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但是什么都没能记起,完全恢复不了曾的记忆。“一点儿印象都也没吗?你再仔细地的想一想,多去思考也许就有现在的记忆了。”小蘑菇:“哈哈哈,感觉很好,什么印象?是浑身都饱含力量,有了力量就再也没有不需要怕那些非常讨厌巨型怪物了。”“不能够而已才增了一点儿力量,多思“一点印象都没有吗?你再仔细的想一想,多思考或许就有以前的记忆了。”。...

他还是什么都没能记起,恢复不了曾经的记忆。

“一点印象都没有吗?你再仔细的想一想,多思考或许就有以前的记忆了。”

小蘑菇:“哈哈哈,感觉很好,什么印象?就是浑身都充满力量,有了力量就再也不用怕那些讨厌巨型怪物了。”

“不能只是才增了一点力量,多思考,以前的记忆就能找回来了。”

小蘑菇:“思考过了,我的记忆里所想就是要好好感谢你,你需要我该怎么感谢?”

“思考也不行吗?我也会时常大脑被放空,好像里面什么也没有,过段时间记忆还会又回来了,你应该多思考,让记忆变清晰了遗忘的也就有可能会出现了。”

小蘑菇:“你不要总是记忆记忆的了,我真的不认为自己会是其他什么生物,我就是蘑菇。”

“…”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

小蘑菇:“你不说需要什么,我该怎么感谢你呢?难道你没有什么需要的吗?”

我沮丧:“你只增值了点力量,并没有找回你曾经的记忆,是我没用,你不用感谢我。”

“要记忆何用,力量才是我最大的渴望,如今一切都已经实现,终于成为一个大的蘑菇了。”

小蘑菇心情极度的愉快:“我真的感觉自己变强大了很多,我觉得肯定没有蘑菇能比得过我。”

“……”

终于还是失败,他只记得蘑菇。

一阵的玄晕袭来。

“喂,你比先前淡了许多,你的火呢?你还会隐身术?你教我隐身如何?”

“你好好的修炼,慢慢的很多功法自然就能学会了。”

小蘑菇:“那得学多久呀?我觉得隐身就很不错,你现在就教给我好不好?”

“隐匿身形不是一天两天能学会,你现在只需耐心修炼,没有捷径可走。”

小蘑菇:“是这样啊,诶,如果现在能隐身就好了,我感觉有很多贪婪的目光在面八方窥视着我。”

“有我在外面呢,你尽管放心的修炼。”

小蘑菇:“真的,那可真太好了,你真厉害,我以后一定也会有你这么厉害的!”

“你会的,我要走了,下次来看你,你想要什么愿望,我都能让你如愿。”

“好!”小蘑菇惊喜,又问:“那你下次什么时候才会来?”

“等有了灵力就会来。”

“你一定要来呀!”

没有能量驱使,在他意识海里太久了只怕会被同化。

走出他的意识海,望着满山青翠之中,一棵雪白却又散发着红光的蘑菇树,他想做蘑菇那就当蘑菇吧,即使他仅是个蘑菇,也会让他成为不一样的蘑菇。

用尽了能量非常的疲倦,还有着悲伤与沉痛,虚弱的趴在地上,想着必须振作起精神,抬了抬头又无力的垂了下去。

想站起来却没有力气,还得去收取能量晶让小蘑菇快些成长,怎么可以躺在这里。

一只庞大的僵尸虎走过来,一颗接着一颗的能量晶堆了起来。

能量!我立刻又有了精神,抬了抬眼皮看了一眼僵尸虎,它应该就是小虎崽子,这么快小虎已经长成了大虎,能量晶真是好东西。

下意识想奖励的揉虎崽脑袋,曾经飞凰与飞云两个小家伙最喜欢这个动作,可是现在…

小虎见自己不动,很焦急,又把能量晶向这边推了推,示意用了能量晶力量就能恢复了。

吸收完一堆能量珠,才免强恢复了实体形状,刚恢复了一点,立刻又打起精神,为了小蘑菇能尽快成长,也必须得振作起来。

我坚定的相信,无论他有没有记忆,他也还是他,只要他还在,即使他是一棵蘑菇树,也是最美的风景树。

“呱呱呱...”

乌鸦的叫声,有些熟悉,听着熟悉的亲切之声,很有想落泪的冲动,顿时又被陷入遥远的怀念里伤感。

伤感小乌鸦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自己都在乱战中阵亡,他还能好的了吗?

“呱呱呱...”

那只乌鸦一路呱着,由远及进的飞了过来,落在最近的一棵大树横枝上。

抬眼望了过去,颜色不对,小乌鸦还那么幼小,不可能会有能力找到这僵尸界。

在这满是僵尸的异界,看到九头鸟十头兽都不算奇怪,奇特的是这只乌鸦是金色也只有一个脑袋?全身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金光。

而这僵界的所有生物只有一种黑色,仿佛是从地狱里走出来的一样,没有任何杂质的黑。

这只鸟难道不是僵界的生物?

“呱呱呱...”

不对,这就是乌鸦的叫声,但是颜色不太对呀?

仔细观瞧,原来他有着三只脚,刚萌芽的希望又沉了下去,只有这恐怖异界生物才会如此奇形怪状。

但他是金色的又很费解了,还未曾见过会发出光芒的僵尸,僵尸的能量全都储存于能量晶里,光芒散出体外能量便会流失了去。

乌鸦在树枝上四处张望了一会突然开口:“小灵雀,我知道你在这里,出来吧,我来接你。”

“乌鸦!”

“哈哈哈,当然是我,除了我,还会有谁能长得这么帅?”

“你真的是小乌鸦!”

我兴奋的迅速冲出窝棚,“你竟然没有死!你怎么还可以活到现在啊?不对,不对,说错话了,呸,呸,童言无忌,童言无忌,都被大风刮走了,哎哟!也还是不对,不是童言无忌,都重生多少回了,哪还能用童言无忌形容...”

乌鸦哈哈大笑:“你都多大了还童言无忌,别人修炼会成长,而你怎么越修反而越小了?有你这么幼小的小灵雀吗?”

“乌鸦,你怎么会来到了这里?”

“想来所以就来了,呱呱呱...”

“好开心见到你!唉,可是,我的亲人已经不在了…”

乌鸦:“你知道我费了多少力气才找到你吗?不要一见面就这么伤感好不好?”

乌鸦说完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你知道我疯了一样到处去找你吗,不要总让人担心好不好,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真值得吗?上回遇到是个小灵雀,这次再见面,你连形体都快没有了,真伤感啊...”

乌鸦又叹息道:“你怎么能总有办法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又落迫?说话也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他又惊疑着问:“你是不是又受伤了?你肯定是又受伤了!”

“……”

很想求乌鸦救救大尊者,希望可以把他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可是无法开口。

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年幼小乌鸦又能有多少本事,何况他独闯这僵尸异界,即使不受伤也肯定损耗惨重,在如此危险之地,生命没有任何保障的情况下,让人耗费灵力去救与他毫不相干的人?

有什么理由能开得了口?

书评(490)

我要评论
  • ,不一&是什么

    想用灵力将自己幻化成与现在不一样形状,却又不知道,不一样又该是什么样子?

  • 当目光&口气,

    当目光落在他身上,又松了口气,有他在怕什么,他能将自己从冰域绝境带出来,可见实力已强大到无法想象。

  • 修炼了&赏他的

    修炼了一阵子耐心耗尽,不停重复相同一件事真很无聊,于其枯燥修炼,还不如欣赏他的头发丝有趣。

  • &雪一样

    我好奇打量,他头发与衣服雪一样洁白,仙袂飘逸,气质出尘,遥不可及,为什么会觉得很亲切呢?

  • 看他,&切温暖

    又回头看他,他在这茫茫天地之中渺渺,却在我心中亲切温暖。

  • 觉多了&,查看

    忽然感觉多了些力量,查看原来是觉醒了传承记忆,而且功法也强悍到不用修练就能进阶。

  • 多少漫&,寒冷

    不知又经历过多少漫长,以为自己被冻死的时候,寒冷消失了,我苏醒,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他。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