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水还在滴滴答答落个不停地,彻底清洗非常干净尸僵吞吃留下的的污秽。泥土味的清新自然空气里,阵阵沁心的冰凉。狂风也正吹刮得紧,吹上树梢,落在洞外,又冷嗖嗖的飘进去,带着惨嚎的啸声。安身的地方不算大,堪堪够窝一个落脚处之所,被寒风一吹,灌满了刺骨的寒冷的天气。虽然很庆狂风也正吹刮得紧,吹上树梢,落在洞外,又冷嗖嗖的飘进来,带着凄厉的啸声。。...

雨水还在滴滴答答落个不停,清洗干净尸僵吞食留下的污浊。泥土味的清新空气里,阵阵沁心的冰凉。

狂风也正吹刮得紧,吹上树梢,落在洞外,又冷嗖嗖的飘进来,带着凄厉的啸声。

容身的地方不算大,堪堪够窝一个落脚之所,被寒风一吹,灌满了刺骨的寒冷。

但是很庆幸不是在飞僵老巢,那飞僵把自己丢在这儿又飞走了,再也没有回来。

处处都是猎杀,飞僵没来有可能已死亡。

悬崖被人移走,也不知道小人参被移去了什么地方,必须去找,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都得去将小人参找到。

外面好像很安静,飞僵呢?

回想一直以来都是只听见远处有飞僵吼叫声,近处一只没有,以前的所有认为都被推翻,感觉就是故意躲着自己,它们不敢过来。

这荒谬想法连自己都不信。

所有疑点又都成一种猜测。

即使僵界是寂寞红红创造,问题是现在自己一点灵力都没了,庞然大物怎会惧怕蝼蚁,根本有违定律。

如果不是惧怕,它们又为何只在远处吼叫呢?

除非这里是属于自己的空间,才能让那些庞然大物惧怕,所以,向小蝙蝠要能量珠的时候,蝙蝠就会自焚。

还是不对,如果是自己的地方,就不可能破解不了灵气密码,整的挺尸似的一动也动不了。

理不顺便不多想,能不能驯服飞僵都得试一试,一直这么躺着,也不能将大尊魂魄找回来。

平躺着望向洞外,如井蛙观天,看不了外面是个什么个情况,冒然呼唤,万一真来个庞然大物咋办。

等的焦躁,偏偏雨水欢跳着节拍与风鸣奏。

许久,雨才小了一些,终于有一只像蝙蝠的小飞僵出现,体型不大才能减弱危机感。

尸蝙蝠听到呼喊注意到了这边,却停在半空上并不飞过来,对付蝙蝠也算有经验的,多叨咕几遍就听话了。

我松了口气,对付这里的僵物,原来与有没有灵力无关。

它疑似很恐惧的样子,不过,还是听从指令,将自己带出石洞,然后委委屈屈半空停顿了一会,才漫无目的飞行。

感应到他有可能在的方位,“蝙蝠,去那个方向!”

“去那边,快带我飞过去!”

尸蝙蝠领悟了意思,吱吱嘶叫着向指示的方向飞去。

远处是尸僵凄厉嘶吼,声音尖锐如利刃,能穿透任何生物的耳膜,但是其中不包括自己,终于知道它们为何会惧怕,因为它们最为厉害的声波杀器在自己这儿无效。

坐在尸蝙蝠的背上,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近,终于又来到了他的身边,心中满足的谓叹,还能见到他,真好。

落到地上,尸蝙蝠一脱离控制,便恐惧的惊叫着没头没脑的逃窜飞走。

“……”该害怕的那个不应该是自己吗?

在地上仔细寻找了一会,发现小参被埋在泥土里,还好是埋在地下,没被遗落地面上暴晒成参干,也庆幸没沉进深水中溃烂朽腐。

小参所在之处有植物将要破土而出,鼓了个小土包,底下有着微乎其微到可以忽略的灵气。

我激动万分,一定是人参发芽了,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很想将鼓起的小土堆扒开来看一看,但是又不敢,小参刚发芽很容易就会枯萎死掉,必须参芽自己的能力冒出小叶子。

等啊等,才等了几分钟仿佛已经几个世纪一样漫长。

如果自己有灵力就能让小参快速成长。

最快恢复灵力的办法唯有打怪升级,但是尸僵全都远远躲开了怎么打,把它们呼喊过来吗?

寻望了半天,周围一只尸僵都没有?郁闷,寂寞红红想让自己不费吹灰之力升级,奈何尸僵也会恐惧。

雨不知何时停了,天空还是阴霾,若是又落雨还得挨冷受冻。

从白天等到黑夜,又从黑夜盼到天空慢慢散开了夜色,即将黎明的时侯,自己却睡着了,心中想着看看小參芽长出来没有,但是太累太累,怎么睁都撑不开沉重的眼皮。

再睁眼已是傍晚的时侯,小参已经完全破土而出了,只是惊异生长出来的却不是青青柔嫩小参芽,而是一颗小蘑菇?

疑惑,人参怎么会长成蘑菇?是因为人参换了魂魄,所以才长成蘑菇,还是因为小人参长年埋于地底,因腐朽而长成蘑菇?

为他失去了所有灵力,而他却只长成一株小蘑菇。

他说这残魂不是他,自是不信,

他一定是以为仅一缕残魂不会有他的记忆,没有他的记忆又怎么能算是他呢。

但是他不会明白,对于自己来说,有没有记忆那也是他,有他在的地方也才会有自己。

仔细观察白色小蘑菇,可能因是给他输送灵力的原故,看着是白色灵菇,却隐隐散发着红芒,这细微之处不用的心观察很不容易发现。

才松了口气沉下心中重石,又忽然想到,蘑菇那么脆弱的菌类,连植物都不算,生命可以存活多久?一天两天还是三天?

悲催!这真是个严重的问题!虽然他是个灵蘑菇,那也没有小草的生命悠久啊。

他还在,却也只有几天的生命,该怎么办?

我有气无力怔怔着发呆,风带着寒意不时的吹掠过来,渐渐吹冷了身体,冷的打了个冷颤,回神,还是别耽误时间了,先去他神识中看看,然后才考虑下一步吧。

最差也不过就是这样子了。

在得了几颗老鼠的能量晶后,终又有了点灵力,走他的神识,他仍然是在沉睡着,试着用神识走进他的识海深处,即使如此做会消耗微弱的灵力,也必须去一探究竟。

在他的意识海中,一眼望去满目都是空乱的山石灰黛,并非是有多残破枯败,而是那遍处的荒原乱石,根本没有任何颜色,就像黑白照片一样只有黑与白。

他的寒冰呢?

就算他残魄不全没有了记忆,那冰魄也应该存在的?没有记了不能连颜色也分辨不清了?他的世界里已经没有了色彩?

“大尊,你在哪里?你出来,我是凤凰,你出来告诉我,你这么了?不要躲着我呀!”

在荒漠中呼喊着寻找着,所见之处除了黑与白什么颜色都没有。

“我已经在你的意识海里,你在哪?你快回答我!”

“为什么没有了寒冰?为什么是灰暗毫无颜色?你眼睛里所见难道没有任何颜色吗!”

他是因为心情绝望而灰暗,还是没有了分辨任何事物的能力?

难怪他不愿拿出一缕魄给自己带走,他那么骄傲的人,绝不想看到他自己变成这个样子。”

“你在哪里呀,上尊你出来吧…”

漫无边际的奔波寻找,直累到筋疲力尽,也走不出那片灰暗荒漠,只有无尽的荒漠,一遍又一遍的呼喊声,也实终不见任何回音。

“你出来吧,你不要再躲起来好不好?会吓死人的好不好,你快出来吧!”

“凤凰已经寻找了你那么久,久到都快记不住你的模样了,你怎么还不来呀?”

“你出来告诉我,你的记忆怎么可以连颜色都已经不存在了,你出来告诉我...”

我晕倒在地上再慢慢苏醒,醒了又惊悚,他如今生命短暂,必须得出去了,一直封闭在这里除了痛苦,什么忙也帮不上。

忽然一陈晃动被抛了出来。

外面到处都是尸僵的嘶吼声,我呆呆的望着面前的庞然大物,自己才刚消失了一会儿,转眼就变成了这样?

陡见庞然大物,第一反应必须先护住小蘑菇,即使是灵菇,也是脆弱的风都能吹残了,怎经得了庞然大物硬蹄子的踩踏。

“走开!”

“走开!”我奋力嘶喊:“走开!离开这里!”

正激烈奋战的尸僵停止暴怒的厮杀,惊疑的四处张望。

“我让你们走开!听到没有立刻走开!”

它们先是呆滞着,又好奇的歪头思索,不知道是想明白了什么,惊恐嘶叫很快的逃走了。

我难过的查看小蘑菇,还好只是少了一片伞盖,并没有被庞然大物踩碎。

但是小蘑菇少了一块,还能修复吗?

书评(261)

我要评论
  • ,藏身&洁净的

    稍微减缓了一点冷意,藏身的冰缝开始融化了,洁净的冰水也一样泛着冷冷寒光。

  • 有灵气&通通被

    周边所有灵气奔流如开闸潮水,全都以寒光为中心汇聚过去,上下左右无任何死角通通被吞噬,场景惊心动魄的浩大。

  • 变化,&然还是

    漫漫时间流逝也不是没一点变化,总算不是无形的空气了,虽然还是与空气没什么不同,至少可以飘来飘去,能望见更远一些的地方。

  • 回想一&会忍不

    没想到经历过那样绝境,还可以活着感受这世间,仅是回想一下那时酷寒冻冷,都会忍不住哆嗦颤栗。

读过这本书的还读过