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乌鸦捂着肚子笑个不停地,“不行啊了,快被笑的岔气了,逗死我了,一颗蘑菇的愿望真伟大的呀,杨诗雀,我终于等到明白了了你该有有多无可奈何。”现在的对你也无可奈何:“乌鸦,切记叫他小蘑菇了好好。”乌鸦:“你迟早都要习惯了他这个称呼,不信你去问问,让他自己说现在对你也无奈:“乌鸦,不要叫他小蘑菇了好不好。”。...

“哈哈哈…”

乌鸦捂着肚子笑个不停,“不行了,快被笑的岔气了,笑死我了,一颗蘑菇的愿望真伟大呀,小灵雀,我终于明白了你该有多么无奈。”

现在对你也无奈:“乌鸦,不要叫他小蘑菇了好不好。”

乌鸦:“你早晚都会习惯了他这个称呼,不信你问问,让他自己说,他是人还是小蘑菇。”

不想思量太多,又重回先前的话题,“谢谢你救了我,虽然太恩不言谢…”

小蘑菇又嚷嚷:“我会长成大的蘑菇,不是小蘑菇,比你这个家伙高大无数倍!”

“噗嗤”乌鸦又嗤笑出来。

小蘑菇:“我说的不对吗?思来想去都没有做蘑菇好,真不知道这家伙笑个什么?”

“别管他,乌鸦就是面部表情容易抽抽。”我说。

“嗯嗯,我想也应该是这样,”小蘑菇非常认同的附和,说完又很是担忧的问:“修炼会不会很辛苦啊?感觉肯定不太容易,不然,怎么能变成大的蘑菇呢。”

“不要想太多,你只需认真修炼就好。”我凝眉思考:“得给你起个什么名字才行,不然,别人总是叫你小蘑菇怎么办。”

“不用想了,”乌鸦又嗤笑道:“起多好听的名字他也还是个蘑菇,就叫小蘑菇很好呀。”

我说:“大尊那么骄傲的人,他肯定不希望变成这样,即使非比从前,也不能脆弱到做蘑菇,名字必须得有。”

乌鸦:“但他现在就是蘑菇,能起什么名字?”

沉思了一会问:“叫失忆如何?他只是因为失忆而已,如果找回了记忆,相信他也会与我一样恢复如初。”

“不好听!”小蘑菇跳起来大声抗议:“一点都不好听,还不如叫无极,将来我会变强大,无人能及。”

乌鸦又是嗤笑:“在小蘑菇之中你当然是无谁能及,哪有蘑菇有你这么好的运气,好运的遇到了小灵雀,眨眼之间一步登天。”

小蘑菇,不,现在他的名字是叫无极,无极瞅了乌鸦一眼,问:“你似乎很有意见?”

“没意见,绝对没有意见,”乌鸦连连的摆手:“就算有啥子意见,这还有小灵雀罩着你呢,哪敢对你有什么意见。”

一边听他们说着话,一边查看了下传承记忆,找了一本适合无及的修行功法,把功法传送到他的灵识之中。

“无极,你感受一下,我传授给你的功法。”

他没有他的能力与记忆,只能改名,从此他叫无极,以后再也没有了他,不,他就是他,只是改了个名字,只是还没有恢复记忆而已。

我心中哀叹,又幽幽开口:“待安定下来尽快修炼,虽然有我保护你,但是外面危险重重,唯有拥有你自己的实力,保命才最为可靠。”

“修炼也不用急于一时,”乌鸦说着挥了挥手:“走,我先带你们去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

我向外望去:“不错,很宽敞。”

“哈哈哈,除了宽敞就只剩下宽敞了,没辙,为了躲寂寞红红,也更是没实力与人争,只有这渺无人烟火热之地适合居住。”

小蘑菇从掌心跳了下去。

我喊:“别乱跑!”

乌鸦:“没事,没正地方大丢不了。”

无极小蘑菇已经蹦蹦哒哒奔到了门外。

“乌鸦,真是麻烦了你太多,我和无极打算另起洞府。”

乌鸦停住向外去的脚步,转过身,“小灵雀,你总是这样客气我会很难过,在我被抛弃最绝望的时侯,是你用自己的血救下我,从此你就是我唯一亲人,亲人之间有什么麻烦不麻烦。”

我忧郁:“可是,即使真的是亲人...”

乌鸦:“当然是真的亲人,血脉至亲!”

“血脉至亲?”

乌鸦:“是血缘之亲,寂寞红红将普通小乌鸦与与神金乌融合,可想而知,乌鸦之体很快被消失,现在我体内流淌着的血液只有凤凰血,所以我们是真正的亲人,比你与大尊之间更亲。”

原来,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又有了亲人。

他又补充:“是真正的亲人。”

好,我们是真正血脉亲人。

乌鸦笑的极为开心,又道:“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会欺负无极,就算是为了他的安全着想,你也不能搬出去,外面很不安全,可不是吓唬你,一切以强者为尊,就他那惹事性格,出了门准是被人给收拾了。”

“……”

随乌鸦四处看了看,因地方很大,更显简陋,正想说话,忽见乌鸦神情凝重的望向远处,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半空之中云层翻涌,铺天盖地的威压滚滚而来。

“不好,有敌袭!”我慌忙寻找无极,才一会儿功夫不见了影踪,蘑菇小小一只随便藏哪都难寻见。

乌鸦:“先别慌,可能是熟人,有很熟悉的感觉。”

找到无极的时侯,已经被威压袭伤昏迷在地上,慌忙过去捧了起来输送灵力救治,在自己面前看着他受伤,简直不能容忍。

“哼!”我冷哼一声,也放出了神识威压还击回去。

“东君!”

一个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个臭小子,连老子都不欢迎了,还敢教唆人与老子对抗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臭小子!”

听的云里雾里,两人面面相觑。

乌鸦忽然传音:想起来了,被融合的这个身体之前是叫东君。

转眼面前出现一位中年男子,金衣黄袍,气势凌厉,美髯威严,“臭小子,还得让老子亲自出来接你,你才肯回去是吧!”

中年男子大迈几步走了过来。

不好!原来是那个倒霉家伙的老爹找上门了,这事可真有些棘手,不知道乌鸦会怎么处理,老头的出现真是麻烦,他会不会发现乌鸦身已经换了芯子?

中年男子走近了,搂着乌鸦一通亲腻的揉捏:“不错,又长了不少,都快追赶上老子了,将来肯定比老子厉害,不愧是我儿,儿砸,叫声爹爹来听听。”

乌鸦下意的轻唤:“爹…”

“哎,我儿最乖了,好孩子,回来了就好,总算是回来了,有段时间你为何突然断了联系?像消失了一样毫无一丝感应,可把老子给急坏了,你说你干嘛去了?突然就像是失去了生命踪迹,害老子担心!”

书评(355)

我要评论
  • 我在宁&断自以

    我在宁静中思来想去,不断释义着温馨亲人这个词,不断自以为了解一切未知,也不断反复委屈着。

  • &力将自

    想用灵力将自己幻化成与现在不一样形状,却又不知道,不一样又该是什么样子?

  • 稍微减&一样泛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 醒就遇&还记得

    明知危在旦夕,也得争分夺秒与光速赛跑,刚睡醒就遇到这等危险,大脑正迟钝着还记得惜命,真是太不容易了。

  • 延,不&仍是茫

    恐惧漫延,不想也被化成那冰凌的一部分,选了一个方向飘啊飘,飘到筋疲力尽,仍是茫茫冰川望不见尽头...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