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我建议不能够那么做,他自己都不想让你执着找寻,你再重返过去的也不见得有不满意答案,说没准现在的经历过的都会消失了,好不很容易才从艰苦中走出,么还得去痛苦……一回吗?”“就只听一个人在瞎掰扯!”祖龙一拍桌案,也不细思对错,嘛他们的意见都是错误的,“你乌鸦继续道:“最担心如果消失在过去的时空中,回不来了咋办?如果穿越真有那么容易,为什么没谁去尝试过?”。...

乌鸦:“我建议不能那么做,他自己都不想让你执着寻找,你再重回过去也未必有满意答案,说不定现在经历的都会消失,好不容易才从艰难中走出来,难道还要去痛苦一回吗?”

“就只听一个人在瞎掰扯!”

祖龙一拍桌案,也不细思对错,反正他们的意见都是错误,“你的意思是凤凰大人不对,是这个意你?”

乌鸦:“你别乱搅和,没见大家都烦着呢?”

祖龙:“凤凰大人决定的事,你有何议义?”

“没议义,我只是担心,万一回到过去也未能找回满意的答案,还须重经历一次苦难,虽然苦难都能忍,可还有另一种可能。”

乌鸦继续道:“最担心如果消失在过去的时空中,回不来了咋办?如果穿越真有那么容易,为什么没谁去尝试过?”

祖凤:“我也是这么认为,所以才不赞同重回过去。”

乌鸦:“现在,就算闭关永不出世,我也知道你在那儿,但是,如果你消失在过去的时空之中...”

“呸,呸,”祖龙大怒:“你这是说的什么丧气话!”

乌鸦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小灵雀,我真的很想帮你选一个正确的决定,但是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怎么帮你才是正确。”

通天见大家都没有坐,也站了起来,动了动唇又不知该说什么。

我幽幽开口:“已经决定了。”

通天:“既然凤凰上尊已有了决定,我也认为蘑菇之体很不适合祖师,上尊让祖师成为蘑菇应该也是迫不得已,如今既然想重回过去,那就回去看看也好。”

乌鸦:“说的轻巧,你以为时空是想回就能回的家吗?如果谁对现实不满意都重来一次,那还得了?”

我说:“没有那么可怕,就是某些大能者可能会不希望有人搅乱时空秩序,小心些就好,走一步是一步吧,在事情未去做之前谁都不会知道,后不后悔都要去做。”

乌鸦:“真决定了?”

“决定了,必须回去。”

乌鸦:“……”

“与其痛苦沉眠,不如去找到真相,我这次回到过去成与不成都得做,你们不用再劝。”

乌鸦幽幽叹息:“都怨我多嘴,好好的让你看个什么未来,回到过去这条路从没有人尝试过,可见有多凶险令人望而怯步。”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回到过去看看,先前也不是没回去过,也没遇见什么不得了的危险。”

“真的?只要没危险就好办,”乌鸦双眼放光转来转去:“小灵雀,求你个事,务必请你答应。”

“你还没有说是什么事。”

他正了正衣冠才肃然道:“带上我一起去吧,我这么老实一个人绝不会添乱,你都去几回了,不能一次都不让我去。”

我摇头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不会吧,真不带我去!有我跟着多少能帮得上忙!”乌鸦抓狂,“留在这干等着,就算你遇见危险也看不见,什么忙都帮不上!”

祖龙嫌弃道:“东君殿下突然精神有些失常,很需要接受治疗。”

“依我看是,这里只有你祖龙才是精神最为不正常,很需要深度治疗!”祖凤说完又不屑的撇嘴:“而且病的还不轻,只怕是没人能治得好你。”

“你是闲着没事又想找茬吧!”祖龙暴跳起来怒道:“这次可没惹你!就是觉得东君殿下很弱智,空间法则限制是那么容易穿越吗,还想能带个人,他不是精神失常又是个什么?”

乌鸦正抓狂无处发泄,被祖龙忿怼的冒火,抬手就是一道灵力打了过去,祖龙闪身避开,就看到身后的墙壁上多了个窟窿。

祖龙勃然大怒:“你这是想要人命,幸亏闪躲得快!”

乌鸦挑眉:“要你命咋滴?”

“不发威你还真把本祖龙当成虫了,看招!”

祖龙喊了一嗓子,就要与乌鸦一场大战。

乌鸦自不甘示弱,一时间光芒乱绕,屋顶上也又被捅了几个窟窿,弄得乌烟瘴气。

“好了,闹个没完了你们。”

我连忙施了个清洁术:“房子都要了塌,漏个大洞还怎么住人!”

祖凤:“反正要走了。”

“那也不能将房子给拆了,”我说完又道:“一会我们先去禁地寻人,之后才考虑其他。”

乌鸦:“忙活了半天没有啥力气了,有点饿,先吃饭吧,用了餐填饱肚子在考虑别的。”

通天:“那就先用餐,本尊也留下一起寻人,不知是寻找何人?”

我说:“寻找两位失踪的祖女,这事就不用麻烦通天圣尊了。”

通天:“不麻烦,应该的,上尊不必如此客气,寻人此等大事岂能袖手旁观,人多才更是力量大。”

“好,承你一个人情,多谢!”

通天:“上尊不用客气,太客气就显生疏了。”

祖龙祖凤也是对通天一番感谢,又说明了情况。

说着话的功夫,乌鸦把落了灰尘的屋子清理干净了,看了看屋顶的窟窿,“屋顶上那么大窟窿,说不定下一刻就会被风吹下来一堆灰尘,你确定是在这里用餐?”

“这有何难,”他又挥出一道灵力把屋顶的漏洞给堵了,然后又用清洁术擦了一遍破桌烂凳,从空间里把饭菜摆了出来。

乌鸦:“小灵雀快来吃饭吧。”

都围着桌子又坐了回去,祖龙不小心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谁!是谁那么缺德把我的凳子抽走了!”

乌鸦:“我抽走的凳子咋滴,少了个凳子,让你坐了本殿下坐在哪?告诉你,这桌子上的菜也没有你的份。”

“切,”祖龙又加了张桌子,又取了些饭菜出来,“我吃我自个的,好像谁没有似的。”

一顿饭又少不得一番争论。

我随意尝了几口便放下筷子,等众人吃饱喝是,即刻动身向外走去。

到了屋外,祖龙祖凤带路,到了禁地的上空才降落到地面上。

四处看了看,擎峰陡崖林密草深,这些峻岭绝壁的险况对于修炼之人都不足为俱,也并没有什么隐藏的阵法,人又是因何而失踪了?

“那边,”祖凤朝远处指了指:“她们失踪的地方还在前面一点,就在悬崖那边。”

众人在从林里又向前走了一段路,到了祖凤指定的地方。

神识漫延出去,又开启金光天眼仔细认真观察,不错漏任何一丝一毫地方,全部检查了一遍,耗费了不少时间,却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咦,人呢?”我吃了一惊。

回身看了看,身边只有祖龙和祖凤站立一旁。

“为何会少了两个人?”

书评(495)

我要评论
  • 的冰雾&一下机

    很快冷芒当头掠过,瞬间被冻僵住,眼睁睁掉落进那冷寒刺骨的冰雾里,中间过程连挣扎一下机会都没有。

  • 大,丝&中都是

    吸收灵气速度堪比寒光珠恐怖吞噬,但是丹田太过于庞大,丝毫没有进阶迹象,多少灵气在庞大丹田之中都是杯水车薪。

  • 嚣张的&得红发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 这世间&住哆嗦

    没想到经历过那样绝境,还可以活着感受这世间,仅是回想一下那时酷寒冻冷,都会忍不住哆嗦颤栗。

  • 件事真&不如欣

    修炼了一阵子耐心耗尽,不停重复相同一件事真很无聊,于其枯燥修炼,还不如欣赏他的头发丝有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