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说着就得一次出手。“乌鸦!”我急忙喝住住。祖龙气道:“凤凰大人,此事你就不用管了,我貌似要看一看他有太大的能耐,胎毛都还没长齐备就想教训我…”“都闭上嘴!”我压了压怒火才沉声道:“大家心中都有怒气,也谈论到不出什么结果,但是都散了吧。”祖龙点了点点头“乌鸦!”我连忙喝止住。。...

乌鸦说完就要出手。

“乌鸦!”我连忙喝止住。

祖龙气道:“凤凰大人,此事你就别管了,我倒是要看看他有多大的能耐,胎毛都还没长齐全就想教训我…”

“都闭嘴!”

我压了压怒火才沉声道:“大家心中都有怒气,也谈论不出什么结果,还是都散了吧。”

祖龙点了点头:“的确,想起久寻未果,什么心情都没了。”

祖龙说完匆匆拱了拱手:“凤凰大人,告辞!”

祖凤望着祖龙走出了大殿,才说道:“凤凰大人,接下来该怎办?本君听凭您的吩咐差谴。”

我想了想叹息道:“找寻那么久都没能找到,此事急也是无用了,我还须先去一趟西方,之后再到禁地去看看能不能找出什么线索。”

“好,本君也随凤凰大人去一趟西方。”

祖凤说完又好奇寻问:“不知凤凰大人去西方所为何事?”

“送无极去拜高人名师,我将闭关很难分心神照看,得安排他去磨炼一番,以后的路才能走的通顺。”

祖凤又问:“就是很像大尊的那个少年?”

我点了点头,正要开口,发现小蘑菇鬼鬼祟祟的潜伏了进来。

祖凤:“拜的明师是哪位熟人?”

“不是熟人,等去了才慢慢寻找,功法高强者不难找到。”

祖凤沉思了下又道:“不用去找了,这里风水宝地一样适合修炼,还有本君凤族也是修炼好去处。”

我摇了摇头:“天生顽劣,谁都管不了他,唯有送远让他吃一些苦头才能磨炼。”

祖凤很是不赞同的摇头:“以本君之见,真若舍得他去吃苦,不如去三十三天之上。”

祖凤分析着继续说道:“三十三天之上住着鸿钧的大弟子元皇,若认真算起来,无极还是鸿钧的师父呢,师祖这一身摆出来绝不会被人欺负了。”

“那些都只不过是功法的切磋罢了,有些熟人攀不如疏,还不如陌生人来的可靠亲切,”我说。

祖凤端起茶盏尝了尝茶水才说道:“我还觉得去三十三天之上最好不过,有关系不利用,去陌生地方给人当挑水扫地的小童受苦吗?”

“不妥,”我摇了摇头轻叹:“是让他拜师,可不是为了让他去当个小祖宗,再说,他也已经不再是他,一切都只能从零起步开始学,别人该把他放在什么位置才好?祖宗可也不是那么好当。”

这时偷偷躲在一边的无极大声嚷嚷起来:“我要去三十三天之上,别处哪里都不去,只去三十三天!”

“哈哈哈…”乌鸦大笑。

“你又笑我,我无极也是祖师级的大人物了,不许笑!”小蘑菇瞪了乌鸦一眼,咕哝着走过来:“我就是要去三十三天,过完这三十三天就可以回来了,不去别处。”

乌鸦笑道:“依我之见,哪都不要去了才是最好,自己有功法哪还用去拜师自讨苦吃。”

“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无极恍然大悟的跳起来:“我都成别人祖师级的人物了,哪还用拜师,我就在这修炼哪也不想去了。”

我瞪了乌鸦一眼才沉声道:“别废话,必须去,你没得选择。”

无极小蘑菇扁了扁嘴,哇的一声哭出来躺倒地上去了,翻滚踢腿极尽浑身所能的表达着不满。

“哈哈哈…”乌鸦乐得前仰后合东倒西歪:“小灵雀现在都已经不信任我了,我真不想笑的,没忍住。”

乌鸦忍住笑意,坐直了身形又道:“小灵雀,你确定别处就能让他顺利磨炼?你看他这个样子,无论去哪也都是被人欺负的份。”

“正是因为这样,无极才需要去吃些苦头,才能让他学会独立。”

我不以为然,不经历苦中苦,不会有最终的成就。

乌鸦又笑道:“他要去历练三十三天,那就三十三天,我猜他能熬过去一天都算不错了。”

我微蹙了下眉,“你真会把他带歪了,他现在这样还不都是跟你学的?”

祖凤望着地上撒泼的小蘑菇,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凤凰大人,不知大尊者何时才能恢复记忆?”

我无奈摇了摇头:“他已经不再是他,自然也就没有他的记忆,不然又何需去求人拜师。”

小蘑菇:“三十三天…”

好,那就去三十三天之上,但愿这会是一次正确的决定。

我站起身,“既然已经确定了去处,现在就可起程,乌鸦……”

“打住,千万不要说什么告别的话,”乌鸦也站起身正色道:“我陪你们一块去。”

“也好,”我点头。

我把住处与大尊有关的东西也全都收进了空间里,这次的离开会不会再回来,此刻还不甚清楚,有关他的一切之物,还是随身带着才能得以踏实安心。

等收抬好一切,转脸望向还在地上翻滚哭闹的小蘑菇,“快起来,我们去三十三天之上。”

小蘑菇从地上爬了起来,还委屈的抽鼻子:“其实我哪都不想去,为何无极一定得去拜师呢?”

“因为你不拜师就没有前途,”乌鸦笑道:“小灵雀怕你不听话,长废了怎么办。”

“我听话,绝对听话,”无极可怜巴巴。

我选择无视之。

一行人正要起程,小花和香兰蝶奔了过来。

“凤凰,不要忘了我们呀,无极还得有人照顾。”

“凤凰我们也要去,等等我们!”

我瞥了两人一眼,开启传送阵法:“你们就不用去了。”

“为什么?”小花愕然。

“不要丢下我们,你还愣着,快走!”香兰蝶连忙拽起小花飞奔了过来:“凤凰大人,无极小主不能没有人照顾,我们也要去……”

传送阵法正启动关闭。

“凤凰大人,为什么不让我们去?你不能丢下我们呀……”

我郁闷皱眉,不就是低眉顺眼照料人的苦差事,卸下了重担有何不好,一个一个有必要哭着喊着。

小蘑菇至今行路还是窜跳心智也不慧,再让她们照料下去,真怕是养成个废人了,是去历练又不是享福,怎么能带着许多随从,更何况她们去留也得与老树商量,很有些麻烦。

传送阵关闭的最后时刻,突然,空气中一阵灵力波动……

书评(430)

我要评论
  • 醒就遇&大脑正

    明知危在旦夕,也得争分夺秒与光速赛跑,刚睡醒就遇到这等危险,大脑正迟钝着还记得惜命,真是太不容易了。

  • 一切未&不断反

    我在宁静中思来想去,不断释义着温馨亲人这个词,不断自以为了解一切未知,也不断反复委屈着。

  • 就像置&形的壳

    只感觉视力范围内空间太小了点,就像置身于圆形的壳里,也没有时间计算过去了多少个漫长。

  • 止,一&着无尽

    不知沉眠了多久,又一次醒来,四周依然没有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无颜色,也无日月风雨,唯有着无尽的寂寞。

  • &,寒冷

    不知又经历过多少漫长,以为自己被冻死的时候,寒冷消失了,我苏醒,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他。

  • 涡,如&寂丹田

    很快修炼到忘我境界,浑身上下左右无处不在吸收灵气,越来越多的灵气卷起庞大灵气漩涡,如开闸潮水到枯海,沉寂丹田。

  • 化了,&寒光。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