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蘑菇缩成一团是一个圆圆的白色小球,被小小少年当做球球掷了回去。那样的摔打,望着都疼。我惊怒,小蘑菇但是像是一个球球,也而已形如而已,他哪有真球如果很结实。立马就得一次出手救下小蘑菇,抬了手,却又是硬生生停住,要忍着,孩童之间的玩耍嬉戏也没不闹那样的摔打,看着都疼。。...

小蘑菇缩成一团就是一个圆圆的白色小球,被小小少年当作球球掷了出去。

那样的摔打,看着都疼。

我惊怒,小蘑菇虽然像是一个球球,也只是形似而已,他哪有真球那么结实。

立刻就要出手救下小蘑菇,抬起了手,却又是硬生生停住,必须忍着,孩童之间的玩耍没有不闹腾,管的太多,还怎么磨历他成长?

即使他很脆弱,也不会真就像寻常蘑菇一拍就散了。

必须冷漠,就像他曾经一样,唯有如此,才能让脆弱之心变坚强,慢慢打造成铜墙铁壁,不惧任何险难,不畏任何困苦。

如果帮他走完了人生的整个过程,那他自己还能干什么呢?

无须细致到在意每一个细节,只需默默守望,等待最终的结果就好。

一个没有传承记忆的小蘑菇,娇而不贵,一切从零开始,不经历跌打损伤的磨炼,永远都只能是个小小的蘑菇。

那边,小蘑菇被像球一样投向了扶桑树,在即将撞上树杆那一瞬间,他先是深深的大吸一口气,然后用力一蹬树杆,借着树的反弹之力,向反方向弹跳了出去。

“哈哈哈…”

小蘑菇见有希望摆脱纠缠,一边跳越一边高兴的大笑,笑那么开心,看来摔打的还不够重。

小蘑菇得意洋洋,突然“砰”的一声坠落到了地面上。

“无极小主,你这是要到哪里去呀?”

香兰蝶带领着一众蝴蝶少女挡住了路。

小蘑菇惊慌失措的从地上跳起来,“快,帮我拦住那群坏家伙们。”

他来不及看挡路的人是谁,又想继续奔走,却又被拦住,小蘑菇抬头看到是香兰蝶,小脸立刻垮了下来。

香兰蝶:“无极小主,凤凰有交待,你要听话可别到处的乱跑。”

小蘑菇生气的质问:“他们都欺负我,你看不见吗?”

香兰蝶:“你不要再任性耍小脾气了,几位小殿下身份何等尊贵,愿意陪你玩好是恩赐,你莫要再惹几位殿下们不高兴。”

“殿下?不过是几只小小雏毛而已!”小蘑菇很是不屑,似有着极大的愤慨与不满。

香兰蝶深怕被远处的几人探听到,连忙打断,小声:“快别乱嚷嚷了,惹几位小殿下不高兴了,对我们都没有什么好处。”

“无极小主之所以心中不痛快,也只是因为彼此不熟悉,所以才生疏隔阂,一时很难跨越了距离,你快过去陪殿下们交流交流感情,唯熟悉了才能发现友谊之间的亲切感。”

“不去,谁要认识他们,你让不让开!”

香兰蝶见难以说服,心中很是焦躁:“若非凤凰交待,谁管你,得罪了殿下那样的强者,你真是太不懂事了。”

“切,”小蘑菇不服气道:“凤凰说了,我无极前生的前生,比你们都厉害,更比那几只小小雏毛更厉害!”

香兰蝶:“不可以言带歧义。”

小蘑菇:“就歧义怎么了,信不信我告诉凤凰你欺负我。”

香兰蝶很是无奈的跺脚:“凤凰把你教给我,就得听我的,你顽劣没教养,都不知道什么是尊重人吗,我又没有做错什么,难道还怕你去胡乱编造。”

小蘑菇:“这可是你让我编的,不编造也对不起我自个,到时侯我就编,说你不许我修炼,还把我当成球球一样踢来踢去。”

“你!你不识好歹…”香兰蝶气的直哆嗦。

那边的几个半大小子见小蘑菇被拦住了逃不脱,也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

领头的小少年大声笑道:“你还逃呀,你能跑到里哪去你说?好不容易碰到如此有趣的家伙,岂能让你逃掉了。”

他说完又赞同的目光望向香兰蝶,“你,很不错。”

香兰蝶恭身施礼道:“蝶儿拜见几位殿下。”

小一点的少年转动着机灵的眼珠笑的双眼眯成缝:“你叫蝶儿?真好听的名字。”

“是,”香兰蝶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小名叫蝶儿,全名是香兰蝶。”

“香兰蝶?好听!”小家伙说着话走过去:“我来闻闻香还是不香。”

“嗯,果真很香啊,真神奇!”小小少年陶醉的吸了吸鼻子:“这么香的美人,你以后就叫香香吧。”

香兰蝶又矮身下拜:“香香谢小殿下赐名。”

“哈哈哈…”

另一位少年调侃:“小十不得了了,这么点儿大就会调戏良家少女,等你长大还得了!”

小十:“就是因为我年龄小,所以才童言无忌,不信你过来试试,你若是也敢这么说,看人家美人儿会不会甩你两个脑瓜子。”

“大哥,你们快看那边聚着许多的人!”另一个小少年惊呼,极将成年的变声期嗓门很是尖锐。

“咦,他们慌慌张张在干什么?”

“不知何因,像是什么喜事?”

“差不多,可能在庆贺什么…”

十个小少年,也分不清谁是谁,聚在一起七嘴八舌议论。

香兰蝶扭头对身边的蝴蝶少女吩咐:“你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蝴蝶少女答应了一声,飞了过去,不一会儿,又慌慌忙忙的飞了回来:“大事情!出大事了!”

香兰蝶微蹙了蹙好看的娥眉,很是不赞成蝴蝶少女惊慌失措的样子:“什么大事?你那样惊慌干什么,慢慢的说。”

“真是不得了的大事情,”蝴蝶女喘了口气急急说道:“她们都在打扫洗尘,准备迎接娲皇娘娘!”

“娲皇娘娘要来这里,你确定没有听错?”兄弟几个盯着蝴蝶少女,全是极不信任的表情。

“打探个消息都办不好。”

“切,蝴蝶的耳朵肯定不好使。”

众小子们又七嘴八舌。

“是真的,绝对打听清楚了,”蝴蝶少女急道:“本也以为听错了,寻问了几个人呢,都说是除旧更新清洁净了迎接娲皇娘娘的到来,铺了一路的霞彩云毯呢,错不了。”

“我滴天咧,居然系真滴?不系做梦吧?”激动的口齿都不利嗦了。

兄弟几个全都惊掉了下巴,异口同声惊呼:“娲皇娘娘来见大兄!”

书评(347)

我要评论
  • 传承记&忆也没

    虽然有很大进步,但还是不够强,觉醒的传承记忆也没有提示,如果寒光再现,该如何应对。

  • 可以念&个词,

    亲人这个词真好,可以相依为命,可以念念牵绊,提及亲人这个词,都是满满愉悦和幸福。

  • 望周围&冰雕,

    情况真不是一点点糟糕,也顾不上被摔成多少瓣,又连忙收集收集聚拢了起来,颤抖瑟缩着望了望周围,冷气狂肆,遍处都是晶莹剔透的冰雕,厚积的晶莹形成座座巍峨冰川,陡崖峭壁倒挂着锋利冰锥。

  • 可及,&呢?

    我好奇打量,他头发与衣服雪一样洁白,仙袂飘逸,气质出尘,遥不可及,为什么会觉得很亲切呢?

  • ,处处&然无味

    去溜达了一圈,处处混沌朦胧,实终在如壳的方圆,索然无味,继续沉睡。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