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仔细看过去的,玻璃窗层层的云雾,看见了山川峻岭风景自然优美,街市人声滚烫热闹的场面锣鼓喧天,隐之幽宁,动之悦然,时时处处弥散着盎然生机。观看视频了一会,我抽回目光后转身问:“元皇圣尊,你这是让我观看视频什么?不知道是有何用意?诚惶足够的耐心指点疑惑。”“你看见了什么?”“生机。观看了一会,我收回目光转身问:“元皇圣尊,你这是让我观看什么?不知是有何用意?诚惶耐心指点疑惑。”。...

我又仔细看过去,透过层层的云雾,看见山川峻岭风景优美,街市人声沸腾热闹喧天,隐之幽宁,动之悦然,处处弥漫着勃勃生机。

观看了一会,我收回目光转身问:“元皇圣尊,你这是让我观看什么?不知是有何用意?诚惶耐心指点疑惑。”

“你看到了什么?”

“生机。”

半空之中的虚影点了点头,才又道:“没错,就是生机,你要给他寻找生机,却不知道处处都有生机,何需寻找?该放下之时就应放下,并非是只有修炼一途可走。”

“你想为他在修行大道上抹平一切坎坷荆棘,又岂知,草胎木质修炼终是难成大器,他的生机就是去到他该去之处,对于他而言荣华富贵即是最好归宿。”

元皇虚影说完又叹:“越是求而不得,越心有苦楚,为之所累……”

“让你装逼,先吃我一溜炮!”

乌鸦突然出手开打,光刃灵力的一起向元皇轰了过去,我大吃一惊,堪堪截住攻击,将之打散零落。

乌鸦不悦:“小灵雀,你听听臭老道讲的什么歪理,祖师爷来了连门都不让进去就算了,还在那大放厥词,一通装逼极尽傲慢的言语羞辱!”

“对!我是祖师爷,这里应该是归我无极所有,得在这里住够三十三天才能回去,我是你们的祖师爷,必须得让无圾进去,我要进去!”

小蘑菇说着就要往里硬闯。

守门道童不屑的噗笑,抬腿一脚把小蘑菇踹了出去。

我想接住无极的坠落,伸手却抓了个空,面前空无人影。

阵法?

守门道童居傲冷哼:“哪里冒出来的大胆狂徒,竟然讹诈天宫成了你们的地方,真是可笑至极!哼,敢来这天宫撒野,简直是找死……”

道童话未说完愕然顿声,满是惊恐,他慢慢的低下头,竟然看到是两只脚没有了,腿往上还在迅速的消失,道童惊恐的扭脸,瞥见同伴也是与他一样,一起掉进了时空裂缝里。

他惊恐又绝望,想呼救却已发不了声音,无论怎么挣扎,都挣不过时空裂缝的拉扯之力,身体很快的被拽进了裂缝中,两个大活人就那样不见了,消失的悄无声息。

说着慢,实际是在眨眼瞬间,想出手救人都做不到。

守门道童曾站立的地方,一片平静,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大胆!”元皇虚影勃然大怒:“事非不分滥杀无辜,你们今天谁也别想离开这里了!”

元皇虚影愤然攻来,散尽在高空之上的伟岸形象,怒不可遏。

乱飞的灵力之刃令人眼花缭乱。

祖龙与祖凤一同连手与元皇虚影缠斗,两人打斗了那么多年,双方知根知底也有了默契,即使能力受损难再复原大不如从前,两人连手对付一个虚影,也还是堪堪能应付。

我扭脸无奈瞅乌鸦,“你也太莽撞了,我们来拜师又不是想打架,不收徒转身离开便是,一件小事最后竟成了这样。”

乌鸦:“小灵雀,你想法太简单天真,这事还真不能善了,无极被他们给弄没了,他们若不把人交出来这事没完,敢与本殿下为敌者,就要有接受痛悔的觉悟。”

“……”问题是连一个半残都没有留下,想救也是救不回来了,弄成这样,他们还能轻易放回小蘑菇吗?

“真生气了?”乌鸦查颜观色又委屈道:“你不要再用埋怨的眼神看我了,无极失踪不知掉落何处,生死未知,此事必须追究到底,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想想怎么才能找到无极。”

说着话,半空云端上元皇虚影的攻击已经与祖龙祖凤两人战斗了无数回合。

突然,有人大喝一声:“全都住手!”

斜刺里飞来一道强橫的灵力,阻断双方的打斗,既然不打了,祖龙祖凤也不在空中停留降落到了地面之上。

祖凤一落地便抱拳道:“原来是上清真人。”

祖龙也是拱了拱手刚想开口,一听祖凤说的话,又忍不住的忿怼他,“难道还有假人?你这个家伙还是那么的一无事处,说句话都是漏洞百出让人鄙视!”

旁边另一位道者与众人客气了一番,又拱了一圈手道:“元皇圣尊,凤凰圣尊,贫道接引见过两位圣尊,还有东君殿下。”

我点头,心中有事没心情与之客气寒喧。

通天也是拱了一圈手,才望向半空之上的虚影,闲闲的抱起臂膀问:“二师兄,你这是何意?本座可是已经站在这里听看了半天了。”

接引笑呵呵道:“通天圣尊,你们都是自家兄弟,有话不如坐下来慢慢说,慢慢聊,别伤了兄弟和气。”

通天不耐烦皱紧了眉头:“你不要挑拨离间,这还开口没说什么呢,怎么就成了有伤兄弟和气?”

接引:“都已经打起来了,我不是为你们兄弟担心吗?”

通天:“你哪只眼看见我们兄弟打起来了?”

接引:“这,这,我劝架呢,通天圣尊因何发怒?”

通天:“别废话,谁有空与他坐下来谈,赶紧找人要紧,二师兄!你把人弄到什么地方去了?快让他出来,弄伤了你可赔不起。”

“她们杀了本尊的两位弟子,休想能善了,上清你让开!”元皇虚影储备了实力又要再次愤怒出手。

这时殿门大开,从里面闯出来一群人,全都是在仙级之上的实力,那群人一出现二话不说一句,抬手便是灵力法宝的招呼了过来。

通天大喝:“二师兄!”

元皇虚影打断道:“与你无关,速退一旁,再插手连你一块揍,刀剑无眼!”

“二师兄,你非要如此的事非不分,顽固不化!分明很简单的事,非要弄得不可收拾!”

“哼,”元皇虚影冷哼一声:“事已至此,本尊的弟子被杀若还能善了,本尊也就不必存在了。”

我无奈的望向混乱打成一团的众人,若是不战一场论个输赢,就问不出小蘑菇的下落,战又对方人多势众被层层包围着,而那些又都实力不弱,一个个对付会很麻烦,何况还得找寻丢失的小蘑菇,哪有时间与之慢慢消耗下去。

唯有速战速决。

我扬手抛出神火领域珠,火红的小圆珠子浮在空中,在那些人周围随意的转溜了一圈,元皇的弟子就全部自动被拉进了神火领域珠。

待招回了领域珠,抬头望向云空之上的虚影:“元皇,无极在哪?”

书评(453)

我要评论
  • 生冻死&隙里,

    即将化作虚无也不想是被生生冻死,颤颤巍巍躲到寒冰角落缝隙里,极致的寒冷,唯渴望能有一丝丝温暖,潜能便燃成一缕小小火苗,即使成了幼火,也仍感到被冻冷凝固,不过,总算是可以缓一口气。

  • ,眼睁&间过程

    很快冷芒当头掠过,瞬间被冻僵住,眼睁睁掉落进那冷寒刺骨的冰雾里,中间过程连挣扎一下机会都没有。

  • 又沮丧&那如雪

    我无奈又沮丧飞了起来转着圈圈,没过多久,又好奇他那如雪的发丝,好奇他仙衣洁白纤尘不染。

  • 也学着&阶,还

    于是,也学着他的样子修炼,虽然以后会自动进阶,还是想知道修炼是什么感觉。

  • 落,为&,近在

    沮丧,情绪低落,为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近在咫尺距离阻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