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花,你要我相信所有困难都而已占时的,现在的有任务交到你。”“什么任务?”“你将来的任务是保护好好无极不受任何造成伤害。”“但是小花会被蒸干水份死掉。”“好吧,我先设置一一个很适合你们生存下来的阵法,再让你们出。”重新布置好玄阴大阵,单调的空气一瞬间变的清新自然“什么任务?”。...

“小花,你要相信所有困难都只是暂时的,现在有任务交给你。”

“什么任务?”

“你今后的任务就是保护好无极不受任何伤害。”

“可是小花会被蒸干水份死掉。”

“好吧,我先设置一个适合你们生存的阵法,再让你们出来。”

布置好玄阴大阵,沉闷的空气瞬间变的清新舒畅,再弄了个聚灵阵给小蘑菇修炼,把小蘑菇捧过来埋到泥土里,他又费力的想从坑里爬出来:“等一等,我还没有去看我们的住处呢。”

“这里以后就是你的住处。”

“不要,这边太远了。”

“赶紧修炼,没得商量。”

无极小蘑菇又沮丧的跌进泥坑里。

我说:“原本都是寸草不生的熟土,现在已为你将泥土也改造过了,你看这土肥沃的能挤出油脂,没有比这更好的修炼条件了。”

小蘑菇:“可是,还很想去看看我们的住处呀。”

“看什么住处,你不记得自己只能待在土里,以后这沃土就是你的住处。”

安置好了无极小蘑菇,拍掉手上的泥土站起身,再一挥手一群蝴蝶飞了出来,围绕在身边翩翩起舞。

“怎么就你们几个出来?”

蝴蝶幻化成少女,为首一女揖手道:“香兰蝶拜见凤凰大人,她们听说要把我们丟进炙热火地烘晒,全都吓得躲了起来,死活也不肯出来。”

“哦,随你们吧。”

既然不出来,我便从空间里收集了些花草树木的种子,将树种花种撒满山坡,还有住处任何角落有土的地方,全都种上各种花草植被。

等忙完,又吩咐:“你们保护好无极,监督他认真修炼。”

“呃,”乌鸦合上快要被惊掉的下巴:“派这么多的美女侍候左右,命还真是好,你就不怕把他给宠坏了?”

“你又小看我!”无极小蘑菇在地上冲乌鸦直嚷嚷:“你就是对我有意见!”

“凤凰,我们不用求他,我们搬走吧,不要住在他这里了。”

我回身瞪了小蘑菇一眼,“你只须认真修炼,明天我会来检查你的成绩,未能达到我的满意要求,就等着接受惩罚吧。”

无极小蘑菇:“怎么个惩罚?”

我伸出手,掌心一颗火球。

“烤蘑菇,你现在想试试吗?”

“修炼,马上立刻就修炼,”无极小蘑菇吓的一缩头,几乎全身都埋进了土里。

“啧啧啧,”乌鸦啧啧有声的感叹:“想不羡慕都不行,即使弱小到仅是一颗小小蘑菇,都是美女成群的好命。”

“无极总得有人照顾。”

我瞟了乌鸦一眼:“你需要多少的美人,我都能送给你。”

“我就不用了,我只喜欢清幽宁静,”乌鸦连连的摆手,率先向前走去:“我带你去住处,看看你喜不喜欢,若是不喜欢可以再从新收拾。”

“没有那么多讲究,”一个瞬移到了住处,四下一打量,亮堂的有些刺眼,又改口:“这么奢华的住处,的确是怕住不习惯,住处还是由我自己布置了就好。”

“呃,”乌鸦:“四处都是金光,照的眼花缭乱,我也很是不习惯。”

乌鸦说完又私密传音过来:不知道那东皇会不会因为担心儿子,留下耳朵在这里,其实,我真的不想认他,我只要有你一个亲人就够了。可是,东皇的父爱感动了我,他那么爱他的儿子,不应该有失去,我不想看他因失去亲人而难过,从现在起,我就是东君了。”

我点了点头,也传音道:你做的很对,东君也会感谢你。”

走进了金壁辉煌宽敞的大殿站定,左右看了看,由衷的感叹:“果真是奢华,估计东皇全部最好的家当全都搬过来给你了。”

我说:“先去住处看看,我可能会闭关一阵子了,究竟需闭关多久,还不甚清楚。”

“闭关?”乌鸦先是惊讶后也了然。

“闭关期间,无极就拜托你了。”

乌鸦:“应该的,以后这里也是你的家,太客气就是生疏了。”

“到了,就是这里。”乌鸦说着话推门进去。

走进去依然是满室的奢华金辉炫目:“用品我有,你把这些统统搬走,一样不留。”

待他收了所有物件,才一样一样的摆上自己喜欢的东西,眼前呈现出曾经洞府内的布置,熟悉之感险些热泪盈眶,摸摸这一件又摸摸那一件。

记得还曾收藏过他的几副画,也全都找了出来挂到墙壁上。

收拾好,凝眸细看墙上的画,还保存了他的一幅画像,真好,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滳落下来。

乌鸦走了过去,一幅一幅的观瞧:“这一幅是大尊者?谁画的?”

“是他的画。”

乌鸦:“我猜也是他,你流眼泪的样子真让人痛心,他怎么能舍得就死了?”

“你既然那么忘不了,就看看这些画吧,”乌鸦说完又补充道:“这些画似乎不简单,你应该仔细看看,看看能不能发现些什么,只是一种感觉,也说不太清楚。”

我心中一阵的激动,他真的会留给自己什么吗?他会留下什么呢?

“乌鸦,你觉得会是哪一幅画有所不同?”

他又仔细的看了一遍,得出结论:“这幅,应该是这一幅。”

那是他的画像,伸手隔空把画像取了过来,铺到桌案上,细细观察。

轻触他的画像不知不觉的又是泪流满面,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还有机会,把他的东西从空间里翻找出来怀念。

本以为会一直在那僵界挣扎求存,把修炼来的一点灵力全都用来转渡给小蘑菇进阶成长,没料,乌鸦闯入僵界,冒着生命危险找到了自己。

空间里保留下的每一样东西都与大尊有关,弥足珍贵,一切如昨近在眼前,一切也都已成为虚无,求而不得。

眼泪一滴又是一滴的滴落到画上,落下的泪珠打温了画纸,散发出一阵柔和的光芒。

乌鸦:“好多的能量!”

被浓缩在画中的强大能量光芒四溢,忽然那能量光芒迅速飞进自己的额头,又流入七经八脉再聚丹田。

乌鸦:“很强大的能量。”

原来他留下的,是自己曾强行剥离而消散的灵力,他人都已经不在了,自己还要这些灵力有何用,能有何用?

书评(129)

我要评论
  • 忽然感&传承记

    忽然感觉多了些力量,查看原来是觉醒了传承记忆,而且功法也强悍到不用修练就能进阶。

  • 那记忆&己身穿

    继续观察,觉醒的传承附赠了前世记忆,那记忆中的自己身穿华丽绫罗,红衣红发挺好看。

  • ,像个&一样,

    也不清楚那寒光里是什么厉害角色,像个永远都填不满无底袋一样,吞噬了这么久依然毫无阻碍压力,凡事被冷芒覆盖之处,全毫无遗漏被扫荡一空。

  • 忽然又&好。

    忽然又是一阵感动,比走出冰域绝境还欣喜若狂,掌控力量的感觉真好。

  • 除了冰&那寒光

    漫无边际之中除了冰冷什么都没有,记得之前一切都被那寒光吞噬,难道就没有什么活着的生灵?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