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轻轻地喃语了一句爹爹,神情呆呆地的望着中年人男子。“看见老子你就兴奋的都快傻了?”中年人人一脸心痛。“儿砸,你受苦受难了,肯是你一个人在外面受了很多苦,都快被磋磨傻了,连爹都不认识了了像,老子是你爹爹,是亲生的爹爹哟,如假7天包退。”乌鸦又下意识的喃语“见到老子你就激动的都快傻了?”中年人满脸心疼。。...

乌鸦轻轻呢喃了一句爹爹,神情呆呆的望着中年男子。

“见到老子你就激动的都快傻了?”中年人满脸心疼。

“儿砸,你受苦了,肯是你一个人在外面受了很多苦,都快被磋磨傻了,连爹都不认识了一样,老子是你爹爹,是亲生的爹爹哟,如假包换。”

乌鸦又下意识的呢喃:“爹爹?”

“对,对,是爹爹来了,爹爹来接你回家了。”中年男子见乌鸦又鲜了了过来,松了口气,脸上也有了笑模样,随即又难过嘟囔:“我可怜的儿砸哟,估计这是被狠人给打傻了,连亲爹来到跟前都怔怔的不支一声,还好,没出什么意外,儿砸,再叫声爹爹来听听。”

“爹…”

“哎,宝贝儿砸!”

乌鸦有生以来第一回喊爹,腼腆的垂下头,很是不好意思的了。

中年人又怜爱的揉了揉他的脑袋瓜,“不错,臭小子都会知道学斯文模样了,终于是长大了!”

“儿砸,告诉爹爹,是谁欺负了你,爹爹去给你报仇,我东皇的宝贝儿子不是谁都能欺负!”

东皇?很厉害的样子?

“没有谁欺负我,”乌鸦微微蹙了蹙眉,沉声道:“孩儿去了异时空,险些就回不来了...”

东皇大笑:“好!有出息,你老子我都没那个胆子去异时空溜达,比老子强多了!”

乌鸦也很高兴,一高兴取出一堆能量晶:“这是那异界的产物,能量极为纯净,比吸收灵气修炼更迅速,孩儿给爹爹带了一些回来。”

东皇拿起能量晶观看:“好,是比灵气纯净很多,好东西。”

乌鸦:“爹爹先回去吧,孩儿还须闭关一阵子。”

东皇收起一堆能量晶,开始给乌鸦疗伤,“老子帮你修复受损的经脉,臭小子快聚气凝神。”

东皇给乌鸦很快疗完伤,收功吐纳一口浊气,道:“不错,伤无大碍,虽然我儿受苦了,在外历练还是非常有进步的,都已经进阶到神阶了,爹爹很是替你高兴,哈哈哈…”

“走,快与爹爹回家吧。”

乌鸦:“有些顿悟,还须闭关。”

“又有顿悟?”东皇很是欣慰,满意的直点头:“一起回去,你在此闭关,老子怎么能放心!”

“我以后都会长住在这边,”乌鸦见对方似要发火,又连忙的补充了一句:“有空了就会回去看看。”

“不行,你必须回去,”东皇生气道:“老子就你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人在外,跟老子回去!”

“爹,我已经长大了,不想再被束缚着不自由,等想回去的时侯我自然的就会回去了。”

东皇吹胡子瞪眼半天,乌鸦寸步不让,他只有泄气轻叹:“唉,随你吧。”

“只要是儿砸想做的,老子都不会阻拦,我东皇就你这么一个儿砸,绝不能被委屈了,瞧瞧你选的这住处,这都是些什么破烂的地方。”

东皇看了看四周又是气的吹胡子瞪眼:“我东皇的宝贝儿子,怎么可以住这么破烂的地方受苦,刚刚那丫头呢?让她来见老子!”

“爹,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不太喜欢生人相处,她既然没过来,就不用免强。”

东皇又瞪眼:“不喜欢生人也得来见老子,老子又不是外人。”

乌鸦不动别开脸不与之较颈。

“算了,老子先给你这破地方收拾收拾,”他挥手把四周全都大变了个模样,宫殿琉璃金顶,雕梁重檐,层层楼院,处处巧匠雕琢,幽雅如女子仪容,风骨嫣然,又巍峨雄伟中金壁辉煌的奢华。

东皇将外貌改造完又道:“带爹爹到里面去全将饰一番。”

“不用了吧,这样就已经很好。”

“臭小子又不听话了,”东皇率先走了进去:“我东皇的宝贝儿砸,怎么能让儿砸受了委屈…”

这边,小蘑菇刚疗完伤,“放我下来,我要去看变法术。”

“那不是变法术,都是从空间里拿出来的。”

小蘑菇:“他有空间,还是很厉害的样子,我们也过去看看。”

“不能去,刚才差点救不活你,转眼忘记疼了?不长记性,弱的一指头都能被拍散了,在你不清楚别人会不会有敌意的时侯,只能躲远一些,知道了吗?”

“是这样啊?”

“为避免不会被突发状况波及,你只能远远躲起来,因为你与别人都不一样,只一口气就能将你吹散了。”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先带无极继续去熟悉环境。

小蘑菇仍是羡慕:“那个老头儿很厉害的样子,无极打不过他。”

“好好的认真修炼,你会比他更厉害。”

小蘑菇:“嗯,修炼,必须修炼,我无极的将来,绝对是最为了不起的大蘑菇!”

“……”

四处游逛了一下,寻遍了漫山遍野,处处都是山石红土没有一株绿植,到了一处悬崖岭峰眺望空空远山,突然记起收进空间里的老树,以后或许会在此处长久居住,可以把可她们都招唤出来了。

“老树,你出来。”

一道光芒闪过,老树出现,晃动着大脚四下张望:“要在这里安家了吗?空气挺好,喜欢这里。”

四面都是光秃秃的山,寸草不生,本来还很内疚,没料老树却喜欢这燥热之地,“喜欢就好,你自己随便选个地方吧。”

老树递过来一颗鲜红熟透的果子:“吃了这个果子,或许对你有不可估量的好处,绝对不是只增进一点的实力。”

我接住,红果晶莹剔透。

老树催促:“果实很快会被溶化掉,快点吃下去。”

连忙将红果吞咽,甘甜入口,瞬间浑身舒畅,灵力涌泉一样缓缓流动,身体化作烈烈之焰升起万道光芒。

“我这是又进阶了?”

老树先是呆了呆:“混沌而生的先天之火,不羡慕都不行。”

老树四处观望寻到合适的安身之处,轰隆隆的震天撼地的响声中,迈步迅速移动过去扎根入土。

无极小蘑菇早被火焰光芒吓晕了,等他从昏迷中醒过来气恼的大吼:“臭老树你别走!你给凤凰吃的是什么!”

“你站住!我和你拼了!”

无极小蘑菇愤怒的窜了过去,老树没打算理睬一个咆哮的小小蘑菇,待入土扎根安顿好,发现小蘑菇还挂在树枝上。

小蘑菇:“看我不撞死你这个臭老树,撞死你这棵坏老树。”

“你撞的不疼吗?”

“哎呀,痛死了…”扑通,小蘑菇被摔落到地上。

老树很是无语:“你小小的一颗蘑菇,我一枝条就能把你抽散了,倒是有些胆量,还想撞死我老树。”

小蘑菇又从地上跳起来,怒目圆睁,又嚎叫着飞撞了过去,“臭老树,我无极小蘑菇才不会怕你!”

老树看的有趣就想逗一逗他,在无极小蘑菇后退又储备了力量大吼大叫着飞撞过去时,扔了一个果子到小蘑菇的嘴里。

无极小蘑菇顿时僵住,吞咽了咽,一股黑烟从嘴里喷出来,“无极会死了吗?我也吃了毒果子…”

“不好,浑身都难受,小蘑菇又得死一死了…”

“吧唧”一声,无极小蘑菇坠落到地面上趴着一动也不动了。

书评(426)

我要评论
  • 经历过&长,以

    不知又经历过多少漫长,以为自己被冻死的时候,寒冷消失了,我苏醒,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他。

  • 冰凌的&,选了

    恐惧漫延,不想也被化成那冰凌的一部分,选了一个方向飘啊飘,飘到筋疲力尽,仍是茫茫冰川望不见尽头...

  • 没有什&的生灵

    漫无边际之中除了冰冷什么都没有,记得之前一切都被那寒光吞噬,难道就没有什么活着的生灵?

  • 消退那&识漫延

    精神力屏障自然而然消退那层薄纸一样阻碍,神识漫延出去,能看到百米多远距离,笼罩四周化抺不开的浓稠紫气,在精神力扫视下,清晰到如透过玻璃注视着窗外。

  • 很快冷&掠过,

    很快冷芒当头掠过,瞬间被冻僵住,眼睁睁掉落进那冷寒刺骨的冰雾里,中间过程连挣扎一下机会都没有。

  • &前还有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 察,觉&。

    继续观察,觉醒的传承附赠了前世记忆,那记忆中的自己身穿华丽绫罗,红衣红发挺好看。

  • ,即使&最深处

    这混沌紫气可不是一般雾霾,即使是他,也未必能透视到紫雾最深处。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