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打断争论:“别争了,先去一重天。”天尊道:“上清自是随行凤凰圣尊一同去寻人,二师兄需紧急救治伤的弟子,就不需要去了。”准提是说明立场:“对,快找人,天大的事都也没人命最重要的,道兄是勿必要性去一同找人的。”我点了点点头,时间急迫无需多说。天尊引通天道:“上清自是随同凤凰圣尊一起去寻人,二师兄需要救治受伤的弟子,就不用去了。”。...

我打断争论:“别争了,先去一重天。”

通天道:“上清自是随同凤凰圣尊一起去寻人,二师兄需要救治受伤的弟子,就不用去了。”

接引也是表明立场:“对,快找人,天大的事都没有人命重要,贫道也是勿必要去一起找人的。”

我点了点头,时间紧迫无须多说。

通天引路率先而行。

一行人到了一重天,我探出精神力四下寻找:“不好,无极有危险了。”

缩地成寸跨越过去,望见无极正被人按在地上捶打,我幻化出一只大手伸过去,抓起那人的后衣领提起来甩到一旁。

乌鸦过去把小蘑菇扶了起来查看,问:“有没有伤到哪里?”

小蘑菇摇了摇头,一拐一拐的过来,被人揍的一脸青紫,表情要有岁委屈就有多委屈:“凤凰,我们回太阳山去吧,再也不拜师了,好不好?”

那边被甩出去的凶徒在地上滚了几下,爬起来见势不妙转身就想溜走,通天瞬移过去拦住对方的去路。

祖龙也不落后,冷笑:“你想上哪去?”

“各位上仙大人饶命啊,小虫儿我知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小虫儿?

我望了过去,只见一个人正跪在地上磕头求饶,颤抖害怕的根本不敢抬头。

祖龙探手把对方拎了起来提溜回来扔到地上,那凶徒又赶紧的爬起来磕头:“不要打我,别打我,下次再也不敢了,真不敢了……”

“上仙大人饶命,饶命啊……”

通天可没管对方求没求饶,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我转过脸看向小蘑菇,接引道友正在给他疗伤。

“你别管他,伤留着让他牢牢记住这次的教训,让他明白,在没有能力自保之前,惹了麻烦就是这个下场。”

接引笑呵呵说道:“凤凰上尊,不如让无极去我极乐之地吧,有多少人来都收。”

“贫道啥不缺就是缺人,若是凤凰上尊来贫道的极乐之地,贫道甘当让位居二,凤凰上尊必是我极乐第一圣尊!”

乌鸦斜了一眼没好气道:“是无极拜师,小灵雀自有归处,你就这么缺徒弟?”

“凤凰上尊可以再考虑考虑去极乐,绝对是修行者最好的归依之所,接引真心诚意邀请凤凰上尊,肯请上尊莫推迟拒绝。”

我摇了摇头:“我就算了,无极你过来跪下拜师!”

“使不得,这如何使的!”接引慌恐着及忙阻拦:“无极可是大尊者,贫道怎敢让他跪拜?”

“道友不必慌恐,他早已不是什么大尊了,他只是无极,我把他交给你,是想让他有师父指导,认真修炼,而不是让他去当祖宗,把人给养废了。”

“明白,明白的,”接引连忙躬身道:“贫道一定会认真严厉教导,贫道最大渴望,我极乐每位都能成为至尊强者。”

我点头称赞:“这才是为人师表该有的气度,有你如此无私之心的尊师,何愁无强者。”

接引又趁机说道:“既然凤凰上尊如此信任,不如就一起去吧,住处不过是个安身之所,在哪也都全是一样的住着,何况那里还有上尊的亲人,不用苦尝别离之苦。”

“行了行了,别啰嗦了,”乌鸦抱起臂膀傲然道:“小灵雀早已决定长住太阳山,你们就别妄想了。”

“太阳山?那空漠荒无热地怎能住人!”接引惊愕。

乌鸦笑道:“现在绝对是仙乡第一美好圣境,再叫太阳山已经很不合适了,等回去我得认认真真的给太阳山改个更适合仙境圣地的好名字才行。”

“凤凰上尊,那里不过是焰山荒漠能有什么好,”接引很是不以为然继续道:“难道凤凰上尊不想和亲人住在一起吗?”

乌鸦撸袖子就要动粗:“你找抽呢是吧,你再没完,无极也不用拜师了,本殿下一样可以教导他。”

“乌鸦!”我打断制止。

接引叹了口气又道:“哎,不多说了,那就这么办吧。”

“你们说完了没有?”小蘑菇很是不满的咕哝:“都没有人问问我的意见,想不想拜师。”

我把小蘑菇按到地上跪拜,他委屈着又想站起来:“你一起去,我就拜师。”

我厉声斥责:“跪下拜师。”

小蘑菇嘟嘟囔囔咕哝:“好,我拜师,但你必须得来看我,你若敢不来,我就学坏给你看,怎么样坏就怎样的学,偏不学好了,就是要让你担心,你必须得来看我啊。”

这时,通天发现这边的情况,连忙过来惊问:“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接引呵呵笑道:“你们连门都不让进的人,贫道极乐却是人人都会鼓掌热烈欢迎,现在无极是贫道的第一大弟子了。”

通天一听脸色立刻沉了沉:“上尊,这,这算个什么事儿,差着辈份了,本尊的祖师爷怎么可以成为别人的弟子?”

通天:“上尊,二师兄他顽固,但也还有我紫芝碧游宫,怎么可能会让你们没了去处,本尊还没有同意,这拜师不能算数,绝不算数。”

“已经拜师了,就这样吧。”

我说完又叹息道:“让无极去极乐,考虑有三,第一,他顽劣难驯须严师教导,第二,他一切从零开始,接引道友是最佳圣尊师者。第三,他是为修炼而拜师,不是让他去当祖宗,把他惯出了毛病,再难管教,等于是废了,所以唯有拜师学艺。”

通天听的目瞪口呆:“不就是修炼,在哪还不都是一样,这人马屁溜溜的能教什么徒弟?”

我摇头:“已经拜过师不会有更改,修途最难修的是心,所以修炼之处其环境才更为重重。”

“凤凰!”那边伏地凶徒突然颤抖着声音问:“我感到有熟悉的人,你是不是叫凤凰的小灵雀?”

听到问话声,我扭脸望过去,被龙旋踩着后背躺在地上的人说出凤凰俩字,他惊了一跳连忙把脚拿开退到一旁。

等躺在地上的人爬起来看清容貌,真是小虫儿?

我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曾经因被某大能强者算计,进过一个梦中,那个梦中的小虫儿原来是真实存在的?

“你是小虫儿?”

“是我,是我!”小虫儿大喜。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天无绝人之路……”小虫儿悲喜交集,激动的放声大哭。

“没想到我小虫儿最绝望之时,还能拨开云雾见青天,呜...”

书评(487)

我要评论
  • ,好奇&尘不染

    我无奈又沮丧飞了起来转着圈圈,没过多久,又好奇他那如雪的发丝,好奇他仙衣洁白纤尘不染。

  • ,即使&最深处

    这混沌紫气可不是一般雾霾,即使是他,也未必能透视到紫雾最深处。

  • 个词真&满愉悦

    亲人这个词真好,可以相依为命,可以念念牵绊,提及亲人这个词,都是满满愉悦和幸福。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