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半空之上,元皇的虚影气恼大喝:“你把他们统统弄到哪去了,快把本尊的弟子放出!”“无极在哪?”“哼,用草木凡胎危胁本尊?”“……”事已到此惟有战。在天空之中幻化成出巨手,已锁定了元皇虚影就得拍过去的。“哎呀!且慢!”准提一声惊叫,急忙拱手作揖:“凤在天空之中幻化出巨手,锁定了元皇虚影就要拍过去。。...

在半空之上,元皇的虚影恼怒大喝:“你把他们全都弄到哪去了,快把本尊的弟子放出来!”

“无极在哪?”

“哼,用草木凡胎威胁本尊?”

“……”事已至此唯有战。

在天空之中幻化出巨手,锁定了元皇虚影就要拍过去。

“哎呀!且慢!”

接引一声惊呼,连忙作揖:“凤凰上尊息怒,息怒,看在贫道一丝薄面份上消消气,元皇圣尊正在气头上,说话不太中听是必然,现在最当紧是寻人,寻人更重要。”

元皇虚影仍是怒火难平:“先把本尊的弟子交出来!”

元皇话还没说完,乌鸦三人又是齐齐动手,半空之上元皇虚影险险应招,很快的被逼出了本尊真身,他想一步从云端之上跨越过来,无奈被围的力不从心,手忙脚乱的坠落到地面上。

元皇刚落到地面上又被三人一起围功的无还手之力,无数的招式残影向他劈头的招呼了过去。

“……”我扭头,真没脸看,三个人一围就什么本事都使不出来了,却还那么大的火气。

通天一改先前闲散太度,愕然大喊:“二师兄你住手,就算你无所谓,你弟子的命也不想要了是吧!”

元皇没占到半点便宜,不得不停手退出圈外,怒道:“抓弟子威胁算什么本事,让她杀!本尊倒要看看她有多大能耐,能杀得了本尊多少弟子!”

通天:“你就是这样对待自己弟子的性命?”

我冷哼:“你还用得着用威胁?”

元皇:“……”

“与别人对战或许没有胜算,唯独对你元皇,一个指头就能将你败退。”

通天不解:“师兄没这么差吧?”

谁有凤凰更清楚大尊的功法。

元皇气恼偏不信邪的又冲了过来,还想近战?以为女子就没有力气不成?近战也得能破开护体结界在说。

我不耐烦的挥手将冲过来的人影甩开,再回头找一找,人不见了?并没用多少力气吧?是在元皇自己布置的层层大阵中,又能将他弄到儿哪去?

通天连忙过来拱手作揖:“凤凰上尊,二师兄也是因爱徒心切,他那个人就是略有些偏见,其实心地是很好的,人不坏……”

“你到底是站在哪边的!”元皇不知从哪儿又冒了出来,满面的怒容。

他话落音一落就后悔了,面色难看,他被摔的很是狼狈,本来是打定主意不出来了,但是被通天的举动气到,一时之怒就忘了顾及什么丢不丢脸那茬。

乌鸦大笑:“自己不对反倒埋怨别人没出手帮忙,你若不想讲道理那就不论道理,再战!”

元皇脸色更是难看:“谁不讲道理了?道理就是不收木质草胎的徒弟,还有这样硬逼人收徒的吗?”

我转身,“我们走。”

事情到此已经掰扯不清,再多说就变成无理取闹,刚转身又被通天挡住。

“上尊息怒,师兄这脾气有时侯连我也理解不了。”

元皇被说的青筋暴跳,眼看又有发飚的前兆,接引一见瞄头不对,慌忙站到中间连圈的作揖。

“好了,好了,什么都不要在说了,多说多错,给贫道一个薄面都息怒消消气,细想想,其实真没什么大事,就是面子的问题,事情到了这一步,就算元皇圣尊想收徒,凤凰上尊也是不会同意将人留在这。”

接引又问:“是谁拜师?我收,如果不嫌弃接引,来多少弟子都收。”

我盯着元始,刚刚差点气忘了,要走也得先找到无极?

“无极在哪?”

元皇:“不知道!”

乌鸦:“不说也可以,等我破了你的天门大阵,这三十三天之上天宫也就该废掉了。”

元皇知道再打也讨不了什么便宜,气道:“你们先把本尊的弟子都给放了!”

我抬起手,像散花一样,把人全都从神火领域珠里给撒了出去。

他们在神火领域里也待了不短的时间,个个被烤成焦秃衣不遮体。

“你说吧,”我又催促问:“无极在哪?”

“不对,这人数很不对!”元皇很是愤怒不满:“缺少了至少有一半的人数!”

“哦,损失了人数是吗?”

真是上位者做的太久了,不能接受失败,要争斗还怕损失人数。

元皇脸色阴沉,想再出手讨回公道,又怕输了会丟脸。

我随意的瞥了一眼,又道:“抱歉了,真不知道他们会是那么脆弱,虽然我的神火领域不是什么避难的场所,元皇的弟子,也不至于脆弱到连逃都逃不出来吧。”

元皇憋怒了半天,才道:“在七重天!”

七重天?

我点了点头,又是轻轻一挥手,这才把还剩余的受伤之人都移了出来,这些人全都昏迷不醒伤势极重,在地面上横七坚八躺了一大片。

“你弟子全都在这一个不少,他们本来都应该成了死人,但是和气为贵。”

元皇:“这都残了还能好?”

“伤人者必自伤,好好养着吧。”

我说完准备离开。

“等等,”元皇喊。

“你又是怎么了?”乌鸦不耐烦的问:“你的弟子全都在这里了,还少了谁?”

我停住,听他还有何话要说。

元皇避开我的目光,支吾着开口:“在,在一重天。”

“你找抽呢是吧!”乌鸦一听气的横眉竖目:“到底是在几重天?”

“一重天!”

乌鸦回身问:“小灵雀,我们该去几重天?”

我正要回答,元皇又是勃然大怒:“小灵雀也是你能叫的,偏你东君与众不同,究竟是何居心?”

乌鸦被气笑了:“与你何干?刚刚是谁要打要杀?连自己祖师爷都不认的逆徒,没资格对本殿下指手划脚质问。”

“哼,胡言乱语,”元皇甩衣袖愤然冷哼:“师尊曾亲口说过,大尊者魂魄已寂灭,何来转生一说,你再胡说八道,本尊拼了性命也要与他势不两立!”

元皇冷眼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明白了?要不要本尊再陈述一遍!有听不明白的本尊愿意帮他洗耳清醒清醒。”

乌鸦挑了挑眉,笑道:“要么我们再打上一场?”

元皇傲慢的鼻子里冷哼:“不要祸从口出。”

乌鸦慢不经心的问:“你这是在威胁本殿下吗?”

书评(315)

我要评论
  • ,像个&盖之处

    也不清楚那寒光里是什么厉害角色,像个永远都填不满无底袋一样,吞噬了这么久依然毫无阻碍压力,凡事被冷芒覆盖之处,全毫无遗漏被扫荡一空。

  • 稍微减&着冷冷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 也无日&着无尽

    不知沉眠了多久,又一次醒来,四周依然没有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无颜色,也无日月风雨,唯有着无尽的寂寞。

  • 望着他&幻想有

    望着他的身影,满心满眼都是孺慕崇拜,幻想有一天自己也会如他一样厉害。

  • ,就这&样吧,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 场景惊&。

    周边所有灵气奔流如开闸潮水,全都以寒光为中心汇聚过去,上下左右无任何死角通通被吞噬,场景惊心动魄的浩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