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吸收了数不清的高阶能量晶,除了力量更精力丰沛一些,体型并也没多少变化,那许多的能量晶,就像是掉入了无底洞,都不听个声响。“哈哈哈…”乌鸦哈哈大笑着,飞进临时性安身的藏匿大阵。“乌鸦,我和你一同去打怪。”“你就可修练就好,很不错,终于等到又完全恢复成杨诗雀的“哈哈哈…”乌鸦大笑着,飞进临时容身的隐匿大阵。。...

吸收了数不清的高阶能量晶,除了力量更精力充沛一些,体型并没有多少变化,那许多的能量晶,就像是掉进了无底洞,都不听个声响。

“哈哈哈…”乌鸦大笑着,飞进临时容身的隐匿大阵。

“乌鸦,我和你一起去打怪。”

“你只需修炼就好,不错,终于又恢复成小灵雀的样子了。”

“我想去打怪。”

乌鸦:“打什么怪,你一个人在这里打了那么久还没烦够,交给我就好了。”

“总得炼体稳固根基,磨炼磨炼才有成长。”

乌鸦:“炼什么体,等级高了根基自然牢固,你就是睡觉修成神的那种,简单到神都妒忌了,所以又让你失去形体重头开始。就算一切归零,重头来过经验早已明悟,只待顺其自然就好,根本不需要炼体,你只需有能量资源,便能毫无阻碍进升下去。”

“你怎么知道?”

乌鸦:“别忘了,我已经是神阶,你成长的慢就已经是在加固根基。这僵界虽然寒碜了点,能量却是充足,待离开一定将你进升为神阶。”

“不要,”我拒绝,“待回去后有的是资源,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够强才能带我离开这,你也知道我成长慢,我感觉丹田就是个永远都填不满的无底洞,不要白白耗费了能量。”

乌鸦:“神阶还不够强吗?放心吧,肯定能离开这里。”

“你知道这是在哪儿吗?这里是寂寞红红的地方。”

乌鸦震惊:“又是寂寞红红!”

“所以你一定得保存实力,别以为等阶高就很厉害了,也不顾及受伤不受伤,真遇强敌,空话赢不了仗输的却是命。”

乌鸦:“那我现先恢复实力,然后才去打怪。”

“我给你护法。”

“行吧,”乌鸦坐下开始修炼。

守在大阵之外,四下望了望,太安静了,安静的就连远处都不见一只尸僵,是害怕神阶还是害怕自己?

所有僵尸隐匿的连吼声都不透露一丝一毫,很想试一试现在的能力如何,一时还找不见目标。

飞到阵法最高处的树枝上,精神力把渴望能量晶的意愿传递了出去,一遍遍的意念渴望传送到四面八方...

周围开始有尸僵奔来,越聚越多,渐渐的形成尸潮望不到尽头,它们走到这里便自动燃化,留下一颗颗颜色深浅不一却同为红色的能量晶。

最后,待尸潮结束,所有的尸僵全都化作了能量晶,但是仍感到还有尸僵的臭气存在着,抗拒着被意念招唤,有着这么强的抵抗意识,那能量也肯定非常之多!

继续意念召唤,一遍遍命令让它化成能量珠...

轰隆隆一阵声响,地面晃晃悠悠想站立起来,真不能淡定了,这僵尸异界地面竟然是个巨型的尸僵!

巨型尸僵的能量珠深红,光泽圆润,能清晰看到里面流动的能量,能量晶有锅口那么大,相比于体形,能量晶也就不算有多大了,但巨兽体内能量晶的数量非常之多,多的数都数不过来。

乌鸦已停止修炼。

“乌鸦,你将这能量晶收起来。”

他摇了摇头:“寂寞红红创造这里是为了给你进阶而准备,我若是截胡,有可能真就走不出这儿,为了安全着想,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我可不敢要。”

他说完拋出云形飞行法器。

我想了想,好像只能如此安排,收起能量晶飞上法器,大虎也想窜过来,乌鸦挥手把它丟了出去,如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在无尽的虛空中飘远消失...

我大惊:“小虎!它会没命的!”

乌鸦:“那还能怎么办,巨兽死了,已无僵界,我们又不能将尸虎带走。”

是想将尸虎放空间中带走,只是刚得了那么多能量灵力能恢复如初,很有些兴奋,心中想着事也就慢了半拍,在说什么也都不过是事后的抱怨,为己千辛万苦还被埋怨,不是让人心寒吗。

乌鸦:“一只尸虎而已,别难过了,这样说不定能去到异时空保它一命。”

“真的会有异时空吗?”

“……”

下一刻场景便转换了地方,到了乌鸦的空间中,无论如何焦急却也出不去,也无法知道乌鸦正经历怎样的生死风险。

直到被招出空间,才知道已经平平安安回来了。

小蘑菇在地上躺尸一样,我紧张问:“你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难受。”

“难受?哪里不舒服,快点告诉我?”

“心里很是难受,”小蘑菇有气无力:“非常非常的难受,比要了命还难受。”

乌鸦:“蘑菇也有心吗?”

我抬头看乌鸦,面前站立的是一位少年,浑身金光闪闪的不知低调为何物,成年了性格还是这么张扬。

“你是乌鸦,真差一点认不出你了。”

“我长大了,你当然会认不出来,”又嘚瑟的抹了抺眉,“是不是很帅,我称第二就没人敢当第一。”

“……”还能这么自夸。

“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回来了,小灵雀,你看看,我这里能住的惯吗?”

“乌鸦,谢谢你又救了我,此恩只怕是一生都偿还不清。”

若不是他,就算离开僵界也不知何处何从,说不定也只能像小虎一样,孤独地一个人漂在那无尽的虚空之中。

乌鸦:“不许与我客气见外,我也会生气了。”

“好吧,感谢在心中便不在多言说,”四下看了看,“你一个人住这么宽敝的地方?”

乌鸦:“不是还有你么,现在又多了一个小蘑菇。”

看到小蘑菇奄奄一息的样子,连忙将神识探到空间取能量晶。

不好!能量晶全都不见了?

嗯?被自己吞噬?

身体好像不太一样了,只感到周身被舒适的能量包裹着,无尽的能量如开闸潮水往丹田涌流,丹田也是有多少收多少,力量增强浑身舒畅,如胎儿包裹母爱的一泓清泉里。

乌鸦:“小灵雀,你也长大了。”

长大了?

连忙将手抬起来看了看,很小的一双玲珑小手,比曾经小了很多?

(不用奇怪成长快,她丹田无底就已经是在巩固淬炼,先天不是凡人逆天而行,逆,当然艰难还得遭雷劈九死一生。先天为顺应自然毫无瓶颈,只要能量足够就能一直进阶。)

小蘑菇忽然插话:“这是在哪?”

又转身看他,“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这是在哪儿呀?”

“安全了,以后有我保护你。”

捧起小小蘑菇,与乌鸦继续说话,“谢谢你,乌鸦,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可以长大了。”

“心里难受呀,”蘑菇嚷嚷:“很难受,非常的难受,这是到哪儿了?”

乌鸦问:“我们都与先前不一样了,你不好奇吗?”

小蘑菇:“为什么要好奇?你们又不是蘑菇,无论变成什么样子感觉也都差不多。”

我低头寻问:“很难受吗?”

“心里很不舒服,”小蘑菇刚提起的精神又沮丧了起来:“力量一下子全都没了,心也跟着丢失找不回来了,一直的疼,疼的肝胆都抽抽了,丢失的力量还能再找回来吗?”

蘑菇失魂落魂。

乌鸦笑问:“你的肝胆长在哪?”

小蘑菇:“我的肝胆肯定与你这种奇怪生物是不一样的,说了你也不会懂的,就是难过的肝胆抽抽着疼。”

“不必担心,”我好言安慰:“等恢复了能量就不会难受了,你一定要好好修炼,很快就能进阶变强了。”

“变为强者!真的?这样真是最好不过了,”小蘑菇又开心起来:“我一定会变成最为强大法力无边的大蘑菇!”

“……”晕,在蘑菇心中强大就是成为大蘑菇,怎样才能将思想给捋正了?

书评(337)

我要评论
  • 空气清&新,仙

    四下望了望,才注意到周边已经不一样,空气清新,仙气缭绕。

  • 冷什么&切都被

    漫无边际之中除了冰冷什么都没有,记得之前一切都被那寒光吞噬,难道就没有什么活着的生灵?

  • 时刻的&了。

    冷的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的确是被寒光吞噬了,这寒光的腹内真是奇特,并未感受到死亡最后时刻的窒息,而且在消亡之前还有美景欣赏,只是,如果没有那么寒冷就好了。

  • 在寒冰&景是如

    费力飘过去却失望,对方比自己还凄惨,只是挣扎了几下,便冻成了剔透晶莹的冰团团,那冰凌是凝结在寒冰玉树上,正好形成一朵美丽的琼花,原来冰域美景是如此形成。

  • 有灵气&奔流如

    周边所有灵气奔流如开闸潮水,全都以寒光为中心汇聚过去,上下左右无任何死角通通被吞噬,场景惊心动魄的浩大。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