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强者的心愿,却求而严禁,那是何其的迷惘,他不论怎企盼都如溺亡之人,抓忍不住最后一根救急的稻草。而自己却一无所知。心已不知道何为痛疼,“有你这些话,什么样的苦我也无怨无怨无悔,但是,你不愿承这卑贱的残魄一缕,但他是你,有我在,我会让小蘑菇始终而自己却一无所知。。...

巅峰强者的心愿,却求而不得,那是何等的茫然,他无论怎期盼都如溺水之人,抓不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而自己却一无所知。

心已不知何为疼痛,“有你这些话,什么样的苦我也无怨无悔,虽然,你不愿承这卑微的残魄一缕,但他也是你,有我在,我不会让小蘑菇一直渺小。”

他怔怔半响,摇了摇头:“你执着的人已经不是我了,我甚至妒忌,妒忌他的幸运,妒忌可以陪在你身边的人是他,而不是我,一面妒忌,一面又希望你忘了曾经才能过的更好。”

“如果当初没有自断生机该有多好,如果坚持,或许一切也都不会发生,你也仍如从前无忧无虑快快乐乐。”

“但是没有如果,因苍生而生,必为苍生而亡,大尊的责任不是儿女情长,陨落已成定局,怎么样选择都是没得选择。”

我心中凄然:“就是因为还未发生的事,而变成这样,不赞同你的看法,你还没有走到最后的终点,就把那一切都结束了。”

大尊:“可实终又会回到原点。”

“……,不说这些难过之事了,上尊还没有听过凤凰的琴声,只怕这是最后一次见面,我为上尊弹奏一曲吧。”

我想把空间里的琴找出来。

他说:“我留下这个影像不是专为听你的琴声,你刚刚才收回了曾经消散的灵力,不好好巩固一下实力,弹什么琴。”

“你忘了,我的丹田会自动巩固实力。”

他还是从书桌后绕过来:“先帮你巩固一下实力,虽然你不需修炼,但是巩固一下修为会好处。”

他留下的神识之力用一点便少一点,想退开已被带着坐下与之双掌相对,掌心散发出柔和光芒。

想切断他的灵力输送,又怕会令他的神识提前消散。

结束修炼,左右看了看,面前已是空空无人…

他留下的念力影像用完了,也就消失了,我不甘心的四处寻找,寻遍了每一处角落。

他最后留下影像也消失了。

失魂落魄,门槛轻轻的一绊,便无力的趴伏到了地上,还没有弹琴给他听,还有许多许多的话没有说,而他却已经不在了…

痛苦的昏迷之中,又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说:真不乖,怎么睡到地上了?

他从没对自己说过这样的话,多好的梦,让人眷恋的梦。

而现在…

这时地上小娃娃坐起身,扭脸望了过来,惊愣,记得小时候不是长成这样,果然梦就梦,都是胡思乱想出来的臆症。

小娃娃不高兴的撅了撅嘴:“你怎么还在这里,你快点消失,大尊不想看到你!”

“我就是你,你也就是我。”

“胡说,”小娃娃生气了:“让你走你就走远点,他最讨厌不听话的小孩,你在这乱逛真会惹他不高兴!”

“他在哪?”

小娃娃说:“你不听话,他是不会再见你的。”

“你不好好的修炼,偏要儿女情长,不仅阻了他的道心,更害他为你消失,你就是个永远的罪人,你是永远都别想再找到他了。”

因为没听他的话吗?

小娃娃又是冷哼:“哼!”

“你已经执念入魔,不适合修炼了,与其进退两难的痛苦,就应该消失去寻求解脱吧,等你消失了,他也就会回来了。”

“不,你骗我,我消失过,而他也没有再回来,”绝不接受小娃娃的提意,若是消失了,小蘑菇该怎么办?那是唯一的念想了,没有自己守护,脆弱蘑菇必然夭折不能长到成年。

对了,无极呢?我转身寻找,不知道他功法修炼的怎么样了,有没有躲起来偷懒。

四处寻遍,也没见到小蘑菇的影子,外面危险重重,竟然没看住他,他还那么弱,出了事可怎么办?

“啊…”

突然,远处传来惨叫声,仔细辨听就是小蘑菇的声音,心中陡然一惊,清醒了过来。

我看了看四周,还是在房间里。

内视检查了一下,功力已经进阶到了神阶,不清楚神阶之上还会有进阶吗,有没有谁踏进那个更高层次?

未知无法探索,暂且搁置,刚刚好像听到小蘑菇的惨叫声了,是因为担心才出现的幻觉,还是真的是他遇到了什么危险?

我放开精神之力向外伸延探测了出去,那群蝴蝶早不知道跑哪去了,只有一株小花像个挖掘机一样翻挖着泥土。

神识到了扶桑树下,看到一群孩子正玩的兴高彩烈不亦乐乎。

“小蘑菇你输了,不许耍赖!”

“不要叫小蘑菇,我有自己的名字,我叫无极!”

“那么无极小蘑菇,你输了,就得让我拍球球玩一会儿,就玩一会儿好不好么。”

“我不是球球!我也与你们一样长了爪爪。”小蘑菇把根须伸出来晃了晃。

“可是只看到一个球球呀,你的爪爪在哪儿呢?”

小蘑菇:“等到我修炼的功力进阶,就会与你们一样有爪爪了。”

“但是你现在还没有爪爪呀,你现在就是个球球,就玩一会儿好不好嘛。”

“其实球球这个名字很好听呀,你长的也像个球球,不信你让大家看看是不是球球,你为什么不叫球球呢?不如你改个名字吧,这名字真的很好听,你信我。”

小蘑菇想走,又被小孩拦住。

“我的名字叫无极不是球球,被你们打拍来又踢飞去的很疼,不和你们玩。”无极小蘑菇跳开,又被团团围住。

“输了就是输了,你说了不算,乖乖等着给我们当球球踢吧。”

“就玩一会而已,赢了高兴,输了就挂脸子,太没担当了,男子汉大丈夫不要这么输起嘛。”

小蘑菇:“让开,我什么时候嬴了高兴过了?我并没答应和你们玩,又怎么会输!”

“你上回赢的时候就很开心嘛。”

“你就是输了,不许走!”

小孩默念口诀,招手把小蘑菇抓了过去。

小少年把蘑菇抓到手高兴的嚷嚷:“哥哥们哟,看弟弟我开始投球了呀,你们都得靠后,靠后,都得站远点,再退过去更远一点儿,别挡住我使力投球球了…”

嗖的一声!

书评(162)

我要评论
  • 不喜欢&鲜艳又

    但是,他那么清冷的一个人,一定不喜欢鲜艳又嚣张的红发,这么一想又觉得红发颜色很奇怪。

  • ,即使&最深处

    这混沌紫气可不是一般雾霾,即使是他,也未必能透视到紫雾最深处。

  • 切都被&么活着

    漫无边际之中除了冰冷什么都没有,记得之前一切都被那寒光吞噬,难道就没有什么活着的生灵?

  • 忽然感&,查看

    忽然感觉多了些力量,查看原来是觉醒了传承记忆,而且功法也强悍到不用修练就能进阶。

  • 口气,&出来,

    当目光落在他身上,又松了口气,有他在怕什么,他能将自己从冰域绝境带出来,可见实力已强大到无法想象。

  • 浮现一&个问号

    那光芒飞的极快,心中才刚浮现一个问号,霎时已经近在眼前,只见寒气四溢,冷雾腾腾。

  • 感动,&境还欣

    忽然又是一阵感动,比走出冰域绝境还欣喜若狂,掌控力量的感觉真好。

  • 形的壳&间计算

    只感觉视力范围内空间太小了点,就像置身于圆形的壳里,也没有时间计算过去了多少个漫长。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