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认识了却也不陌生,曾钦佩小虫儿的成就,却也不喜这哭唧唧性子。小虫儿却十分高兴,balabala的劈头盖脸探问。“你怎么这么冷谈呀?是还也没想出来吗?我小虫儿呀,我们还一同去观过老祖收徒弟的盛况呢,我们啊很若有缘耶!”“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时侯,你再小虫儿却非常开心,巴拉巴拉的一通寻问。。...

虽然认识却也不熟悉,曾敬佩小虫儿的成就,却也不喜这哭唧唧性子。

小虫儿却非常开心,巴拉巴拉的一通寻问。

“你怎么这么冷淡呀?是还没有想起来吗?我小虫儿呀,我们还一起去观过老祖收徒的盛况呢,我们真是很有缘耶!”

“就是在很久很久以前的那个时侯,你再想想,还记得我小虫儿吗?那时候是你开解了虫儿的愚钝,虫儿一直都很想感谢你。”

我疑惑:“你说的老祖是谁?”

“当然是鸿钧老祖呀。”小虫儿兴奋的双眼放光,“你是不是早就认出虫儿了?只是与我一样不善于言词表达。”

原来是鸿钧想杀死自己,所以才被迫入梦,他想让自己永远沉睡在那个梦里,但他错估了凤凰的能力,凤凰怎么会一直沉睡下去,终会有醒来的时侯。

果然如猜测,当时所以为的记忆,其实是在穿越时空回到了过去,等又穿越时空离开之时,心中是万般的不甘和绝望,穿越途中,正经过鸿钧所在的地方,被他听见了时空中的绝望之声。

或许他并不清楚穿越时空的是谁,他只是不希望时空序乱,所以才动杀念将自己打入那个梦境。

原来那个梦境里的人都是真实存在,那寂寞红红的叹息也是真的吗?

但愿那声叹息只是日有所思的梦,绝不接受认定的亲人都已成为永别。

虽然是在梦境里认识的小虫儿,也算是旧识,本来应该是很好的一次旧友会面。

我沉下脸色,冷声问:“你无缘无故打人又是怎么回事?”

“唉,一言难尽……”

小虫儿泪眼模糊,哽咽着说不下去:“虫儿苦啊,家里还有个伤残没能力医治,你们如何处治小虫儿都可以,但只求你们一定要救一个人,他是……”

“说正题!别跑偏了!”祖龙不耐烦打断:“今天没有个合理的解释饶不了你!”

“我说,我说,”小虫儿趴在地上又是连连叩头。

我皱眉:“你起来说话。”

“是!”小虫儿弯腰站起也顾不上拍身上的灰尘,“谢谢,谢谢!”

腰背弯成了那样,还不如先前跪着省力,就不能抬头挺胸站直了?

祖龙问:“你为什么打人?”

小虫儿:“这傻子……”

他见众人脸色不对,又扑通跪了下去,“众位上仙求你们放过虫儿吧,小虫儿是为了给朋友治病,才向这位公子借钱,虫儿下次再也不敢了……”

小蘑菇不高兴的嚷嚷:“你才是傻子,你是个大傻子!”

“哈哈哈……”

乌鸦笑问:“这下总算是可以长点记性了吧?下次再不好好的正常着走路,别人还会把你当成傻子,揍你是小事,还有可能把小命也给弄丢了。”

通天打出一道光芒就要收走小虫儿,小虫儿大惊失色,连忙磕头乞求。

“众位上仙要杀要剐小虫儿都无怨言,只求众位上仙救我朋友一命,他是鸿钧老祖的童子,落到这步境地实在可怜……”

通天愕然停手:“小童?小童怎么了?”

小虫儿先前不敢乱看,听到声音看过去又是惊呼:“你是三少主?”

通天:“别废话,快说小童怎么了?”

“原来真是三少主,小虫儿曾经就住在你们那座山上!”

小虫儿惊喜的说完,才想起来还没回答问话,连忙又道:“三少主,求你去救救小童吧,小童伤势真的很严重,去晚了真担心小童会等不到被救治,就,就……”

小童有危险?

通天抱拳施礼:“尊祖可否稍等片刻,晚辈到小虫儿家中去看看。”

我点了点头,“一起去。”

祖龙一把拽起小虫儿,道:“还不快点前面带路!”

“是,是,”小虫儿连连的点头哈腰:“众位上仙,就在前边不远,很快就能到了……”

小虫儿带路走了一会,望见前面围了许多的人,不知是什么有趣的事,还不时的传来阵阵大笑声。

小虫儿呆怔住:“发生什么事了吗?那边就是虫儿的家,肯定是她们又来羞辱小童了。”

走过去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手持皮鞭的大汉一边抽打一边训斥:“让你学声狗叫,你还敢装死,让你装死!抽死你!”

“住手吧,”一个妖媚女子娇笑道:“把人打死可就不好玩了。”

“没有什么能比这复仇的快感更痛快,哈哈哈……”

妖媚女子笑罢,又冷下脸色恨声道:“得罪我九妩,怎么能让他就这么死了呢。”

这时地上的人慢慢的抬起头,一眼便认出是小童,虽然他长大了,脸上又是伤痕累累,却与小时候并没有多大变化,心被揪了一下,想过去把他扶起来,通天抢先一步扶起奄奄一息的小童。

“小童!”

通天:“你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小童无力呢喃:“小童不认识什么九妩,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她…”

“找死!”通天恼怒张手一抓,妖媚女子与她身边一同行凶之人全被通天给收走。

“先进屋看看他的伤,”我说。

“谢谢各位上仙救了小童,感谢众位上仙的救命之恩,”小虫儿跟在众人身后不停的道谢。

“感谢上仙救了小童,这个叫九妩的女人真的很是可恨,她们每天都会来鞭打小童,以折磨小童为乐寻开心。”

小虫儿越说越气愤:“小童根本就不认识那个女人,如何能有机会得罪她呀,就是看我们好欺负来寻乐子,实在是欺人太甚。”

到了屋里,通天救治小童。

我自思索九妩是何许人物,想了一会,也没什么印象,毕竟在僵界如尸僵一样僵了数万年之久,混沌界的人与事都太久远了,不可能全都记得住,不过九妩这名字倒有些熟悉?

通天从小童体内取出一根细小的针,看了看:“这是穿心针,中了此针不能吃不能睡,日夜被无尽疼痛折磨,唉,先让他睡一会儿吧,已服过丹药,等醒来就没事了。”

没事就好,总算是放下提着的心。

通天坐下休息脸色不太好,不知是担心小童还因为取针的消耗。

忽然,通天喷了一口鲜血,被收走的妩媚女人又突兀现身,但是也用尽灵力现形成灵狐,雪白灵狐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依旧嚣张,九尾炸起,白牙森森,狼一样凶狠。

但是灵力已用尽,很快她连九尾也没保住。

小蘑菇瞪大了眼睛,好奇的把灵狐抱起来,非常稀罕。

通天大惊:“这是九尾灵狐很凶残,小心别伤了你,快放下。”

“如此可爱的小生命,你怎么能说它凶残呢?”小蘑菇不高兴的撅了撅嘴:“你看,你们看它多可爱呀,是不是啊小灵狐?你就是最最可爱的小灵狐。”

通天又道:“这灵狐就是刚才那个凶残女人,你快把它放下,别伤到了你。”

小蘑菇这才有些害怕,想把灵狐扔了,当瞥见灵狐水汪汪的眼睛顿时又忘记了害怕,很是怜惜的顺了顺狐狸毛。

书评(113)

我要评论
  • 冷的迟&亡最后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 经历过&下那时

    没想到经历过那样绝境,还可以活着感受这世间,仅是回想一下那时酷寒冻冷,都会忍不住哆嗦颤栗。

  • 释义着&着。

    我在宁静中思来想去,不断释义着温馨亲人这个词,不断自以为了解一切未知,也不断反复委屈着。

  • 填不满&无阻碍

    也不清楚那寒光里是什么厉害角色,像个永远都填不满无底袋一样,吞噬了这么久依然毫无阻碍压力,凡事被冷芒覆盖之处,全毫无遗漏被扫荡一空。

  • 越庞大&,冷气

    距离越近冰珠也越变越庞大,由小小珠子变成磨盘那么大,外形是凝冰结界,冷气流寒。

  • 逸,气&质出尘

    我好奇打量,他头发与衣服雪一样洁白,仙袂飘逸,气质出尘,遥不可及,为什么会觉得很亲切呢?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