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传念给小蘑菇。“玉佩收出来,是我给你量身选的功法,与别人毫无关系。”“啊,凤凰你来呀,”小蘑菇喜悦之情的一跳又是三尺多高:“我就明白,你肯定会来!”“凤凰在哪?”小花和玉香蝶同声的问。“在我心里,凤凰只与我一个人说话的,不搭理你们,”小蘑菇得意洋洋“玉佩收起来,是我给你量身选的功法,与别人无关。”。...

我传音给小蘑菇。

“玉佩收起来,是我给你量身选的功法,与别人无关。”

“啊,凤凰你来呀,”小蘑菇喜悦的一跳又是三尺多高:“我就知道,你一定还会来!”

“凤凰在哪?”小花和香兰蝶齐声的问。

“在我心里,凤凰只与我一个人说话,不理你们,”小蘑菇得意洋洋收起玉佩。

传个音有什么好得意。

“别人家族传承功法你都敢要,不知天高地厚,才遇到一点挫折满腹怨念,从今以后你只能修习经文磨炼愚钝心智。”

声音不大,在场三人皆可听到。

“可是,可是,无极想炼火的功法呀…”他结结巴巴反驳,“我现在已经觉醒了火属性,可以修炼的。”

未等他吭哧着说完,我立刻打断:“修炼不是只想一想就能炼成了,火的功法岂是你草胎木质胎能修炼,回去把所有经文背诵一千遍,好好的反醒反醒。”

最后又交待完小花两人,才收回了神识。

坐屋中思来想去,总感到还有什么事没完成,一时又想不起来是什么事,只好又穿越宫墙锦园去到乌鸦的住处。

他正坐在桌案前拈墨入画,神情投入一丝不苟极为认真。

我现身虚影走过去:“你也喜欢写画?”

“雅趣而已,看过你那边的画,这会就也想练练手。”他说着搁下画笔,问:“去而复还,定是有着什么大事,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呃,没事,”我连连的摆手:“就是无意间听到,你那几个兄弟要去哪儿干些大事情,有些担忧。”

乌鸦笑道:“无防,没有历炼何有成长,不必担心他们,老爹与伯父也都将会闭关,没人管着他们就无法无天,让他们去吃些苦头长点教训也好。”

“乌鸦,先前是因为无极没能力自保,才迫不得已留下暂住,而如今…”

乌鸦脸色立刻挂了下来,他站起身,从桌案后走过来站定,目光深邃直达人心底深处。

“莫揣测他人的心思。”

他无奈摇了摇头:“诶,等级的差距,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而你却不想告诉我。”

我能说是很不放心他那些调皮的金乌兄弟,所以才不想将小蘑菇丢在他这里。

“唉,还不是因为心思太重,早已决定不牵扯任何事事非非之中,终还是放心不下。”

乌鸦:“那你以后别再提搬走的事,可否答应我?”

略默,正要回答,突然外面闹哄哄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有人进来禀报:“殿下,祖龙和祖凤的战斗又打到太阳山这边来了,要不要派人阻拦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祖龙祖凤?

突然才想起飞凰和飞云,不知她们是否安好?因为事物缠身又没有感应到她们,一时竟然将这事给忘了,“我去会会那祖龙祖凤。”

他点了点头,才转脸对下属吩咐:“无须阻拦,让他们过来。”

下属得令恭身退了出去。

我由衷感叹:“太阳山,好名字。”

乌鸦:“曾经是因为实力不够,只有这燥热又荒芜的万里秃山无人烟,更无任何事非纷争,如今住习惯了,倒也安宁泰然。”

我点头,问:“乌鸦,你知道有哪些功法厉害些的人?”

“厉害的?我老爹。”

“……,得远一些的广收门陡的大能者,我是想把无极送过去,熟悉之人都难以管教他。”

他愕然:“无极在我这住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想把他送走?”

“他那性格太不服管教,而我又需闭关,唯有寻一位严师教导,把他安排好了后路,我才能放心。”

小蘑菇放在他这里,自己就总会担心他被金乌兄弟欺负,虽然明知道别处也一样,说不定还会比在这更惨。

乌鸦:“这里也是你们的家,还安排什么去处?”

“是历练的去处,我所求不过是让小蘑菇可以活得久一点,先为他铺平大道,今后的路他才一能通顺的走下去,至于将来会如何,已经不是我能顾及。”

乌鸦:“你真舍得他受苦也不去看一眼?”

“……”

乌鸦抱起双臂又道:“我可不想管他死活,只是怕你到时会后悔。”

我摇了摇头:“自己的路就该他自己去走。”

乌鸦却问:“记得你曾经说过一句话,没有大尊,凤凰就没有活着的理由,小灵雀,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离开了?是永远的消失离别?”

“不会,因为我是凤凰,无论死多少次,都会在记忆的渴望里又把自己唤醒。”

他欢喜的双眼笑成月牙:“真要感谢那个怎么死都死不了的重生能力,冷汗都快要被吓出来了。”

“不许你再提搬走的话,这么大空荡荡的地方,我一个人真住不习惯。”

“也无不可,太阳山虽燥热,于我无任何影响,此地又万里无人烟,最适合闭关隐居。”

他莞尔:“还是我最有先见之明吧,人人不愿踏足的太阳山,对于你绝对可以说是风水宝地。”

“还有不要小看了我,本殿下能教好他,无极哪里都不要去了。”

“不成,有我在,他不会服从旁人,”唯有送远远的,让他没有了靠山,才能磨练成长。

这时又有人进来禀报:“殿下,祖龙祖凤仍在激烈战斗,根本劝不住,许多新生的花草树木被波及。”

“知道了,过一会再来报知消息,你先下去吧。”乌鸦挥了挥手。

“是!”下属恭敬退出。

乌鸦又坐回到椅上:“厉害的收徒门派有三十三天之上,东有紫芝碧游宫,还有西方也听说过。”

我思索:“这几处该选去哪,容我再细想想,到时还须亲自去走一趟。”

“说来说去,你就是怕他被人欺负了,”乌鸦又展颜笑道:“我只关心想知道,接下来你会闭关多久。”

“永不在出关。”

“一定要闭死关?”

他笑容凝固,又怔怔的走过来。

“小灵雀,我脆弱的心灵有点痛了,能不能抱我一下,就一下下…”

“……”自己此刻只是个虚影。

乌鸦:“小灵雀…”

我站立未动。

“小灵雀,”乌鸦执拗的伸手。

我蹙了蹙眉:“修炼之人,心不应该脆弱。”

“那我就再换一个要求,是最后一个要求了,可以吗?”

“你说。”

“以后见面已不知是在什么时侯了,很想见到你本尊,而不是仅仅只能与一个虚影对话。”

书评(181)

我要评论
  • 传承记&对。

    虽然有很大进步,但还是不够强,觉醒的传承记忆也没有提示,如果寒光再现,该如何应对。

  • 切都无&颜色,

    不知沉眠了多久,又一次醒来,四周依然没有任何声音,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无颜色,也无日月风雨,唯有着无尽的寂寞。

  • 害角色&凡事被

    也不清楚那寒光里是什么厉害角色,像个永远都填不满无底袋一样,吞噬了这么久依然毫无阻碍压力,凡事被冷芒覆盖之处,全毫无遗漏被扫荡一空。

  • 里,中&会都没

    很快冷芒当头掠过,瞬间被冻僵住,眼睁睁掉落进那冷寒刺骨的冰雾里,中间过程连挣扎一下机会都没有。

  • 钝了一&受到死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 &想又觉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 能进阶&。

    忽然感觉多了些力量,查看原来是觉醒了传承记忆,而且功法也强悍到不用修练就能进阶。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