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内正重新布置装饰点缀的两人听见外面响声隆隆,东皇虽未明原因,有守护着大阵,也没急着去查询,在他的确不论什么大事,都也没给儿子弄个非常舒适的住处更加最重要的。虽然乌鸦一下子窜了回去,腾身而立屋顶之上向声音处观望,抬头一看山巅那边彩光冲天。东皇不安心昂首阔步虎行而出但是乌鸦一下子窜了出去,腾身立于屋顶之上向声音处观望,只见山巅那边彩光冲天。。...

殿内正在布置装饰的两人听到外面响声隆隆,东皇虽不明原因,有守护大阵,也没急着去查看,在他看来无论什么大事,都没有给儿子弄个舒适的住处更为重要。

但是乌鸦一下子窜了出去,腾身立于屋顶之上向声音处观望,只见山巅那边彩光冲天。

东皇不放心阔步虎行而出,“儿砸,那边是什么地方?”

乌鸦:“这里四处空空无物都是秃山,炙火之地一只蚂蚁都不会停留,那边哪里来的一棵大树?”

“扶桑树!那是真的扶桑树!”东皇非常激动,连声音都颤抖了:“消失的扶桑树又出现了,是扶桑树出现了!”

乌鸦疑惑:“不就是一棵树,父亲这么激动做什么?”

东皇半响才由激动恢复正常表情,“走,一起过去看看。”

说着话,东皇已急匆匆带着乌鸦瞬移过去。

到了老树底下,这边光芒已经退尽,四周静悄悄的安宁,只余漫天彩霞染红半边天际。

站在树下,确定就是扶桑树,东皇更是激动难平心绪,“扶桑树还记得我东皇吗?”

老树没有任何回应。

东皇四下观察了一下:“树根的周围都是新翻起的鲜土,一看就是刚栽种上去的样子。”

他沉思着猜测:“一定是扶桑树自己选了这块地方,儿砸,你以后定要保护好这棵树…”

他话说了一半又禁声,盯视着地面沉思研究,地上新翻的鲜土,一颗比鹅蛋还大一些的圆石头特别显眼。

“那个石头颜色真特别,好像还有生命气息?”东皇纳闷指了指:“儿砸,那颗圆石头是先前就有,还是与扶桑树一起出现的?”

“那是小蘑菇。”乌鸦说。

无极小蘑菇听到声音,怏怏的站了起来。

乌鸦问:“小蘑菇,你都没有修炼过,怎么会这么快就长成大蘑菇了?”

无极小蘑菇正悲愤着,根本没注意听乌鸦说了什么,他一见到是熟人,立刻就嚷嚷了起来。

“乌鸦,你快来把这棵臭树给我砍了,赶紧的把它给砍了!”

“太坏了,太恶劣!”无极小蘑菇悲愤道:“这臭树不知给我吃了什么果子,害的我浑身都疼痛难受,差一点就被痛死了!”

东皇威严的表情,又是一阵失控的激动:“暴残天物,这简直是暴残天物!”他愤慨的面部都要被扭曲了:“你吃了扶桑果,居然还只是这么小小一颗草蘑菇,半丝灵力都没增涨一分!白吃了一颗扶桑果!”

乌鸦说:“还不错,长大了一圈,很不容易了,有谁见过这么大蘑菇呀。”

“我长大了?真的吗?”小蘑菇连忙上下左右的查看,“哈哈哈,我终于是个大蘑菇了!”

小蘑菇:“刚刚做了一个梦,一下子长到天那么高,树那么壮,但是总有炙火烈烈,烤的焦心,水份全被消耗一空,才又被缩小了,最后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东皇朝扶桑树拜了拜:扶桑树,东皇从诞生至今未见识过扶桑果,如今为东君我儿讨要一颗扶桑果可好?”

扶桑树还是没任何的反应。

无极小蘑菇在一边乐的蹦来跳去:“笑死我了,老树都不理你,就是不理你…”

东皇沉思了一下道:“既然扶桑果出现,还须有缘人,强求不得。”

“儿砸,老爹先回去了。”

东皇没有得到果子并不沮丧,对于他扶桑树就是家的喻意,唯有万千感慨:“此事还须与大兄商定,合力开起封山大阵,莫让宵小扰了扶桑树的清静。”

东皇交待了一番,才匆匆瞬移离开。

停止修炼,我在扶桑树上站起来,身形又长高许多也无甚喜悦,这里没有他,即使修炼到超越一切又能如何?

从未有过瓶颈的进阶,这次却有了心魔被迫陷入幻境,在幻境中他一边作画一边流泪,流的整张画纸都湿透了。

而自己也痛到死去活来,本以为再也走不出那个幻境,没想到还是顺利的进阶了。

纵身便要从树上下去,老树又开口道:“你得把蜂巢给我摘了,无论有多喜欢热闹,也讨厌耳边每天都是嗡嗡之声,为报答,我会再送给你三颗扶桑果。”

“三颗,行,”虽然已吃过再食用也用处不大,但是对乌鸦肯定有好处,刚才东皇为儿子拉下面子求也没求到的东西。

仰头观瞧,那蜂巢真不是一般的大,不怪老树会嫌吵吵。

我取走蜂巢,又收下赠送的三颗果子,才从扶桑老树上飞落而下,待站稳身形抬起头,正望见乌鸦目瞪口呆的表情。

心中莫名,先是低头查看了一下并无不妥,才问:“你那是什么表情,不过是又长大了一点,看傻了?”

乌鸦讪讪的笑了笑:“的确是被惊艳到了,原来你成年是这般好看,我估计,以后无论在什么时侯都会记住,你从扶桑树上飞落而下的那一瞬间。”

这时无极小蘑菇跳过来:“无极还想吃果子,虽然被烤干水份很痛苦,但是,一想到能够长大一些就不怕难受了。”

乌鸦:“撒娇也没用,不要那么眼巴巴委屈的样子,修炼不是仅靠外力就能得来,唯有自身扎实的根基才能有更高的成就。”

“凤凰吃了能量就可以一下子长大了!”

乌鸦:“你草胎凡生资质岂能与混沌先天之火并论,只要能量足够小灵雀就可以一直进阶下去。”

“也没有那么夸张,奈何丹田无底,天荒地老又海枯石烂了多少回,也才堪堪长到成年。”

小蘑菇又眼巴巴问:“蘑菇多服用能量真的没用吗?”

我点了点头:“扎实根基非常至关重要,不然,就算用尽我全身修为也必助你快速进阶,只是,修行还须你自己慢慢领悟。”

无极小蘑菇一脸的失望。

“小灵雀,”乌鸦又突然想起什么惊喜道:“走,带你去看看住处,现在室内布置的可亮堂了。”

“在等一会儿,”我转身仰头望向扶桑树:“老树,你不是寂寞吗?刚才又为何不理东皇?”

“诶,就知道心理话不能告诉别人,”扶桑树说道:“其实老树我还是很喜欢孤独的,我也只是与你说过话而已,我从来都是默默看着身边一些事物,看着就好,无须参与其中。”

“那好,我把小花放出来陪你。”

小花现身出来一半恐惧的惊叫一声,又缩躲回了空间里。

“小花,你出来,以后这里就是家了,还满意吗?”

“不好,很不满意,”小花在空间里使尽摇头:“外面除了火热什么都没有啊,太恐怖了,太可怕了,多待一会小花都会被晒死掉了呀。”

书评(468)

我要评论
  • 词,不&一切未

    我在宁静中思来想去,不断释义着温馨亲人这个词,不断自以为了解一切未知,也不断反复委屈着。

  • 这世间&冷,都

    没想到经历过那样绝境,还可以活着感受这世间,仅是回想一下那时酷寒冻冷,都会忍不住哆嗦颤栗。

  • 被寒光&吞噬了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 是孺慕&如他一

    望着他的身影,满心满眼都是孺慕崇拜,幻想有一天自己也会如他一样厉害。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