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间由虚影改成本尊。乌鸦感慨:“气质截然不同,像个大人了。”我挑眉:“凤凰原本是大人,认识了的人都是如此称谓。”他笑问:“杨诗雀,你了是至高强者了,可我总是会改不了称谓怎么办?但是如以前一样叫你杨诗雀好啊?”“称谓随心就好,我也总是会叫你乌鸦乌鸦感慨:“气质截然不同,像个大人了。”。...

转眼由虚影换成本尊。

乌鸦感慨:“气质截然不同,像个大人了。”

我挑眉:“凤凰本来就是大人,认识的人都是如此称呼。”

他笑问:“小灵雀,你已经是至高强者了,可我总是改不了称呼怎么办?还是如从前一样叫你小灵雀可好?”

“称呼随心就好,我也总是叫你乌鸦,扯平了。”

“哈哈哈……”乌鸦大笑。

不想在耽搁时间,带着乌鸦瞬移到祖龙祖凤正在激烈打斗的落霞坡。

他站定后报怨:“你即将闭关,多过一刻就会少了一刻的时间,还这么急着出来见不相干之人。”

我向打斗场望过去,看清是凤凛和龙旋战成一团,果然是他们。

“乌鸦,你可知他们因何斗的死去活来不休战?”

“把他们喊过来问一问,就知道了。”

突然一阵愉快的呼喊声,打断了谈话。

“凤凰,凤凰!无极终于又见到你了...”吧啦吧啦。

小蘑菇蹦跳着奔过来。

“你已经不是蘑菇了,能不能正常点走路!”我训斥。

小蘑菇停止蹦跳一步一步别扭的走过来:“这样的行走真是很不习惯。”

我又开口训责:“你不好好修习经文,乱跳乱窜,明天背不出来罚你在太阳山上长跑一千个时辰。”

经文是一千遍,长跑也一千遍。

小花惊呼:“凤凰,这惩罚会不会太重了些?只怕无极真的会累到脱水没命了啊…”

“火的功法都敢修炼,还怕在太阳山上的几圈长跑?”又扫视了小花和香兰蝶两人一眼:“我还没有说你们,你们是怎么照顾他的?至今还是连走路都不会,看着他不用双脚行走,跳来窜去很好玩儿?”

“会走,我会走路,”小蘑菇连忙接话:“就是有点不甚习惯。”

那边的祖龙祖凤听到有人呼喊凤凰,立刻同时迅速后退着分开距离望向这边。

乌鸦挑了挑眉道:“你们打架还真会选地方,风景优美不说,更是遍地名贵希有的极品仙草,看看现在这里都被你们轰成什么样子了。”

那两边各自阵营嘀咕了一会,祖凤上前拱手道:“祖凤见过东君殿下!”

乌鸦摆了摆手:“免了,既然没热闹可看了,就先说正事吧,本殿下事物缠身,长话短说。”

“东君殿下息怒,”祖凤又拱了拱手道:“曾经这里万里荒无人烟,寸草不生之地,没料东君殿下在此处居住,荒芜也变成了仙界最美丽的圣境了,若早知此地繁花簌簌的美幻,本君绝不忍心将其摧残。”

祖龙也随意的拱了拱手:“无意冒犯殿下,不知东君殿下想要如何赔偿?”

乌鸦笑道:“你话真直接,谈钱这多伤和气,来来,让他们都去那边慢慢商谈,我们到这边来说点别的开心的事情。”

祖龙脸部表情抽搐了一下,既然谈钱伤和气,为何还让手下去商谈。

祖龙又四下扫了一眼,目光停留在小蘑菇脸上呆住。

“小凛子!”祖龙朝祖凤招了招手喊:“小凛子你过来,你看那个人真是很熟悉啊?好像曾经在哪里见过?”

祖凤放下君子风度没好气的斜了祖龙一眼,才转身面向无极抱拳问:“在下祖凤,不知你是?”

小蘑菇挺了挺胸:“我叫无极!”

“哦…”

小蘑菇又无比自豪的说道:“我无极是蘑菇之中最最了不起的大蘑菇,除了我无极,没有哪个蘑菇会修炼法术,因为无人能极,所以我叫无极。”

“哦,”祖凤又下意识的哦了一声。

小蘑菇脸上却是有些失望,皱起眉头:“哦,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只是哦?我这么厉害,你都没感到吃惊吗?你脸上怎么都没有什么吃惊的变化?”

祖凤连忙点头说:“吃惊,当然很吃惊,你是会法术的蘑菇。”

小蘑菇又不满的嚷嚷:“不对,不对!”

“还不对?”祖凤这下不知该怎么回答了:“怎么不对?”

“当然是你说的不对,”无极无比骄道:“你应该说,我是最厉害的大蘑菇!”

“噗嗤…”祖龙嗤笑出声。

“你是吃饱了撑的吧!”祖凤斜了祖龙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某只龙就是太过于老迈,年岁大了五脏六腑也都不通顺了,不断的嗤嗤脏腹内腐臭的浊气,也不看一下场合。”

“腐臭浊气?”无极闻了闻:“好像不太臭,是谁放的屁?”

凤凛瞟眼暗示:“看到没,就是那个红头发最会放屁。”

“他放屁了,他居然放了屁!”小蘑菇惊呼:“那个红头的家伙,你那么大的人了放屁多丢脸啊,你傻呀,大庭广众的这许多的人看着你,也不知道憋着一点,我悄悄告诉你,不要食用太多废弃之物在肚里,那东西真臭死了。”

小蘑菇说完还捂住了口鼻,好像是真闻到了臭气一样。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摘下面纱道:“龙旋,凤凛,好久不见。”

“凤凰大人!”祖龙惊的跳起来。

祖凤也急切的问:“凤凰大人,飞凰在何处?”

我愕然,连他们都不知道飞凰飞云,那她们去了什么方?

早已经解除了主仆契约,没有任何的魂力感应,他们都不清楚,自己也更是一无所知。

祖龙:“凤凰大人,就是这个家伙把她们给弄丢的,却还在这假惺惺的寻问,我呸,连个人都保护不住!”

很有不好的预感:“怎么回事?”

乌鸦左右看了看:“既然都是旧识,里面去说话,慢慢再叙…”

这时祖龙指着无极,嚷嚷着打断:“我想起他是谁了,他是…”

我瞥过去一眼:“龙旋,他叫无极,只是长得像而已。”

“只是长得像?”祖龙疑惑:“他与他不仅长得像,简直是一模一样,这世间不能会有谁与别人长得如此像似吧?”

祖凤开口反驳:“怎么没有长得像似之人,你现在不就是看到了。”

小蘑菇一直都对祖龙特别火红的刺猬头发很感兴趣,听到对方接二连三的提到他,就大胆的凑了过去,伸手想悄悄的摸一下一直好奇的红头发,没料手指似被针扎到,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我无语抚额。

“这,这,这…”祖龙被哭声惊的手足无措:“别哭,别哭了,我有好东西送给你。”

“什么好东西?”

小蘑菇一听有好东西,立刻不哭了,脸上还挂着泪:“你这么厉害,好东西肯定不简单的,快拿出来看看。”

书评(142)

我要评论
  • 距离越&形是凝

    距离越近冰珠也越变越庞大,由小小珠子变成磨盘那么大,外形是凝冰结界,冷气流寒。

  • 但是,&这么一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 里,也&漫长。

    只感觉视力范围内空间太小了点,就像置身于圆形的壳里,也没有时间计算过去了多少个漫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