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当然也有奇遇,要不然肯定找将近这僵尸异界,仔细看变化太大,找看不见现在小乌鸦的一点儿影子,的话他不否认是乌鸦,更本不能够将他认出。乌鸦:“我助你治伤。”“也也没那么槽糕,有能量晶就能完全恢复,你变的不像了呀,不但越长越好看,连声音都变了。”“那乌鸦:“我助你疗伤。”。...

乌鸦肯定也有奇遇,不然绝对找不到这僵尸异界,仔细看变化太大,找不见以前小乌鸦的一点影子,如果他不承认是乌鸦,根本不能将他认出来。

乌鸦:“我助你疗伤。”

“也没有那么糟糕,有能量晶就能恢复,你变的不一样了呀,不仅越长越漂亮,连声音都变了。”

“那当然,我长大了呀!我是最漂亮的,呱呱呱...”

乌鸦高兴的歌唱起来,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哪像是长大的样子?

当看到他的第三只脚,感觉非常怪异,这与漂亮沾不上边好么。

“乌鸦,你为什么要进化出三只脚?很多余的不知道吗?”

“呱呱呱…”

乌鸦一阵撕心裂肺的悲鸣。

“是寂寞红红坑我!”

又是寂寞红红!

突然想起,寂寞红红以为乌鸦是凤凰的负能量分身,非要将乌鸦融化掉,没料他最终还是把乌鸦整成了如今这样奇形怪状,火属性也并不多,不知是谁倒霉成了被融合的牺牲品?

乌鸦悲鸣了一阵,平静了下来才愤然道:“本来救命之恩必当涌泉相报,可他把我进化成这副怪异模样!”

“若不是我机智逃出了魔掌,真不知道最终的自己,会被融合成什么四不像的东西!”

“……”我不知道如何开口:“都是因为我…”

乌鸦打断:“不管你的事,你不用自责,是寂寞红红脑子不清楚,不过,也还算能接受,你别只看残爪爪,看这羽毛是金色的呢,多漂亮呀,快夸夸我吧。”

“……”

乌鸦又叹道:“曾经想要成为神级也已经实现,没有什么不满足的,我明白,我就是寻常最为普通的小乌鸦,仅凭自己的能力不可能有如此高成就,三只脚就三只脚,没有什么不能接受。”

“呱呱呱…”乌鸦又得意洋洋的歌唱了起来,唱了一会儿又停住,认真的说:“小灵雀,我带你离开这里。”

离开?

茫然,真的能离开这僵尸异界吗?

会不会连累小乌鸦?

在印象中,他始终都只是一个小小的,刚长了胎毛的小家伙,能照顾好他自己就很高兴了,自己又不是活不下去,没必要连累旁人也跟着受险遭难。

“不,我不走,有他在这里陪我挺好的,你不明白亲人对我有多重要,我必须得留在这里守着他。”

乌鸦已经步入神阶,很厉害的样子,如果他强行虏人,也无力阻挡,我慌忙隐藏枝叶下,又怕他的怒火会牵连蘑菇树,还特意躲远了一些才隐蔽起来。

“乌鸦,谢谢你能来看我,再见,是永远不见!这里的尸僵体内有能量晶可以给你补充灵力,我走了,你离开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等等,等等,先别急着躲起来,你不能这样,咱不能这样的啊!”

乌鸦焦急的空中四处乱飞:“来到这里能力被减弱了很多,你不能让我把能量都用来寻找你,到时侯谁都走不了,你明白吗?”

乌鸦:“小灵雀,你不要再自己欺骗自己,他已经死了,不存在了,你真的非要一直这样痛苦下去吗?”

“他就在这里,你怎么能说他是不存在的?”我反驳。

乌鸦:“小灵雀,你的执着是个错误,就算是要执念下去,也总得先有个自保的能力吧?你得相信,等你有了强大的能力,或许真就可以完成你的愿望了!”

他说的自己都清楚,但是做不到了,自己等不及修炼出强大能力,害怕到那个时侯再回头他已经不见了,小蘑菇那么弱小,一不小心就能夭折了,所以,只能走一步是一步,得先把他扶持起来。

“小灵雀,你出来,你若再不出来,我就把这里给毀了你信不信!”

听到什么破空之声,我大吃一惊,连忙飞出来,看见蘑菇树已被拦腰折断横倒在地上,心痛的抽抽着疼。

乌鸦:“咦,那棵树好很奇怪的样?”

心都在滴血了,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告诉他,这棵树就是自己的亲人。

现在成了这样,还有什么能力救他?

他都已经不在了,还剩下自己一个人怎么办?

谁能来救他?

没有了他,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可以活下去?”

乌鸦:“小灵雀你怎么了?你为什么很伤心的样子?”

怎么能不伤心,现在没有灵力了什么也做不了,连他的魂魄都将失去,如何不伤心。

无力的扑倒在地上,痛苦的翻来滚去,只感到一颗心碎了裂,裂了又碎,沥沥滴血。

“小灵雀!你到底是怎么了痛成这样,我记得我可没有伤到你呀,难道,难道那个像蘑菇的怪树就是你念念不忘的那个亲人?”

乌鸦:“惨了,惨了,我不会是无意中把他给腰斩了吧?”乌鸦连忙飞过去又惊喜大喊:“小灵雀,你过来看,我找到他了,我有办法把他带走,你不要在难过了。”

带走?我都做不到,乌鸦又能有什么办法把他带走,但还是飞了过去,过去看他最后一眼。

乌鸦递过来一个玉盒,“你看,只要把他保存在这个玉盒里,我就有办法让他复活。”

我精神一振,心中高兴下意识想夸赞几句,但是一想到是乌鸦把他伤成这样,又气恼的心口疼。

乌鸦用灵力打开玉盒,里面是一颗小蘑菇。

“小灵雀,你看,他还在的,我真是不能相信,你心心念念之人竟是这么个东西,话说,一颗小蘑菇能有多高成就,值得你那么崇拜他?”

“快盖上,魂力都被消散了。”

乌鸦连忙盖上收起玉盒,又是一个刃球想要把正飞奔而来僵尸虎也给劈了。

“住手,不可以伤它!”

“啥?”乌鸦硬生生收回灵力:“这个异界虽然看着很恐怖可怕,但是可用的能量却是有很多。”

“就是移动的能量,为什么不能杀它?”

“小虎是我看着它长大的,你不能伤它。”

“啊,那,那就再带上一只小虎,我现在可厉害了,最不缺希奇的宝贝,再带上一只虎还是没问题的。”

带上小虎吗?很心动,但是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算了,僵尸虎毕竟是僵尸,它所过之处,百草枯竭,万物寂灭,除了这僵界,没有什么地方能盛的下它。”

更何况乌鸦的能力也很让人担忧,还不定能不能走出僵界。

小虎听懂不会带它走,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

“小虎,以后只有你自己了,一定要小心保护好自己知道吗,不要不小心睡觉的功夫,就成了其它僵物肚肠里的便便,那该多惨呀。”

“还有...”

“告别的话晚些时侯才说吧,先去打些能量补允些实力,小灵雀你看,那边有一只三个头的尸僵,能不能去猎杀?”

“都可猎杀,还是用幻境比较省力一些,你可别小看了那些僵尸,不想办法走捷径耗都能把人给耗死。”

乌鸦:“那就多设置几个幻境引它们进去,坐等收取能量晶。”

他说着便开始行动,忙碌了一圈飞回来:“我在地僵飞僵各个巢穴都设置了灭僵幻阵,只管坐等收能量珠了。”

我仍是忧心忡忡:“乌鸦,要么你带着大尊一个人离开吧,我等以后再想办法回去,你不用担心我,我能照顾好自己。”

乌鸦:“你这是信不过我的能力吗,你要明白,我既然能找到这里,也就一定能带你出去。”

我只信这家伙最是会吹牛,比寂寞红红还能吹侃,他若是真有那么厉害,也不会急着猎杀僵尸补充能量了。

僵尸的那点能量都能看在眼里,就只有一个原因,他受伤了!

书评(426)

我要评论
  • 有了精&望,希

    陡然又有了精神,我四下观望,希望在这茫茫冰域能找到奇迹出口,然,冷意狠虐,挪动一下都成困难,又如何走到冰封绝境的尽头?

  • 停重复&相同一

    修炼了一阵子耐心耗尽,不停重复相同一件事真很无聊,于其枯燥修炼,还不如欣赏他的头发丝有趣。

  • ,像个&永远都

    也不清楚那寒光里是什么厉害角色,像个永远都填不满无底袋一样,吞噬了这么久依然毫无阻碍压力,凡事被冷芒覆盖之处,全毫无遗漏被扫荡一空。

  • ,我苏&醒,一

    不知又经历过多少漫长,以为自己被冻死的时候,寒冷消失了,我苏醒,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他。

  • 么会有&结界这

    沮丧,情绪低落,为么会有结界这种东西,近在咫尺距离阻隔。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