还未寻找到,这会儿又有两个大活人不见了...。...

“乌鸦和通天他们去哪了?”

“……”祖龙祖凤两人被问,也是吃惊非常,担忧的四下观瞧。

走丢的两位祖女还未寻找到,这会儿又有两个大活人不见了...

担心的念头压了又压,却怎么也压不下去,“又不是小孩子了,竟然都是这么不省心。”

祖凤愣愣的问:“怎么办,这禁地古怪之处颇多,不仅会压制住精神力的探查,而且还会隔绝禁止使用任何神识探测。”

“还压制精神力?”

这倒是很奇怪了,我蹙紧了眉头并没感到有什么不同,什么原因?

祖龙在一旁也很是不满道:“那两个家伙是不是脑子被卡住转不动了,在禁地里也敢到处乱闯!这里虽然风景怡人,也就是看着好看,真若是能在这游山玩水,就不会被称之为禁地了。”

我四下看了看,仍没感到有什么特别异样:“很正常并没感到有什么压制存在?”

“那可真是太好了!”祖凤大喜,也放开精神力探查起来:“真的与先前不一样了,真是奇怪?”

祖龙也同样放开了神识,表情很是激动。

我把声音传向四面八方:“通天乌鸦你们全都回来。”

声音不大,却是方圆百里都能清晰听见。

祖凤:“声音会不会招来什么厉害东西?未知危险肯定存在,不然这里不会被称之为禁地。”

祖龙:“这处地方不会是个活物吧?曾经总处处透着诡异,现在来了位圣尊,什么诡异限制都立刻变的正常了,你们说这事奇不奇怪?感觉是能看见我们一样。”

会是活物吗?

我将神识又向着地底深层探测了过去,直探查到最深的尽处,也没感知到任何生命迹像。

终得出结论:“这禁地并非是什么活物,除了林中有高级凶兽的存在,并不构成什么生命威胁。”

祖龙:“那她们为何消失?”

我疑惑:“多仔细观察观察。”

“禁地肯定不会简单了,小心未知危险,”祖凤更是细腻疑虑重重。

我问:“你们的契约之力能否感应到两位祖女所在方位?”

两人摇头。

祖龙怏怏道:“契约还在的,却是无论如何都是联系不到。”

说着话通天乌鸦两个人都出现在了视线范围,看到一个没少,才算松了口气。

“禁地里别在乱跑。”

乌鸦来到跟前,笑道:“一时闲的无事,竟然给忘记了这茬,去转了一圈,这禁地里好东西还是非常之多。”

我缓了缓脸色,“原地打坐休息一会吧。”

乌鸦慌忙在草坪上铺了一层毯子,又摆上茶几,放了几盘水果和茶水。

他收拾好便在一旁坐,喊:“小灵雀,快尝尝这些全都是禁地的特产,全是刚摘下来的新鲜果子,一般人可不容易见到。”

人还没寻找到哪有心情吃。

坐下后将神识向四下漫延铺盖了出,继续仔细扫描探测,就连每一片树叶生成多少道纹路都看了个通透,还是未发现有什么异常之处?

既然无异常,飞凰与飞云两位祖女,又是为何突然就消失了呢?

依此推论,若说此地无古怪是绝无可能,但是一时也找不到什么线索,只好停止了神识的探测,睁开双眸。

心中很是失望,神阶的能力都不能看透这禁地,还怎么寻人?

乌鸦:“不着急,慢慢来,反正人又不能化成空气,只要她们还活着就一定能找到。”

通天:“有道理。”

祖龙祖凤脸色好了许多。

乌鸦递了个果子过来:“先吃果子吧,心急容易上火,越上火越理不清头绪,无论多着急也得先有力气了才行。”

接住水果尝了尝,心中想疑问思来想去不得其解,也没尝出果子是个什么味道。

“这里全都仔细看过了,不存在任何隐形阵法,而两个大活人竟然可以消失,这事情真有些诡异难以理解。”

乌鸦一边吃果子一边说道:“其实也不难理解,既然不是因为阵法,那就是一定与时空有关了,可以幻想一下,她们消失的那片地方如果是时空之门,她们会不会是穿梭时空之门,去到了另一个地方呢?”

“另一个地方?”

乌鸦:“我先前就说了,如果她们还在,就不可能化成空气,许多年都找不到,唯一的解释就是她们去了另一时空。”

事情豁然明朗,或许大尊也是被时空带去了异界?如果从回记忆的穿越还是改变不了他的死局,那就去四处走走吧。

祖凤也想明白了什么,神情很是激动:“或许真是这样,原来她们去了异时空,怪不得本君能感觉得到飞凰还活着,却始终联系不到,唯一解释只有她们根本不在这里。”

祖龙赞同的点头:“我也是能感应到飞云,不然,岂能容忍你这个家伙逍遥了那么久!”

事已明了,总算心情不再沉重。

心情大好,我去拿果子才发现盘子里已经空了,手伸出去一半顿住:“谁的爪子?”

“是你的呀,”乌鸦笑喷,又慌忙道:“不是你的,是他们的爪子,他们的…”

“拿出来!果子。”我说。

“是是,都给你,”乌鸦。

通天站起身道:“摘果子还不简单,看我的。”

他抬手聚集一团灵力光芒,探手一抓,四面八方的树果像箭雨一样密密麻麻的全都向这边飞了过来。

我连忙挥手,把飞来的果子全都收拢到空间里。

收完了周围的仙果,我说:“虽然有点麻烦,不过总算是有了一点线索。”

“四周也没有什么禁止,放出的神识还可以自由活动,这说明时空门已经关闭,暂时是无法开启异时空了,你们先派人守在这里,一旦发现不能动用法术等异常情况立刻告诉我。”

说完一挥手,面前出现一座雕梁飞檐的庭院,景院内玉树冰雕,白雪朵朵如琼花簌簌摇曳,更有红梅点点绽放,白雪之中处处盛开娇红,茫茫天地隐现红墙楼阁,仿若走进了冰封的世界,又有春的暖意。

众人仰头观望。

乌鸦感叹:“真漂亮。”

通天也是望之兴叹:“很美,如此逼真法宝也只有上尊才能造的出来。”

我收回目光:“这禁地阳光有些炙烈,大家可以进去避避暑热,里面房间众多很是宽敞。”

走进院落,仿佛又置身于他的冰魄幻界,伤感漫廷。

选了处不被打扰的偏僻小院,设了个防护阵法盘坐在白玉宝榻之上,开始闭目凝思,在脑海里回放寻找曾经的记忆。

考虑着回到过去的记忆应该从何处开始,这一次回到过去务必要找到他的元神魂魄,再也不能把他给弄丢了。

书评(306)

我要评论
  • 仙袂飘&逸,气

    我好奇打量,他头发与衣服雪一样洁白,仙袂飘逸,气质出尘,遥不可及,为什么会觉得很亲切呢?

  • ,处处&胧,实

    去溜达了一圈,处处混沌朦胧,实终在如壳的方圆,索然无味,继续沉睡。

  • ,不断&温馨亲

    我在宁静中思来想去,不断释义着温馨亲人这个词,不断自以为了解一切未知,也不断反复委屈着。

  • &漫长。

    只感觉视力范围内空间太小了点,就像置身于圆形的壳里,也没有时间计算过去了多少个漫长。

  • &里,中

    很快冷芒当头掠过,瞬间被冻僵住,眼睁睁掉落进那冷寒刺骨的冰雾里,中间过程连挣扎一下机会都没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