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烂了脑子?”天尊就要过去的。祖凤拦下,“你休养吧,这么多人还能用得了你这个伤患,好好的治伤。”自己也想过去的,祖龙了一次出手,他给小童检查并了一遍,“碍,可能会是所以长久伤卧,在正常地情况下经历过过漫长的旅程时间的趴卧,也会短暂失去记忆。”“那就好,那就好,”祖凤拦住,“你养伤吧,这么多人还能用得了你这个伤患,好好疗伤。”。...

“撞坏了脑子?”通天又要过去。

祖凤拦住,“你养伤吧,这么多人还能用得了你这个伤患,好好疗伤。”

自己也想过去,祖龙已经出手,他给小童检查了一遍,“无碍,可能是因为长久伤卧,在正常情况下经历过漫长时间的躺卧,也会短暂失忆。”

“那就好,那就好,”小童松了口气:“还以为被打坏了脑子,多亏小虫儿仗义救助,小童才有命气活到今日……”

小童说着抹了把眼泪又笑了出来:“小童终于又见到了你们,除了梦里,从来都没想过还能见到你们,活着真是比什么都好。”

祖龙拍了拍小童的肩膀想安慰几句,张了张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

小童所经历的鞭笞酷型,都是因为九妩的仇恨,真不知道她有何可恨,虽然她的偏执害苦了小童,但是有些事还想当面问问清楚。

小蘑菇见都没事了,又想起了灵狐,“凤凰,我们帮帮灵狐吧,只要别杀它就行,好不好嘛?”

“……”原谅九妩?

小童岂不是白受一场苦难?

但是,当初如果不是九妩把自己拉进幻境,就没机会救红红。虽然以前认为是幻境,而自己能穿回过去,那个幻境也就有可能是真实世界。

虽然九妩不承认幻境是她所为,但是,红红说是就一定是。

“好不好嘛?”小蘑菇吭吭唧唧,“凤凰救救灵狐呀。”

怎么救?

小童伤成那样,护短的通天绝不会轻易放过九妩,但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通天圣尊,可否把灵狐交给我处理?你放心,一定会让她受到教训。”

没料通天点头招出灵狐。

虽然保下九妩,也要看她有没有重新塑造的机会,先收到领域珠磨磨戾气。

收了灵狐,我问:“小童,如今让你跟随无极身边,照顾无极,你可愿意?”

“当然愿意,照顾上尊这是小童应该做的份内之事,小童向来以此为荣!”小童几句话说的斩钉截铁,豪气干云。

我点了点头:“无极将去西方极乐,正式开始修炼,他没有任何记忆,一切都得从零开始,必须严厉对待,时刻督促他努力进步,你都能够做到吗?”

“不要惊呀,他只是无极,不苦其心志难有成就。”

“小童会时刻的监督上尊……”

“他叫无极,你得改个称呼了,他什么都不会,还被称为上尊会被人耻笑欺负。”

“是!凤凰大人,小童一定会看好无极小主,不让他误入歧途,也更不许任何人欺负他。”

小蘑菇在一旁翻了个白眼:“别以为你们说的什么我听不懂,这么大个人了,谁不知道何为歧途,你们真是的太小看无极了。”

接引过来笑呵呵拱手:“凤凰上尊,既然人已经寻到,大事终于落定,贫道也不便在久留了,贫道诚邀上尊去我极乐小住一些时日,不知凤凰上尊意下如何?”

“你太客气,”我摇了摇头:“我就不去了,还有大事未了,必须要去禁地一趟。”

接引一听又连忙道:“是否需要贫道帮什么忙,迟些时侯回去也无防。”

“不用。”

小童惊愕的瞪大了眼睛:“凤凰大人,你不与我们一起走吗?

我又摇了摇头。

小童满脸的失望:“凤凰大人,你不想和上尊,不,是无极小主,你不想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吗?小童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们,为何转眼又要分开?”

“……”

小蘑菇也是不情愿的挪了几步又转过来:“凤凰,你可一定要记住我说的话,你一定要来看我啊!”

我挥了挥手告别。

一行人离去,小虫儿自然是跟着小童走,走了一些人,屋内立刻显的空阔。

面向离去的方向久久无语。

乌鸦:“才刚刚离开你就开始担心了,如此放心不下,就先看看无极的未来吧,很好奇想知道,拜了名师的无极未来会有何等成就?”

我伤感的幽幽开口:“曾经根本不相信命,总以为命运撑握在自己的手里,但是现在我信了,即使超脱了一切力量的束缚,也只是一个人的解脱,并不能真就改变什么。”

挥手召出镜像光幕,在镜像里播放着小蘑菇的生活点滴,那么好的修炼条件,而他却并没有走上修炼之途?

茫然,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为他处心积虑铺平坎坷,可结果...

通天伸手抹了镜像。

“还是别看了,不必在意那些未发生之事,既然未曾发生一切就有变数,当不得真。”通天不以为然道。

“本座就从来不相信命,只信本座自己。”

我摇了摇头:“错了,一切全都错了……”

千辛万苦的找来了他的一缕残魄,可是小蘑菇就是个蘑菇,好比扶不上墙泥,为他铺平坎路,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

“不,怎么可以是这样!”

不可以放弃,如果穿越回到过去,是不是就可以阻止他的殒落?

“必须重回过去。”我语气坚定,谁都不能阻止。

祖龙双眼亮了亮笑道:“如此甚好,如果大尊不死,后来的事都会有所改变,飞云也就不会在禁地里失踪,哈哈哈,如此甚好。”

祖凤也是期盼的眼神。

通天看看这个望望那个:“你们全都赞同改变过去吗?”

“唉,”祖凤垂下期待的星眸,叹了口气,站起身踱了几步,才道:“凤凰大人,不妥……”

“为何不妥?”难理解他的意思。

祖凤紧蹙着眉头,斟酌了一下才道:“我们大家当然都不希望大尊者殒落,但是,大家也都很清楚无论过程如何改变,最终也还是会回归到原点上。”

祖龙瞪了祖凤一眼,嗤笑:“瞧你那出息,还没有去做怎么就知道不可以,怎么就知道一定会回到原点上!”

乌鸦沉思了一下道:“我觉得祖凤分析的很有道理,结局已定,就算穿越回到了过去,也只是改变了经历的过程而已,不可能改变最终的结果。”

我心灰意冷终须决断。

“最坏的打算,就算是改变不了结局,那也得回去一次,不弄清楚他究竟去了哪里,我死不瞑目。”

乌鸦:“我有个猜测,一旦你找到真相,还会用他的残魂制造一个小蘑菇吗?”

众人哑然。

祖龙呆呆的问:“那,若是无极消失了,我们现在所经历的事情是不是也都将不存在了?”

抬头望见一个个疑问的眼神,我怔住,回答不上来。

想了想才说:“或者可以给小蘑菇重换一个芯子,他的残魄就算是被消失了,小蘑菇也还能好好活着,对他影响不大。”

乌鸦:“那还能算是以前的小蘑菇吗?你不在的那一百年里,都是我在照顾他。”

祖龙不悦的瞪眼嚷嚷:“凤凰大人不是说了,这只是最坏的打算,你激动个什么!”

书评(392)

我要评论
  • 这么一&得红发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 忽然感&且功法

    忽然感觉多了些力量,查看原来是觉醒了传承记忆,而且功法也强悍到不用修练就能进阶。

  • ,像个&依然毫

    也不清楚那寒光里是什么厉害角色,像个永远都填不满无底袋一样,吞噬了这么久依然毫无阻碍压力,凡事被冷芒覆盖之处,全毫无遗漏被扫荡一空。

  • 终在如&,继续

    去溜达了一圈,处处混沌朦胧,实终在如壳的方圆,索然无味,继续沉睡。

  • 件事真&很无聊

    修炼了一阵子耐心耗尽,不停重复相同一件事真很无聊,于其枯燥修炼,还不如欣赏他的头发丝有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