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来瞬间传送阵,意外发现多了个人。乌鸦惊异:“眼皮子底下居然被混进去一个奸细,我以为我们人多就看一看不见多了个人吗?”“你抬头来,让大家都看一看瞧一瞧,看一看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是谁。”祖龙垂着着头咕哝:“都看什么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坐不改姓,谁还能不认识了我祖龙。乌鸦惊奇:“眼皮子底下竟然被混进来一个奸细,以为我们人多就看不见多了个人吗?”。...

走出传送阵,发现多了个人。

乌鸦惊奇:“眼皮子底下竟然被混进来一个奸细,以为我们人多就看不见多了个人吗?”

“你抬起头来,让大家都看一看瞧一瞧,看看这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是谁。”

祖龙低垂着头咕哝:“都看什么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谁还能不认识我祖龙。”

乌鸦不耐烦打断:“别废话,你想干什么从实招来,否则。”

“否则你又能怎样,你少对我耍横,”祖龙又重拾起居傲横眉竖目。

“不服那就用实力来说话。”

乌鸦拉开架势又要开打。

祖龙连忙躲到小蘑菇的身后,得意的招手:“来战吧,你敢吗?”

乌鸦瞪眼,“还能带这样玩的?”

“来战呀,”祖龙得意洋洋。

“哼,你用心险恶,”乌鸦不屑的嗤笑:“想利用无极当肉盾,万一真没留住手打了伤了无极,才是你的目的是吧?”

小蘑菇一听回身向祖龙抓了过去,“你敢利用我,让你尝点苦头,看我一招不败千爪掌!”

祖龙闪身迅速倒退了出去,“你这是什么功法,又是爪又是掌的?”

乌鸦:“无极用绝招狠狠打他,让他知道你千爪掌的厉害,让他不敢再欺负你。”

“你胡说八道挑拨离间!”祖龙勃然大怒:“气煞我也!”

祖龙:“你激将也没用,真打起来,凤凰大人必定生气赶走我,不上你的当,暂不与你计较。”

祖凤转脸沉声道:“凤凰大人,他鬼鬼祟祟跟宗我们,本君怀疑这只大虫子的确是不怀好意。”

祖龙:“我怎么就不怀好意了?这么多年的老交情,我什么样谁不知道!”

祖凤:“凤凰两族都被你屠屠了个干净,谁与你有交情。”

祖龙:“你也没吃过亏吧?我也没剩下什么了...”

我头疼的皱了皱眉:“全都安静停止争论,这是在三十三上之上。”

祖凤没好气的瞪了祖龙一眼,冷哼:“那就先让他再嘚瑟一会。”

“嘿嘿嘿…”祖龙讪讪的摸了摸头:“凤凰大人,我又回来了…”

乌鸦:“你不是已经走了吗,又跟来做什么?”

祖龙摸了摸头:“小凛子还在,我怎么可能真走了,万一被他挑拨离间可就不妙了。”

祖凤甩衣袖又是一声冷哼:“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可理喻。”

突然传来一声大喝:“什么人在此喧哗!速速离去!”

祖龙眼珠一转,感觉机会来了终于派上了用场,他连忙过去拱手道:“我乃上古祖龙,速去通报你们圣尊,凤凰大人拜访!”

守门道童问:“有预约拜帖吗?”

“什么预约?”祖龙神情怔住,“我想去哪就去哪,要什么拜帖?”

守门道童不耐烦道:“没有预约速速离开!休在此处喧哗!”

祖龙蹭的火冒三丈额上青筋突起:“有事才登门拜访,哪有什么预约,我们在此处等着,你先去通报元皇,凤凰大人到访!”

“去,去,去!谁管你是什么大人,”道童不耐烦的挥赶:“速速离开此处!”

祖龙勃然大怒就要出手。

“龙旋!”

我出声制止住暴怒的龙旋,把声音传进殿内:“元皇圣尊,凤凰求见。”

“凤凰?没听说过。”

一个声音传来,声音不大却听的清楚:“道门清静之地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

“你大胆!”小蘑菇气鼓鼓的嚷嚷:“凤凰比你厉害,你敢羞辱不敬!小爷我就是你们的太祖宗大尊者!尔等速来迎接本小爷我!”

“妖性难驯!”声音恼怒。

我挑了挑眉问:“你就是元皇圣尊?出来说话。”

半空中显现出一个虚影,两道童连忙恭身参拜:“圣尊!”

元皇的虚影端坐云层之上,威压漫天盖地袭来。

轻轻挥手阻退威压,仍是慢了一步,小蘑菇被威压之力波及,吐出一口鲜血。

乌鸦沉下脸冷声问:“你这是何意?想打架?”

元皇怔了一下,才道:“自然威压习惯使然,本尊无意伤人,不知他是如此脆弱,一时忘记了收敛。”

小蘑菇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

“你竟然敢伤你祖师爷我……”话没说完晕了过去,一旁的乌鸦及时伸手扶住。

我连忙过去查看。

祖凤拱了拱手,慢悠悠道:“元皇圣尊,既然是你亲自来了,想必也有所了解,凤凰大人非是轻易能够打发,不知圣尊对凤凰大人是不是有什么误解?”

元皇:“没有什么误解,本尊就是有点奇怪,今天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所以才出来看看,果然希奇,竟然看到祖龙祖凤休战了。”

小蘑菇服下了疗伤药,我才开口:“元皇圣尊,可否请诸位进殿内一叙。”

元皇一听表情像是便秘一样为难:“就在这儿说吧,你们来错了地方,本尊不收无用之徒。”

“你放屁!”祖龙暴跳如雷:“这位无极是你们太师祖大尊者,还是你的师祖爷爷,你怎么能说他是无用之人!”

元皇:“师尊曾亲口告诉贫道,那不过切磋功法笑谈,就算有这回事,那个人也早已经殒落,连同魂魄一起消失,未曾留下半丝残魂,现在又是从哪冒出来的祖师爷?”

元皇停了停又道:“无论是谁制造一个草胎说是本尊祖师爷,本尊全都得认下吗?你们可不要胡搅蛮缠。”

“仅有无极一人是大尊!”祖龙一着急唾沫横飞:“无极就是你的师祖爷!”

“不,他不是,”元皇坚持己见拒不相让:“简直是不可理喻,饮露菌菇也想上天庭,大道之途不太平。”

祖龙:“是可忍孰不可忍,气死我也!凤凰大人,不能再忍,先灭了他的威风在说!”

“小灵雀,别顾前顾后了,战了再说以后。”乌鸦气愤道。

一句话不顺便要开战?

我摇了摇头,“你们且退一旁。”

转而又朝元皇揖了揖手:“打搅了,告辞。”

“等等。”

正要带众人离开,却又被元皇喊住。

乌鸦斜了一眼半空中的虚影,没好气道:“你还有什么屁话,难不成以为就凭你,能把我们全都困在这里?”

元皇也不恼怒,面对我点了点头,再次开口:“你看那里。”

顺着他指的地方看去,“一片的雾气朦胧,看什么?”

元皇一副很是高深莫测的表情道:“你再仔细的看。”

书评(402)

我要评论
  • ,藏身&化了,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 间流逝&是无形

    漫漫时间流逝也不是没一点变化,总算不是无形的空气了,虽然还是与空气没什么不同,至少可以飘来飘去,能望见更远一些的地方。

  • 情况真&顾不上

    情况真不是一点点糟糕,也顾不上被摔成多少瓣,又连忙收集收集聚拢了起来,颤抖瑟缩着望了望周围,冷气狂肆,遍处都是晶莹剔透的冰雕,厚积的晶莹形成座座巍峨冰川,陡崖峭壁倒挂着锋利冰锥。

  • 生冻死&缓一口

    即将化作虚无也不想是被生生冻死,颤颤巍巍躲到寒冰角落缝隙里,极致的寒冷,唯渴望能有一丝丝温暖,潜能便燃成一缕小小火苗,即使成了幼火,也仍感到被冻冷凝固,不过,总算是可以缓一口气。

  • 亲人这&亲人这

    亲人这个词真好,可以相依为命,可以念念牵绊,提及亲人这个词,都是满满愉悦和幸福。

  • 气速度&象,多

    吸收灵气速度堪比寒光珠恐怖吞噬,但是丹田太过于庞大,丝毫没有进阶迹象,多少灵气在庞大丹田之中都是杯水车薪。

  • 开闸潮&的浩大

    周边所有灵气奔流如开闸潮水,全都以寒光为中心汇聚过去,上下左右无任何死角通通被吞噬,场景惊心动魄的浩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