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龙被夸奖很是开心:“你怎么明白我很厉害?”小蘑菇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因你比火更很厉害,无极这双手但是连炙火都烤不化的,但是你的头发却把我的手扎疼了,直接证明你很很厉害。”“嗯,你也像很厉害,火都烤不化,”祖龙说着伸出手招出一条玄光幻影龙。狂龙一声龙吟“嗯,你也一样厉害,火都烤不化,”祖龙说着伸手招出一条玄光幻影龙。。...

祖龙被夸赞很是高兴:“你怎么知道我厉害?”

小蘑菇想也没想脱口而出:“因你比火更厉害,无极这双手可是连炙火都烤不化的,可是你的头发却把我的手扎疼了,证明你很厉害。”

“嗯,你也一样厉害,火都烤不化,”祖龙说着伸手招出一条玄光幻影龙。

龙影一声龙吟飞上长空直入云霄,在云层中穿梭了一阵又降下来钻进小蘑菇的丹田消失。

小蘑菇害怕的奔跑了过来,边跑边喊:“凤凰,无极身上藏了妖怪,你快把它抓出来。”

“无碍,”我好言安抚:“那是龙影,它隐在你丹田内是为了保护你,如遇生命危险,可以把它召唤出来救你。”

“哦,”小蘑菇一听大喜过望:“果然是宝物好东西!”

“无极,本君也有宝物给你,”祖凤说着拿出了一颗非常漂亮透明的水晶球:“这是祈愿富贵珠,一切所需,富贵珠都能为你实现。”

小蘑菇有些失望问:“你有幻影龙吗?龙威风凛凛带出去很拉风。”

“别太贪心了,这富贵珠能实现你的一切愿望。”我说。

“一切愿望?这个好!”

小蘑菇乐颠颠接了富贵珠,立刻闭上双眼咕哝:“无极现在就许一个愿望,我祈愿自己法力比凤凰更厉害,这样我就不用整天呆在土里都见不到她。”

“无极已经许了愿,要多久才能实现呀?”

凤凛:“这是富贵珠,与攻法无关,如果你需要修炼资源,许愿后就会各种好运,想得到的都能拥有。”

无极一脸的失望:“我不需要什么资源,就不能许别的愿望吗?”

我说:“你现在不需要是因为都给你准备好了,以后我不在的时侯,一切都得靠你自己,身无分文你连活命都成问题,没有比这富贵珠更实用的好东西了。”

小蘑菇高兴了连忙将富贵珠收起了,想了想又拿出来好奇的仔细观看,突然安静待在丹田里的龙影又窜了出来,一口吞下富贵珠冲向天空,飞绕了几圈才又重回到小蘑菇的丹田。

小蘑菇委屈的扁了扁嘴。

“没事,龙影就是喜欢收藏亮晶晶漂亮的宝物,可以让它给你保存着。”

我又吩咐小花和香兰蝶:“你们带无极回去背诵经文。”

“无极不走…”

“我们走吧,无极听话。”

“……”小蘑菇一个颈摇头后退。

两人劝不动,只好上前去拉拽,他用力甩开拔脚想跑,路又被香兰蝶拦住,一时间玩起了捉迷藏东窜又西跳。

香兰蝶:“无极,你快停下来,别在这里添乱。”

小花:“是呀,无极听话,你再这样凤凰会不高兴了。”

两人一左一右的拦着,连拉带拽的劝他离开。

“不走,无极还要看…”

“无极又不听话了,你就别添乱了,”小花劝道:“惹怒凤凰不高兴,不再管你,看你怎么办。”

从小蘑菇身上收回目光,我向祖龙与祖凤点了点头:“到里面去说话。”

两人点头:“好。”

一行人进了大殿各自落坐品了仙茗,我才问:“你们谁先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祖凤率先开口:“本来那万年之约,才过了百年感应到飞皇出现在凤族地界,我自是非常高兴立刻去找到她,那些年祖龙和飞云祖女常来做客,我们也会到龙族去云游。”

祖凤回忆着说道:“有一天,她们突然要去禁地采摘万年天香果,本君自是不放心,也跟了去,谁知才一转眼的功夫,两个大活人就是那么不见了。”

“大活人转眼就不见了!”我满腹怨言,下意思的就想谴责几句,但看他们沉痛的表情,话到嘴边又吞咽回肚里,埋怨能有何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找到她们。

袓凤悲伤的摇了摇头:“一直都没有找到…”

忍着怒,又问了些问题,两人也只是摇头,什么疑点都没问出来。

气氛压抑。

乌鸦打破沉闷:“小灵雀,他们都是你的亲戚,两族可是争斗已久,就是为了这事吗?估计把人丢了很长时间了。”

“我的亲戚是被丢失的两位祖女,不必与他们客气。”

祖龙祖凤低头禁声。

乌鸦挑了挑眉:“祖龙祖凤,处处都被你们搅和的乌烟瘴气,怨声载道,真有本事,护不住女人,随处破坏的能耐倒是很不小。”

祖凤讪讪的说道:“找不到她了,头发都愁白了。”

乌鸦:“那你们又是为何争斗不休?”

“问那个没脑子的家伙,”祖凤提起这事极度气愤:“他不好好派人去寻找,非盯着本君缠斗不休,耽搁了最佳的寻找时机。”

“谁说没派人找!”祖龙拍桌踹地的站起来:“你把人给弄丢还很有道理了!还想打架怎么地?”

祖凤也是一拍几案:“你不可理喻,难道是本君想把人弄丢了?本君就想问问,当时你在哪儿?”

“连两个大活人都能给弄丢!你也就只剩一张能说会道的嘴皮子利索!”祖龙连挖苦带讥讽。

乌鸦:“淡定,都冷静一下,坐下来好好的慢慢说。”

女仆已经将所有物件检查了一遍:“殿下,碎了只琉璃杯,玉石茶几似乎也伤裂了细缝。”

祖龙:“茶几还好好的没破,哪里来的缝?”

女仆:“表面上看着是好好的,但是茶几已经伤了便不在实用,早晚都会碎掉。”

祖龙:“……”

乌鸦:“我们继续喝茶,这点小事你们自己去处理,按市价公平公正处理,可不能多算了。”

女仆答一声退了下去。

乌鸦吩咐完都安静了,他左右看了看:“哎,不是吧,真这么听话,才劝了一句这就不吵了?真是失望,你们不知道别人都是最欢喜观瞧热闹的吗?”

祖凤无奈道:“东君殿下,无论是谁少了亲人都痛不欲生,怎么能拿别人的苦痛当笑话看。”

忽然,“砰”的一声,祖龙把茶几真给敲碎了,“看什么看?反正这个茶几我已经买下来了,敲碎了又咋地?”

我正自难过,陡然被响声惊了一跳:“龙旋,这里是东君大殿上,你摔谁呢?”

“是东君大殿又怎么了!”

祖龙神情不屑,脖颈一梗:“想让我祖龙顺服恭敬也要看是谁,你问他说过了多少遍的看笑话,别人伤心难过是很好笑的事!”

我怒:“别人不是看笑话你说是看什么?陪着你哭吗?你多大的脸?”

乌鸦:“好笑自然就笑了,本殿下是何心情,难不成还须听从你祖龙的一声吩咐?”

祖龙居傲的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若非是不屑于争权夺利,哪轮得到胎毛都没长齐全的小子来耍威风。”

祖龙又是鼻子里一声冷哼。

“你很不服?那你再给本殿下说说,”乌鸦言笑宴宴,饶有兴致的打量:“你觉得你还有何倚仗?凤与凰早已衰败到归为一族,你们两族加起来还能余下多少人?还有人吗?只怕是你连今天砸坏的这个茶几都赔不起。”

祖凤:“东君殿下别把本君与这人一同并论,若非是敬他曾经用自身修为救过飞云祖女一命,今日绝不与之共席。”

“那正好,我还更不想待在这里了!”祖龙起身就大步向外走去。

祖龙走到大殿门口被守卫阻拦住,他转过身不屑道:“就凭你这个小小胎毛,也想拦住我祖龙!”

我问:“那再加上我呢?”

祖龙语塞。

乌鸦嗤笑:“祖龙,我看你是被常年争斗的暴虐给影响,不仅损失实力,连脑子也都一起坏掉了。”

乌鸦又继续嗤笑道:“自以为了得,就不把一切放在眼里,本殿下今天就让你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书评(218)

我要评论
  • 寒气四&。

    那光芒飞的极快,心中才刚浮现一个问号,霎时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寒气四溢,冷雾腾腾。

  • 右无任&的浩大

    周边所有灵气奔流如开闸潮水,全都以寒光为中心汇聚过去,上下左右无任何死角通通被吞噬,场景惊心动魄的浩大。

  • 察,觉&己身穿

    继续观察,觉醒的传承附赠了前世记忆,那记忆中的自己身穿华丽绫罗,红衣红发挺好看。

  • 是无形&没什么

    漫漫时间流逝也不是没一点变化,总算不是无形的空气了,虽然还是与空气没什么不同,至少可以飘来飘去,能望见更远一些的地方。

  • 陪在身&此足矣

    我只好停下来,就这样吧,只要还能看得见,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只要有他陪在身边,如此足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