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开。”小蘑菇听了反倒用双手牢牢地把握住衣袖:“不松,坚决不放开手。”“你还没说下一次什么那时候……会来看无极,我都没认真修练,你也不管一管了吗?”我低下头看了看被扯的皱皱巴巴的衣袖,问:“你的手不疼吗?”“疼?为什么疼?”他错愕诧异。“无极快放开手啊!”小小蘑菇听了反而用双手牢牢抓住衣袖:“不松,坚决不放手。”。...

“松手。”

小蘑菇听了反而用双手牢牢抓住衣袖:“不松,坚决不放手。”

“你还没说下次什么时侯会来看无极,我都没认真修炼,你也不管管了吗?”

我低头看了看被扯的皱皱巴巴的衣袖,问:“你的手不疼吗?”

“疼?为什么疼?”他愕然不解。

“无极快放手啊!”小花惊呼。

香兰蝶也是惊恐结结巴巴:“无极,你,你…”

“你什么你!”被打断了谈话,小蘑菇很是生气:“你们全都去远一点儿,你们不帮忙说说好话也就算了,却还阻止我。”

小花及时的反应了过来,焦急道:“无极,你再不放,双手都要被溶化了,你看看你的手成什么样了…”

小蘑菇低头看到手,惊了一跳,两双手已被凤凰火炙烤的比太阳的脸还红通。

“诶,竟然忘了你是火焰,还以为揪扯的太过于用力了,才产生了疼痛的幻觉。”

我挑眉:“知道了还不放下,你想吃烤猪爪。”

“不放,”小蘑菇咬牙坚持:“我不信你一点都不心疼我。

小花泪眼楚楚:“凤凰大人…”

香兰蝶干脆直接啕啕大哭了起来:“呜呜呜…”

小蘑菇:“哭什么,我还活的好好的又没有死。”

我抽回衣袖,同时也解了他的火毒,将他的双手恢复正常。

小蘑菇:“我分明是正抓着你的衣袖吧?为何才眨了一下眼睛,你却又站到那么远去了?”

他沮丧的看着双手:“如果我哭一哭,你会不会走过来看看我?”

“……无极,不要天真,从来没有永远的陪伴,你该长大了,今后的路还须你自己去走,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转身缩地成寸而走,仅是跨出了一步,却是已经回到了住处。

小蘑菇还想说些什么,眼前已是空无人影,他下意识的伸手抓捞,自然是捞了个空。

“凤凰,你先前不是这样生疏?”

他伤心的站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的呢喃:“你把我带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却又丢下了我,让我独自一个人…”

一圈人陪着还叨叨只他一人。

回到了屋里,忽然才想起三颗扶桑果,如今的等级留着也没什么用处,还不如全都送给乌鸦做人情。

拿出扶桑果,想了想,又留了一颗,或许以后能用到也说不定。

神识留意到娲皇已经走了,动用灵力托着玉盒给乌鸦送了过去,他的身边正围着一圈问东问西的金乌兄弟。

突然凭空出现两个玉盒,他先是诧异了一下,笑道:“小灵雀,玉盒里是什么?”

“是扶桑果,看画那天忘了给你送过来,谁知看了一张画,结果闭关了百年。”

飘渺而空灵的声音传了过去。

乌鸦伸手托起两个玉盒,又好奇的问:“没想到小灵雀也有闭关的一天,这次闭关可有收获?”

我摇头,想到乌鸦看不到这边,只好又叹道:“堪悟朦胧一角坤,修行大道斩情根,执心还念来时梦,回首仙途已断尘。”

乌鸦陷入沉思。

几位小殿下面面相觑,轮番伸手在乌鸦眼来晃了又晃,异口同声的呼唤:“大兄…”

“大兄,快回神了…”

小十皱着眉头很是不解:“大兄吖,凤凰上尊的话好深奥呀,修行就是必须了断了前尘?”

乌鸦回过神,轻敲了下小十的额头:“上尊的话岂是你们能悟懂,再过个亿万年的历练吧。”

小十捂着头小声反驳:“小十资质哪有这么差,用不了悟那么久吧?要不要这么狠。”

乌鸦拍开抢玉盒的几只爪子,愉快道:“小灵雀,这扶桑果正是我所需,也就不多客气收下了。”

“乌鸦,我将闭关,无极就拜托你照顾了。”

“又要闭关?”他惊疑。

没在有回应,他准备收起玉盒,瞅见一圈眼巴巴的目光。

“大兄,扶桑果长啥样滴呀?”小十极是好奇的问。

乌鸦递过去一个玉盒:“给你,已经用灵力分成了十份,你们每人都有。”

“此物见空气便会融化,可不要浪费了,找个地方修炼去吧。”

“嗯,嗯,谢大兄,谢谢大兄!”

“谢谢大兄...”

众小子欢喜非常异口同声的道谢。

“快去,快去吧,”乌鸦连连的挥手。

我收回神识,此次闭关或许会醒也或许是永远都不会醒来,做出了此决定,最放心不下的还是小蘑菇,修行才刚从零开始,怎么能让人放心。

可是他不是他,没有理由时时刻刻陪在他身边。

这么思索着,又把神识探了出去,小蘑菇依然还站在那未曾移动,飘飘白衣的颜色却已经有所不同,衣领与袖口的襟边都变成了鲜红的颜色,他体内的火属性终于被激发了出来。

隐隐担忧,不知道遇火即燃的木质菌类,继续修炼下去会不会引火自焚?

小花和香兰蝶这次变老实了,低眉顺眼的垂首立于身后。

小花胆怯的抬头偷瞄了一眼,又低垂下头,扯了扯香兰蝶,低声道:“该说话的时侯你哑巴了,无极需要安慰,你说话。”

香兰蝶一脸的愁苦:“我一开口就更惹他生气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吼我,还是你说吧,你的话才会更有用一点。”

小花狠剐了她一眼,转脸小心翼翼开口:“无极小主,回去吧,凤凰是上尊,不会在意此等小事,你只有好好修炼,有了本领才有资格想其余的事情。”

小蘑菇有了反应,问:“什么功法不惧怕火焰?”

两人被问的怔了怔,她们又怎么能知道这些,香兰蝶转了转眼珠道:“几位小殿下肯定知道。”

小花:“你什么事都能想到小殿下。”

正说着话,远处突现异象。

“有人进阶,”香兰蝶惊呼:“会不会是小殿下他们?”

小花:“你满脑子都是别人,还留在这干啥?”

香兰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心里想了什么你能知道?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小花:“你才当虫子,牙尖利齿,以为别人眼睛都看不见。”

小蘑菇沉思了一下,便向异象那边跳越了过去。

“无极,别去,他们都会欺负你,你又打不过他们!”

小花没喊住,回身责问:“香兰蝶!你就那么想看到无极被人欺负吗?”

香兰蝶扁扁嘴很是委屈:“要么你给他找部好的功法来?先别说我了,过去看看吧。”

唉...

本已有决定,仅用精神力看上一眼就走,他却偏又去招惹那窝金乌兄弟去了,要不要过去看一看?

书评(108)

我要评论
  • 亲人这&满愉悦

    亲人这个词真好,可以相依为命,可以念念牵绊,提及亲人这个词,都是满满愉悦和幸福。

  • 是想知&感觉。

    于是,也学着他的样子修炼,虽然以后会自动进阶,还是想知道修炼是什么感觉。

  • &间计算

    只感觉视力范围内空间太小了点,就像置身于圆形的壳里,也没有时间计算过去了多少个漫长。

  • &,潜意

    时间不容多有思考,心中焦急吼吼,潜意识立即转身迅速奔命,相信只要不被寒光倾泻的冷芒罩住,便能躲开被吞噬的危险。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