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切记太难过了,顺其自然而然吧,不论如何难过也变化不了什么。现在的又有个小蘑菇,也许能唤起他的记忆。”乌鸦:“那就神阶之力已找回去了,你快些去闭关修炼,切记再难过了,以防不辜负了他的良苦用心,他会想看见你这样难过。”乌鸦走回去,在门口站了一会,乌鸦:“既然神阶之力已找回来了,你快些去闭关,不要再难过了,以免辜负了他的良苦用心,他不会想看到你这样难过。”。...

乌鸦:“不要太难过了,顺其自然吧,无论如何伤心也改变不了什么。现在又有个小蘑菇,或许能唤醒他的记忆。”

乌鸦:“既然神阶之力已找回来了,你快些去闭关,不要再难过了,以免辜负了他的良苦用心,他不会想看到你这样难过。”

乌鸦走出去,在门口站了一会,才轻轻的带上房门离开。

没有了旁人在,布置了个不被打扰的阵法,继续研究他的画像,发现在画像的眼睛中隐藏着空间。

进入画中的空间,里面景像是曾经的洞府,走过去,又嫌速度太慢,一路的狂奔着找到他的房间,到了门边又怯步停住。

他会在这里吗?莫要空欢喜一场,轻轻迈步抬脚进屋,他正在桌案前聚精会神的作画,听到声音他抬起头看了过来。

他留了精神力影像在这里。

一时间恍然如初。

“上尊,原来你在这里…”

泪水夺眶而出。

他微蹙了蹙眉,轻轻的搁下手中的笔:“你还是来了,就知道你不会放下执念。”

“既然可以来到了这里,你也应该明白,我已经不在了。”

“不会的,”我摇头:“只要有我凤凰在,就不会眼睁睁看着现在的你一直弱下去,我会让你这缕残魂如你以前一样强大。”

“幼稚,已经告诉过你,你找到的人根本不是我,你还是不相信。”

“不是你会是谁?与你容貌一模一样怎么可能不是你?”

“你得相信,我没理由骗你。”

“那你的残魂去了哪里?”

“没有残魂,你的未来已经没有我了。”

我拼命的摇头,语无伦次:“不,我不信,我找到的就是你的一缕残魂,你快点苏醒记忆好不好,不要丢下我一个人,若是真的不在意,又为什么留下这幅画?”

大尊:“舍不得也得舍去,怎样做对于你都不会是好的结果,你只要知道,那个人不是我就行了。”

“那你告诉我,你去了哪里?只要你能说个去处,我就相信小蘑菇不是你。”

“没法解释的清楚,但是,你要知道,我也是个很自私的人,也很想好好的活着,若是真能有一线生机我都不会放弃,可是没有,你找到的什么蘑菇真的不是我,不是我。”

“那你为何不肯分出一缕残魂给我?”

大尊:“我的生命只有一次,即使给你残魂一缕,也会随着本尊的死亡而消散。”

“怎么会这样,为么仅有一次生命,神仙哪有这容易死?”

大尊:“我也想知道,可是没有答案。”

“你为什么要这样,连最后一丝念想也不肯留给我。”

“……”

“你可曾想过,等待是怎样的苦楚,给我留下一点念想不好么。”

“这只是你现在的想法,你慢慢就会悟懂了,”他转身不愿再争论下去了。

“……”

每一句都有无奈,也全都是字面上字意思,却无法悟懂理解。

大尊:“即使我说,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只怕你也是不会相信了。”

“你说的我都会相信,”哽咽泣不成声,他说是为了我,有他这句话就已经足够了,他以前可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他又低头去找画笔。

“你看着我说话。”

他拿起了笔又顿住放下:“本想让你忘了一切,却只感到越来越难以割舍,我留这个影像不是为了让你难过,说与不说又能如何。”

“如果没有了执念,这世上也就没有了凤凰。”

“……”

“当初,你若是能给我一缕魂魄该有多好,你说难以割舍却还是选择了死亡,你告诉我,可曾在意过?”

“若不在意,怎会留给你这个画像,本以为蹬上最高巅峰,就可以改变一切,可是最后还是发现这期望遥不可及,你的生命里不会有我,怎么会没有我?我也很想知道我究竟去了哪里?”

“从一开始缘份就尽了,我找不见我自己,我会去哪里?为何会找不见了我自己?”

他失落迷茫,眼神放空的望向尽处。

“怎么会找不到?我在,你也一直都在的,怎么会找不到,怎么会尽了,我都听不懂,呜呜呜…”

“你看,我说出来又有何益,只会让你更增添了悲伤难过,”他伸出了手,顿了顿还是又缩了回去:“我自断生机了结这一切,只为让你忘记,可你偏偏还是执念着来到了这里。”

“我的心中从来没有放弃这两个字。”

“……”大尊:“一切都已结束,不要因为我,把生命时间全都耗尽,这不是我想看到的,听话,不然,我的死亡将没有任何意义。”

凄然苦笑:“你就是上位者做的太久,习惯了安排,我偏要执念一回。”

他又拾起桌上的笔画起来。

我说:“我所求从来都只在你这里,只要你还在,而现在看不见你了。”

他顿了顿,又继续作画。

我上前一步把笔夺了:“你留给我这个神识影像,就是为了补齐这张画吗?”

“不,是为了纠正你的错误。”

他伸手要画笔:“还有一点就画好了。”

我向画望去,愣住,他的最后一张画,画的人是自己。

他又拿回画笔开始描绘。

他看画,我看他,直到画完,他才微微叹息抬起头:“无论如何,都已经有了最终的决断。”

“你一边画着我的画像,还想阻止我不去为你执着,需要被点醒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

“我会让无极成长起来,证明你的决断是个错误,”我甩衣袖背转过身,“我相信任何事只要不放弃,都会有惊人的奇迹。”

过了一会又醒悟,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怎么能因为被气着而就此被错过了。

再转过身去看他,心又抽抽着疼,伸手去触碰他脸上晶莹的泪珠,热热的真实不似虚幻……

大尊:“我后悔了,后悔不该窥视我们的未来,我在你的未来找见自己,而绝望,绝望着挥手了结了一切,现在你知道了又有何益,我给你的除了痛,什么都没有,你制造一个废物出来证明我是错误,我错了,也不能证明那个废物就可以存在,他真的不是我,一个废物怎么能会是我。”

“不,我才是个废物,”他颓废的坐到椅上伏着桌案抱住头:“如果我不是废物,又怎么会什么都给不了你。”

我立于一旁手足无措。

他再抬起泪眼,仍是无望的茫然:“如果够强大,能超脱一切束缚,既使你的未来不在我这里,也要把你困住,哪里都不可以去,可是,我做不到了,我已经站在道的最高巅峰上,却还是这么的茫然,如果当初没有窥知未来该有多好。”

书评(413)

我要评论
  • 争分夺&速赛跑

    明知危在旦夕,也得争分夺秒与光速赛跑,刚睡醒就遇到这等危险,大脑正迟钝着还记得惜命,真是太不容易了。

  • 恐惧漫&茫冰川

    恐惧漫延,不想也被化成那冰凌的一部分,选了一个方向飘啊飘,飘到筋疲力尽,仍是茫茫冰川望不见尽头...

  • 何死角&吞噬,

    周边所有灵气奔流如开闸潮水,全都以寒光为中心汇聚过去,上下左右无任何死角通通被吞噬,场景惊心动魄的浩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