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小蘑菇很是诧异:“明明就是这么可爱的的小东西,它倘若不变为坏人,九尾灵狐也就但是九尾灵狐对不对?”“这九尾灵狐心思歹毒,要选择接受处罚,”天尊愤懑说着,又望了眼昏迷的小童。小蘑菇低下头想了想老半天,但是在心不忍心:“那你想怎么惩处它,依我之见,就罚它永远是不能够小蘑菇低头想了想半天,还是于心不忍:“那你想要怎么惩治它,依我之见,就罚它永远不能幻化成人好了,小小的这样它就凶不起来了,你们看,多可爱呀。”。...

无极小蘑菇很是不解:“分明是这么可爱的小东西,它若是不变成坏人,灵狐也就还是灵狐对不对?”

“这灵狐心思歹毒,必须接受处罚,”通天愤慨说完,又望了眼昏睡的小童。

小蘑菇低头想了想半天,还是于心不忍:“那你想要怎么惩治它,依我之见,就罚它永远不能幻化成人好了,小小的这样它就凶不起来了,你们看,多可爱呀。”

小蘑菇说完仍担心灵狐会被虐罚,又道:“你把它交给无极吧,无极会好好教它的。”

通天想也没想的拒绝:“不行,灵狐天生狡诈,我可不放心把它交给你。”

小蘑菇抱着灵狐蹬蹬又跑到这边来:“凤凰你帮灵狐说说好话,别让他杀掉灵狐好不好,你看它多可爱,只要不变成人,它就不会再行凶了。”

我仔细的看了看,只看到灵狐眼中的恨意,没发现有哪点可爱,心中这么想着,忽然脑海灵光一闪,记起一些与九妩有关的片段。

小蘑菇等不到回应,抱着灵狐又去求接引,可怜巴巴喊:“师父…”

“……”接引。

通天没有再给他求情的机会,挥手收走灵狐。

小蘑菇扁嘴要哭,这时,小童醒了过来,听到人声吃力的转了转眼珠,一眼就看见了小蘑菇,然后是通天,还有许多熟悉之人。

他神情木讷呢喃:“又做梦了,有梦真好啊,没有悲伤没有痛苦,所有的亲人都依然还在小童的身边,一切都还如从前。”

小童呢喃着无精打采的移开目光,准备再睡过去,眼角余光又瞥见我,本来气若游丝之人一骨碌爬起来:“凤凰大人!”

我点头:“小童,是我。”

小童怔愣着对视了一会,然后倒头躺回床上叹息:“原来都在啊,这个梦真是太好了,再睡一会儿。”

小虫儿凑过去拍了拍盖在小童身上的被子,轻声道:“快起来小童,这不是梦,你所看到的都是真的,你有救了,不会死了,快起来,这么多的人全都站在这等你醒过来呢。”

“你说这不是梦?”小童期待问过又觉不太可能:“不可能,除了在梦里,哪会有这么多人。”

“真不是梦,”小虫儿笑道:“不信你打下你自己试试疼不疼,梦里是没有疼痛的,你试试。”

“啪!”

“痛,痛,你打虫儿干什么!”小虫儿惊呼:“你是不是因为受伤躺了太久,脑子也不灵光了?”

小童:“当然知道打的人是你,谁让你挡住了我的视线,快让开一点,看不见了,看不见他们了。”

小童又伤感的抹了把脸:“哪天都疼,浑身上下时时刻刻的都在疼痛,从来没有不疼的时侯,即使是在梦里当然也会疼痛的,你说怎么可能不疼痛?”

小童顿了顿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声惊呼:“哎哟!真不好了,真没有痛感了,小虫儿,你说我是不是已经死了,突然发现浑身上下为何没有一点痛觉了?现在连疼痛都感觉不到了吗?我这是已经死了吗?”

小虫儿连忙安慰:“没有,你不会死了,那么大嗓门气足力旺死什么死,不痛是因为你的伤已经治好,体力也已经恢复,以后都不会再有疼痛了。”

小童却泄气的摇了摇头:“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只怕是活不多久了,你不用再安慰了。”

小童:“唉,不过如此也好,再也不必忍受疼痛的折磨。”

“小童,”我哽咽说不出话:“这不是梦,我真是凤凰。”

“我们家凤凰长大了,”小童扁了扁嘴哭了出来:“呜呜呜…你们都到哪去了呀,怎么全都不见了呀,呜呜呜……”

“这么大人了还哭鼻子。”小蘑菇很是不屑的道:“我就从来都不哭。”

小童听声音连忙止住哭泣,他先是呆了呆,然后又敲了敲头,才叹道:“我今天一定是脑壳坏掉了,竟然梦见大尊是这副表情,不对啊,感觉这梦里的大尊很像一个人,像谁呢?怎么想不起来了。”

小童又敲了敲头,才问:“凤凰大人,上尊他这是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他已经不在了,他是无极,再也没有大尊了。”

“呵呵……”小童摸了摸头呵呵笑起来:“今天的这个梦真是特别啊,看来真是痛的连脑子坏掉了。”

小虫儿在小童小腿上掐了一把,问:“疼不疼?梦有这么真实吗?”

“啊!痛,谋杀啊你!”小童怒目圆睁的跳起来,用力揉腿:“你掐我做什么?还掐的这么狠,肯定都被掐出血了!”

小虫儿胆怯的望了众人一眼,又缩了缩:“你吓到我了,不知道小虫儿胆子很小么,你嚷嚷那么大声干啥呀。”

小虫儿说完又道:“你说不痛,现在不是有痛觉了吗。”

“难道这不是做梦?”小童疑惑。

“小童,”我又开口:“这当然不是梦。”

“呜呜呜,”小童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小童的伤不痛了,原来不是梦,呜呜呜……”

小蘑菇冲小童扮了个鬼脸。

小童又是呆了呆,也不哭了,只是眼泪还挂在脸上,“凤凰大人,上尊他怎么了?”

“再没有了大尊,他叫无极。”

“是大尊的残魂转生吗?那他就是还是大尊!”小童语气非常笃定。

我转开话题问:“你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唉,”小童叹了口气:“凤凰大人突然不见了,上尊把小童送到老祖那里之后,也消失不见了,别人都说大尊已陨落,小童无论如何都不信,每天盼着你们会突然的就回来了。”

“后来老祖也不见了,再之后,被一个叫九妩的灵狐给抓到了这里。”小童极是沮丧又颓废:“小童以为自己也会消失了,没料还能活到至今。”

通天问:“小童,你为何在此受苦也不去寻找本座?”

小童连忙说道:“开始是很想去寻找你们,但是那个叫九妩的女人出现后,小童就只能一直卧伤不起,成了一个废人,连行动自理的能力都办不到,怎好去打扰。”

小童又看了一圈,“还少了一个人,他对小童也很重要,是他将自己从破碎的时空中救出来,只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了?”

他苦恼的又敲了敲了头:“一定是受伤撞坏了脑子,有些事与人都记不起来了。”

书评(192)

我要评论
  • 拢了起&晶莹形

    情况真不是一点点糟糕,也顾不上被摔成多少瓣,又连忙收集收集聚拢了起来,颤抖瑟缩着望了望周围,冷气狂肆,遍处都是晶莹剔透的冰雕,厚积的晶莹形成座座巍峨冰川,陡崖峭壁倒挂着锋利冰锥。

  • 落,为&。

    沮丧,情绪低落,为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近在咫尺距离阻隔。

  • 那光芒&已经近

    那光芒飞的极快,心中才刚浮现一个问号,霎时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寒气四溢,冷雾腾腾。

  • 样吧,&。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 意狠虐&何走到

    陡然又有了精神,我四下观望,希望在这茫茫冰域能找到奇迹出口,然,冷意狠虐,挪动一下都成困难,又如何走到冰封绝境的尽头?

  • &是无形

    漫漫时间流逝也不是没一点变化,总算不是无形的空气了,虽然还是与空气没什么不同,至少可以飘来飘去,能望见更远一些的地方。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