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她们点了点点头:“你们慢叙,告退。”20-300众人多有客套,瞬移而走。寻到小蘑菇,他已化神成年之后了,正躺在草众里不知道是在闲睡着但是修练。虽然早以没什么期待……了,心但是兴奋的颤抖着着,已不知道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走到了跟前。小花和玉香蝶意外的惊喜的迎回来。“凤凰,不等众人多有客套,瞬移而走。。...

我向她们点了点头:“你们慢叙,告辞。”

不等众人多有客套,瞬移而走。

寻到小蘑菇,他已化形成年了,正躺在草众里不知是在闲睡觉还是修炼。

尽管早已没什么期待了,心还是激动的颤抖着,已不知是用什么样的心情走到了跟前。

小花和香兰蝶惊喜的迎过来。

“凤凰,你出关啦!”

“恭迎凤凰出关!”

抬手止住两个人的动作,让她们退立到一旁。

“无极,”轻轻的开口,极力控制着不让声音颤抖,明知道,不过是与他容貌相似而已,真没必要如此激动。

小蘑菇听到声音,蹭的一下从草丛里窜了出来,待看清楚来人是谁,他“哇”的一声嚎啕大哭,“呜呜呜…”

小蘑菇一边哭一边口齿不清的呜呜着喊:“呜呜呜…你怎么才来呀,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好久好久呀,呜呜呜…”

“说好的第二天来检查修炼的,我…呜呜呜…一等,结果就等了一百年,都已经过去一百年了啊…呜呜呜…”

“呜呜呜…一百年了,你怎么才来呀,花儿都不知枯黄了多少回,都没有等到你…”

哭那么凄惨,把大尊的一张脸弄的面目全非...

脆弱蘑菇才一百年的基础修炼便能化形,可见其体质等级有多低劣不堪,如此劣质之体又能有多高的成就?

“凤凰,你看无极是不是这里最帅的人?”

“……”跟乌鸦学的吧,一个德行。

小蘑菇兴奋的不知如何是好,由着喜悦心情一跳足有丈高,习惯了跳越翻跟头的蘑菇,还没能适应人走路须抬脚行步,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才降落地面上。

他落到地上,又是一阵欢悦的跳来跳去:“这是我的手,还有这是无极的脚…”

“凤凰,我变的帅不帅呀?”

“挺腰站直了!没个正形。”

小蘑菇:“很开心呀,我现在与他们也是一样了,看他们谁还敢欺负我,哈哈哈…”

“看无极全身都是力气,我无极将来绝不会平凡,哈哈哈…”

那个像疯魔了一样的人是谁?

激动的心渐沉了下去,他已不是他,却顶着他的那一张脸,做出百态怪状的表情,害我把他的记忆都要变成面目全非了。

“不许笑!”我斥责。

小蘑菇,顿住身形,赶紧的闭上了咧着的嘴巴,仍崩不住憋忍着要笑不能笑的样子,最终还是没忍住笑,噗嗤泄了气,乐的嘴巴都快挂到了耳朵根上,实在憋忍不住的想笑,才想起来伸手把嘴巴捂住。

“唔,无极真很开心呀,我现在不是蘑菇了,就不会被他们当球球踢了,你不为我高兴吗?”

吧啦吧啦…

“……”一颗蘑菇终于不想再做蘑菇了,就像是人不想再做人一样,这该有多大的怨念。

小蘑菇:“凤凰,你看呀,你看我帅不帅呀。”

我背过身去,再也不想看到他的那张脸了,虽然知道他已不再是他,却从没想过有人能把他的冷酷篡改的如此面目全非。

“哈哈哈,我无极才是最帅最厉害哒,以后就可以由我无极保护凤凰了…”

听其声音,知其狂态。

谁能告诉我,那个中二的家伙从哪冒出来的,以前他是蘑菇时倒还不觉得,可如今他顶着他的脸,做出一副副傻x的表情...

(作者菌对着镜子试过了,严肃的冷脸与做出各种丰富表情的鬼脸真不一样,简直就是两个人,尤其是很帅的人。)

以后,都必须不看无极那张脸吗?但是又不能把他的脸蒙住,真是郁闷到呕血。

“凤凰,你理理我呀,我长的不帅吗?你不开心吗?”

“凤凰,你看,这就是我呀!”

知道是你,能不跳来跳去的扮猴子吗?

有多无奈也都必须面对,收起心中所有不忿。

远处小花的声音喊:“我说香香,你又喷的什么香水那么臭,现在可没有殿下他们在,真怕你香味太重熏着了我们家凤凰。”

“你,你就会妒忌我。”

“妒忌你?你名字叫香香也没有小花香,谁会妒忌你?”

香兰蝶委屈的跑过来,“凤凰,你看她呀,小花她这是在妒忌,她妒忌十殿下为香香赐名,而她没有。”

“香香?很好的名字,”我陈述了一遍名字,转身便想离开,身后又传来小蘑菇的喊声。

“凤凰!”

“凤凰,你等等,你这是就要走了吗?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又想悄悄的溜走了?

我停住脚步,慢慢转过身微微轻叹:“唉…”

“凤凰,你叹息什么嘛?你没有话对我说了吗?”

我又微微轻蹙了下眉:“你那是什么委屈表情?就不能好好的正常着说话。”

“这也叫不正常?是哪儿不正常了?”小蘑菇又跳了跳:“凤凰你看看我呀,跳的高蹦的远,我已经这么厉害了,你竟然还嫌弃无极,我以前哪有这么厉害呀。”

他又腾空翻了两个筋斗:“你看是不是很正常,我能走还能跳,你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孤独了一百年,这该需要多么强大的意志力啊!”

“无极这样厉害了,怎么就是不正常了呢?”

怎么会是只有他一个人,有小花和蝴蝶那么大群人陪着,他还嫌孤独,真是太贪心了,若不是教他修炼,他原本的寿元最多也不过只有几天而已,才有了一点成就,又嫌孤独。

既然他不是他,小蘑菇会变成什么样,其实也没有多重要。

“凤凰你别走,你等等我,等一等,”小蘑菇奔过来拦住:“你就真不想对我多说几句话了吗?”

“说好的第二天就来看无极,结果一等就是等了整整的一百年,”他说着委屈的眼泪往下淌:“等终于见着你的面了,话也没说几句,却就要走了,真谢天谢地,受了那么多苦,我无极尽然还能好好的活着。”

“……”太贪心了,那有蘑菇有他寿命长,哪有蘑菇如他能修炼功法,别的蘑菇没有的他都有,什么都为他准备好了,还嫌受了多少苦?

一百年的等待能算的了什么,曾经等了他万年的苦楚,也终不过是一场云烟虚无罢了,还有什么是可以长久?

“你说话呀,你理理我…”

我收回思绪不解问:“说什么?”

“你至少得补偿我,我就是超级的委屈,非常非常的委屈,”小蘑菇不高兴的撅着嘴:“你得陪陪我,安慰我,我高兴了就不会难过了。”

还是蘑菇时侯,他眼中都记不清传授本领之人是何种生物,孤独没让他学会坚强,反而更脆弱粘人了,必须在敲打敲打。

“你不许走!”他又上前拽住衣袖不撒手:“你说话不算数,说好第二天就来看我,结果整整等了一百年,一百年!”

“这一次你没有说明天来看我,你是不是再也不会来了?

书评(205)

我要评论
  • 一下都&境的尽

    陡然又有了精神,我四下观望,希望在这茫茫冰域能找到奇迹出口,然,冷意狠虐,挪动一下都成困难,又如何走到冰封绝境的尽头?

  • 质出尘&会觉得

    我好奇打量,他头发与衣服雪一样洁白,仙袂飘逸,气质出尘,遥不可及,为什么会觉得很亲切呢?

  • &结界这

    沮丧,情绪低落,为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近在咫尺距离阻隔。

  • &和幸福

    亲人这个词真好,可以相依为命,可以念念牵绊,提及亲人这个词,都是满满愉悦和幸福。

  • 的浓稠&透过玻

    精神力屏障自然而然消退那层薄纸一样阻碍,神识漫延出去,能看到百米多远距离,笼罩四周化抺不开的浓稠紫气,在精神力扫视下,清晰到如透过玻璃注视着窗外。

  • &很无聊

    修炼了一阵子耐心耗尽,不停重复相同一件事真很无聊,于其枯燥修炼,还不如欣赏他的头发丝有趣。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